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潮带雨晚来急  

2017-03-13 08:57:07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书至凌晨时,无意间听到淅淅沥沥的雨滴声,轻缓地敲打着窗子,喁喁似诉般令人缱绻不已……

清晨醒来后,急骤的雨滴声,在屋外的桃红柳绿之间,延续着它轻柔的叩问:像是春天和大地之间的絮语,不知不觉地轻叩着我的心扉。自去年入冬以来,长安的雨意似乎绝迹了一样。可我的江南雨夜情结,随着春的觉醒,也悄无声息地潜入梦境之中,洁净而又柔软。

在纷纷的雨丝中,我今天上午走近了终南山。

也许是雨天的缘故,终南山的景点之间,游客如织般的熙来攘往景象没有了,清幽而又冷寂的氛围,恰巧吻合了我的游兴……不论是远观的青翠山岚,还是亲近的春之萌发,均随着云遮雾拦的缥缈景致,而具有一种高蹈的韵致。户县的重阳宫和活死人墓(全真道的祖庭),周至县的楼观台(老子讲说《道德经》的遗址),一是北方道教的圣地,一为道家的胜迹,均坐落于景色秀丽的终南山脚下……道教作为一种土生土长的宗教,它和人的生死关联在一起,一如基督教的洗礼和临终敷油。至今在我的安徽老家,人的出生和死亡,仍然沿用的是道教的打醮(俗语)和做斋(俗语)……作为中国儒释道思想的三大支柱之一,道家思想的飘逸和超迈,及其汪洋恣肆的奔放想象力,在大诗人兼道教徒李白这里,得到了天才式的发挥……明代以后的道教渐趋没落,作为一种逝去的宗教文化,它的宇宙论式哲学思维,在天地人三才这里,得到了民间的真诚信奉:制成八卦的伏羲为天皇,地皇为大战蚩尤的黄帝,人皇则是神农氏(又名炎帝),也即上古时代的三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道教的四大圣地,我仅去其二:安徽的齐云山和今天刚去的终南山。至于湖北的武当山和江西的三清山,曾经途径过几次,却未真正的寻访过。一如中国佛教的四大圣地,我也仅去其二——浙江的普陀山和安徽的九华山,四川的峨嵋山和山西的五台山,一直心仪已久

……

……

寻春的最好去处,在北方(尤其是古时的长安),个人看来,却在一处处湮没已久的名胜古迹。那些曾经的辉煌印迹,在春天的点缀下,更值得以书本上的睿智和悠远,去予以现实的踏寻和体悟。春雨的泪滴,似以现代人的哀怨和凄惶,去呼召一个辉煌文明的远遁……对一个在长江两岸长大的我来说,寻春的最佳去处,一在粉墙黛瓦的皖南,一在青碧的大自然之中。皖南的独特,是二十年前南迁时,才慢慢感悟到的。皖南的淳朴民风,古时的徽杭古道,及其青山绿水的映衬,使得我对皖南的春雨,有着情有独钟的江南情结,远远超逾了小家碧玉式的苏杭。如果春天绽放时,你未曾走入过大山深处,就未曾真正的感受过春天的美丽。湛蓝晴空下的碧绿和清丽,明澈的溪流,及其沁人心脾的轻盈呼吸,至今思来仍令人回味无穷,恰似近在咫尺一般……如若一阵春雨过后,青翠欲滴的绿荫一片,在明亮你的眼睛同时,也在时不时地唤醒生命的潜在诗意:这时候,如果你雅兴正浓,不如去一个山脚下的乡村里,安恬地乡居一段时日,听一听轻柔的春雨,如何在春天的大地上,奏出一曲曲不同的春之歌。最为恰切的是,在淅淅沥沥的春雨声中,静静地独坐于孤灯下,在静谧的春夜里,不论你是轻悄悄地夜读,还是为书写的灵感所主宰,那种天地合一的无言大美,是任何一种文字所无法穷尽的

十八年前,我第一次去寻访古时的渡头,在古徽州境内。那时候,天空中下着濛濛的春雨,我独自行走在一条狭窄的石板路上,两边是几十年的老旧古民居。走出老街后,不期然遇到了一条斑驳的老船,停泊于古渡头一侧。清冷的雨滴,轻轻地落在古船身上。那一瞬间,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两句唐诗,至今记忆犹新: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

今晚我在长安的孤灯下,一如既往地想念着江南,一任汉唐的春雨在我身边滑落……

 

 

2017312日,初稿于西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