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立夏之前  

2018-04-29 22:24:16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傍晚到家时,皖南的天际一片清朗。

待今晚我坐下来时,笔在纸上有些踟蹰。一向宁定的思绪,仿若夏雨前的池塘,表面的静若止水,掩饰不了内在的奔突和灼热。

立夏之外,艰难地完成了《神曲?地狱篇》,有些急躁,还有一点点不耐烦。也许是存在的重负,也许是一向贪多嚼不烂,更或者是无法真正的沉静下来。可是,仅仅重温完《地狱篇》,也不过才完成三分之一。因为后面哲学式的《神曲·炼狱篇》和神学式的《神曲·天堂篇》,更加需要一定的耐心和长久的积淀。

长久的夜读生涯,决定了白天的生活拥抱,是如此格格不入。可对现实人生的热忱,始终未曾减弱过。那些刺痛的瞬间,有时痛苦得喘不过气来,仿佛整个心灵被揪得紧紧的。即便这样,每当我行走于尘世的底部,和生活面对面时,那份单纯和激越,仍和年少一样清澈……皖南的嫩绿和清新,是其它地方不具有的。置身其间,看到的不单单是绿油油的暮春,还有深深的生命汪洋。在轻声的话语中,湛蓝晴空下的一点点芜杂,在三岁多的孩子看来,和寻常并无差异。可在我时而北方、时而南方的漂泊生涯中,却有着层次的差异。

昨晚八时许,我和孩子一出门,遇到了一轮圆月,高高地悬挂在夜空下。他小小的手指指向天空时,我看到了三两星辰,及其无垠的夜空。曾多次一个人行走在夜空之下,未曾像孩子一样好奇和欢喜。可抱着孩子时,天空便低矮了很多,星星也近了若许。

三周前,一家人在海边呆了几个昼夜。每当夜晚来临时,徐徐的晚风,裹挟着絮语式的涛声,在耳畔不住地回旋。有天晚上十一时许,我独坐在昏暗的阳台上,独对着辽阔的大海。漆黑的夜空下,三两闪烁不定的晚灯,像是夜晚的眼睛,静静地守着大地……孩子的熟睡,及其妻子的柔婉,使得我无法一个人去海边散步,尽管已夜深人静了。可在今夜的灯光下,我仿佛走进了大海之夜:踩在柔软的沙滩上,万籁俱寂的海边,偶尔的阵阵涛声,像是一个温柔女子的轻盈呼吸,若即若离,亲切,柔软……可以静静地坐在海边,一任昏沉的思绪沉入深夜之中。凝望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,整个生命摊开得足够宽广。那些寻常失落的灵感和语词,在夜空的空白里,得以填满和充实……或者和海岸线平行起来,安静地躺在沙子上,空无着落的和夜空面对面。哪些星星失落了,哪些星星明亮了,都不是你所属意的。也不妨静静地阖上双眼,让涛声充盈你整个身心,在有限的时空里,去感受永恒的激荡和适切。

永恒的莅临,真的需要信仰一种宗教吗?如果只有一种模糊的向往,和单纯的信仰相去甚远,是不是终生都和永恒之间,隔着无限的空无和虚妄?从生到死之间,生命的没有定数,决定了人生的根底空无着落。每个人所寄寓其中的相对攀附,无法真正的安顿荒凉的一生。古往今来的任何一种宗教,不论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,和每一个呼吸的契合或隔阂,都不是偶然的。面对那么多的苍白死亡,只有永远的失落,而无丝毫的感喟?在彻底的恶和无辜的善之间,生命真的完全无动于衷吗?每个人都不可能,心安理得地面对无法解释的苦难,一任它悄无声息地滑过生命身边,等等。在一切有限这里,绝对的无限,既像是一种无法回避的宿命,又仿佛巨大的漩涡。不论你是否想象死后的皈依,每个人都不可能绝对回避一生的惘然。

不论是亚历山大大帝、凯撒,还是拿破仑和列夫?托尔斯泰,他们的一生启迪,于我的生命探寻,都不仅仅停留在生与死的层面上。当我在纸上,纯粹地书写我的纵横捭阖时,也时不时念及外在呼吸的真正停息,因为它迟早都会悄无声息地到来的……

立夏之前,我感领到了季节的青睐,不是绝对的,而是属我的。匍匐在夜的低处,我看到了晶莹的星辉,以及背后的偌大无垠。

 

2018429日,初稿于宣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