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日之影,十一月以后  

2017-11-19 21:17:50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寒冽的刺骨,耕耘着十一月的北方大地。

相对于外在的肃杀,内里的退缩,裹挟着属己的现实,像冬日的阳光,一寸一寸地退缩着,似乎要远离尘世一样。

也许,是远离南方的缘故,原野中的那一排小树,参差不齐地站立在乡间小路两侧,寒颤由枯干的枝梢,慢慢地抵达泥土中的深根。对南迁候鸟的怀念,使得这些裸立于冷霜之下的小树们,有着深埋于灰烬之中的温暖,隐藏于大地的深心之中。

故乡里那道弯弯的山岗,守护着逝去先辈们散落四处的坟茔。当冬日的暖阳,融化池塘里的那层薄冰之时,返乡的念想再一次在复苏于浅睡之中。一个个零落而又孤单的村庄,在无声的悲苦和忆念之间,一次次潜入异国他乡的无数梦境之间。

午后,我在温暖的陋室里,重温着俄罗斯诗人、小说家和宗教哲学家梅列日科夫斯基18651941)的天鹅之歌《但丁传》(1939。这是两个流亡的亡灵之间的私语:一个深情地诉说和省思,一个默默地聆听和含纳。在痛苦而又伟大的终生流亡过程中,一个为怨恨所主宰,最终盲目地轻信于纳粹的形而下拯救。另一个在既爱又恨的复杂情感拷问下,从小我升华为基督式的上升。梅列日科夫斯基像一棵俄罗斯白桦树一样,成长了一辈子,临终前却不幸而枯焦于外在的流亡;但丁却在696年以后,他那俄底修斯式的漫长流亡,仍然能够赋予那些被无辜流放的灵魂们,以宗教启示般的豁然开朗……在这个冬天,来完整地重温但丁及其《神曲》,并非为了理解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之一——诗人保罗·策兰,及其他那锥心刺骨的诗行,甚或他最后的疯癫,最后在巴黎绝望地投水自尽。而是在但丁本人这里,在他不朽的诗篇——《神曲》之中,去汲取源源不断的永恒启示和生命希冀,亦如悲苦一生的俄苏女诗人阿赫玛托娃18891966)生前所践行的那样:即便一生为苦难和困顿所磨砺,仍不屈服于厄运的挤压和宿命式的拷打。

北方的大地迎来了又一个严冬,凛冽的寒风一会儿呼啸而来,一会儿又呼啸而去。儿时的那种刺骨严寒,已久违多年了。

清晨时分,室内温暖如春,室外寒冷似冰。我凝望着窗外的那棵孤单的小树,瑟缩于早晨的严寒之中。

业已朽烂的窗台上,一个花盆中的小小仙人掌,顽强地活着,不论盛夏的炎热,还是寒冷的初冬。有时候,半个月不给它浇水,直到突然想起来的时候。如果说,时而的春雨和夏雨还恩赐于它,那么秋天以后的西北,除了晨露和寒霜之外,秋雨似乎两三个月难得一遇。原以为,它早已干死了,也枯竭了。可每当给它浇水之后,那绿油油的生机,仍能透过灰蒙蒙的灰尘,赋予你出乎意料的欣喜和惊叹……自从我去年八月和它遭逢,已经一年零三个多月了。它在我的全部日常中,于我几乎熟视无睹。只有每天打开窗子或关上窗户时,才能看到它那卑微的存在——静静地在角落里呼吸,顽强地生与死。也曾在三四百个夜晚之下,目睹过我的伏案夜读和书写。当我真正把目光面向它时,那种小小的存在,及其平凡的活着,亦如个大地上每一个小小的呼吸:无须光芒的陪衬,更不在乎大地的青睐,它只要在天地之间默默地生与死。寻常时,你完全可以无视它的存在,一任其自生自灭。只有到了真正快要枯竭之际,只要给予它一滴水,一点点关照,一丝微弱的期冀,它就有可能再次鲜活起来,坚韧地面对一切生命的考验……这盆小小的仙人掌,领受太阳的温暖、月光的抚爱和风霜雨露,远远多于我对它的关爱和凝视。即便如此,它还是在无人顾及的前提下,找到了属己的存在。

和永恒相比,十一月不过是一瞬间而已。

冬日之光,及其它所投下的碎影,在这个初冬的夜晚,让我感受到了完整的光芒所在,及其它对过往生命的点点启示,丝毫不亚于故乡的那道山岗和南方的那排小树。

20171119日,初稿于西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