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傍晚的阵雨下  

2018-08-02 23:42:14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班前,窗外雷声阵阵,远方的闪电在乌云之间隐现着……

回家途中,雨点粗暴地落在大地上,不远处瞬间变得模糊起来。寻常清晰的青山,随着阵雨的骤降,仿佛为一层雨帘所遮挡,时而近又时而远。

到家后,阵雨开始在四楼窗外变得急剧起来。也许是近些时日来,一直在北方的缘故,浑忘了南方阵雨的肆意和酣畅。因为夏季以来,北方的雨变得几近于无,炎炎的烈日让人只觉得夏日的酷烈,而不记得阵雨的冲刷和炽烈……回到南方后,那种没有暴雨穿插的夏天,除了挥汗如雨的喘息,及其之余的蛰伏,人仿佛不记得曾经的夏季雨夜,是多么得让人感念不已。当我静静地伫立在窗前,聆听着阵雨的敲打和荡涤,整个身心仿佛在天地之间缩小了,尚不及落在大地上的任一雨点……一场自自然然的阵雨,顿时分割了我的今年夏天:一面是北方的炎热和无尽的沉潜,另一面是南方的闷热和阵雨的激荡。沉潜是身心的收缩,在午夜前后,把晦暗的自我和星辰的晶莹对照起来;激荡是身心的敞开,在暴雨式的冲撞和涤荡下,让现实的卑下和理想的高蹈,两相映照开来。

从黄昏过渡至夜晚,阵雨由强变弱,慢慢地从眼前退至远方。待我从室内走向室外,四楼的楼顶便是一片开阔:整座城市的这一方区域,片刻尽入眼底。夜空下的乌云,或大或小,时聚时散,变幻着它的奇形怪状。不论我面向任何一方,近十来年的都市印象,始终没有因为南方和北方的不同,有所实质性的改变。所谓的,东部和西部的差异,带给我的不同印象和感受了,更没实质性的区别了。这片天空下的生与死,只要我的脚步,没有跟上内在的突围,它的属己和片面,便是永久的。一个人的真正成长,甚或本质性的蜕变,并不因为外在的升沉起伏而有所变更。因为,生命的升华,乃至人生的净化,都是由内而外的,就像原野上的任何一棵树那样:先把根须深深地扎入大地,才能把树干慢慢地向上成长。至于后来的开花和结果,能否引来鸟儿们的筑巢和私语,并不是树要属意的。对它来说,唯有踏踏实实的成长,才能把生命的汁液,源源不断地从根梢,传向柔嫩的枝干和脆弱的树叶。

站在同一楼顶上,两年前四月的某个夜晚,我失去了母亲。那种永远的逝去,仿佛生命顿时变得空荡荡的。22年前,父亲的英年早逝,印象随着岁月的递进,变得越来越模糊了。可母亲的突然病逝,让我有些手足无措。因为,我慢慢地意识到,生我养我的双亲,在不同的年龄段,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……母亲去世时,我的孩子两岁半不到。两年后,孩子也四岁了。在先后逝去的父母亲和我之间,隔着生与死;在我和孩子之间,生命与生命之间,还在息息相关。前几天,我亲昵地抱着孩子,他小小的心跳和鲜活的呼吸,融入了我的触动之中……在天地之间,半生的光阴逐渐地消失了,我在面向未来的同时,也在面对着过往的半生。能不能像一棵树一样,深深扎根于大地,置身于夏日的炎热和冬季的寒冷之间,抑或徘徊于春天的碧绿和秋天的金黄之间?让孩子的期冀,让父母的寄托,都能有所皈依。这是最平凡的愿望,也是最深挚的绵延。

这个夏天的雨夜,在阵雨洗涤过的城市一隅,我渺小地伫立在天地之间。头顶之上,是无垠的夜空,雨云不时地从东北方飘往西南方,或者从东南方奔向西北方。三两颗隐隐约约的星辰,在空中半睁半闭着它们的睡眼,懵懂地悬挂在天空下;我所立足其上的这片大地,在我之前的几千年,在我之后的几百年,都还将一如既往地延续它的厚重和质朴。城市之中的山岚,城市边缘的江河,在朦胧的夜色下,把属我的夏夜,及其一个人的书写,深深埋藏进岁月的长河之中。每一生命的闪光,都将在微暗的夜色中,隐现出永恒的一瞥。我所看到的,亲历的,穿越的生与死,都将和这个夏夜的阵雨一样,倏忽而来,倏忽而去。

阵雨落在夏季的某个傍晚,也落在生命的寂静和希冀之间的罅隙处。

201882日,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