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日札记  

2017-12-04 18:39:51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由南而北的火车途经渭南时,冬日的清晨阳光,轻盈地掠过绿油油的越冬麦苗。

行走在大地上,人类的呼吸,无不仰赖于天地万物的恩赐,无论水与火,还是光芒与雨露。前几天,在熟稔的细雨氛围下,我再一次感领到了宇宙万物的亲切。那洒落尘世间的冷冷雨点,轻柔地在江南大地上润泽开来,使得冬日雨夜显得诗意无限。

可现实中,多是人性的冷酷,不单单在人心之间,还在人类和动植物之间。

在陪伴孩子之前,我没有去过真正的动物园。就在最近的几个月之内,先后看了两次被囚禁的动物们,一种是展览给人观看的,一种是被胁迫的动物展览。即便是展览给人观看的,那些被囚禁起来的飞禽走兽,都缺乏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野性和生气。在逼仄的空间里,在人为的喂食和训练下,在强迫的无奈中,那呆滞的眼神,那萎靡的精神状态,那蜷缩的动物生气,在我看来,无不是人类的残忍表现之一,尽管有相对完善的细心照料。被胁迫的动物表演和展览,显得更加野蛮。勇猛的狮子、凶悍的鳄鱼、美丽的孔雀、温顺的鸽子和灵巧的毒蛇等,无一不生气全无。原因在于,它们都被人为地囚禁在狭小的牢笼里,艰难地呼吸着,甚至还被勒住了呼吸,拔掉了毒牙,打断了腿,减掉了翅膀,等等。任何一种强大的或微小的动物,无不是陪伴人类共同成长的万物灵长。在胁迫、迫害和宰割它们之前,人类从未感到过丝毫的愧疚,想想真令人感到无比的耻辱。

少小时,我在大山深处出生和长大。对村子周围的一花一草,一山一水,莫不由衷地感到亲切,仿佛它们就是一起陪我,慢慢成长的儿时伙伴们。长大后,一直在大小城市间不停地奔波,对四季风物的感受和亲近,淡漠了很多很多。西天的斜月,柔嫩的春花,沁凉的秋水,细细的冬雨,始终若即若离一般。直到某一瞬间,心灵变得柔软之后,真正感觉到了疼与痛,我方觉得:自然万物之中,除了人类和动物之外,植物也是有喜怒哀乐的诸种感觉的。心情悲伤时,春花也陪你一起垂泪;灵魂孤独之际,四周的花草也为之黯然失色;生命为喜悦所盈满时,你所看到的任何一种植物,也会随之心花怒放。更为不可思议的是,每当你善待每一小小的花草时,它也会把轻柔的心灵或美善的灵魂,毫不保留地展现给你,使得心灵之间的絮语,甚或灵魂之间的息息相通,变得敏锐而又真切……你无情地折断的一根柳条,在被折断的一刹那,那声微不足道的咿呀声,变得扭曲而又痛苦;当你粗暴地砍下一大节树枝,它“扑通”一声的坠落在地,那沉重的夭折痛苦,真正是无法言喻的;当你残忍地锯倒一棵参天古树,它缓缓倒地的那一凝重的姿态,显示出了大树的悲哀和无可奈何。

相对于人类之间的伤害,粗暴的,鄙俗的,残忍的,人心尚能切身体会。可对动植物的蹂躏、欺侮和宰杀,却使得人心变得越来越冷漠,也越来越麻木。为此,人类之间的相互伤害、凌辱和大屠杀,远远超过了动物式野蛮和植物式麻木。十几年前,我第一次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巅峰之作——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时,伊凡和阿廖沙之间的对话中,伊凡所列举的种种人类恶行和苦难时,这样的一句话,当时使我久久无法回神,至今记忆犹新:“有人时常听见形容野兽般的残忍,其实这对野兽很不公平,也很委屈;野兽从来不会像人那样残忍,那样巧妙地、艺术地残忍。”这种巧妙地、艺术式地残忍,不单单在人类之间,还在人类对待动植物方面。有意的伤害和屠杀,比无意的凌辱和迫害,更加令人感到无比的愤恨和耻辱。

古往今来的任何一个宗教创始人,乃至具有一颗柔软心灵的伟大灵魂,无不对生命感到莫名的敬畏,不管是人类的,还是动植物的。唯有这种无与伦比的悲悯情怀,才使得疼与痛的界限,有了本质性区分。为天地万物的不幸和苦难哀伤、落泪,是人类得以幸存至今的原因之一,这使得它既不高于任何一种动植物,也不低于任何一粒小小的尘埃。

冬日的寒冷有时候不单单是外在的,而更多的是内在的愤怒和悲哀。

 

2017124日,初稿于西安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