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尘归尘,土归土  

2016-08-16 13:14:35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由东而西的旅途中,我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尘土,仿若时间的灰烬一般,让生命无处可以逃遁,尽管生命的葱绿,一直向西扩展着……

在此过程中,我在夜行的火车上,一直想着如何拭去尘土的覆盖,进入到生命内部,去探寻生命永恒的亘古之迷。

黄昏的炎热,笼罩在古城的四周,延伸至内心深处。那种由于炎热所滋长的浮躁情绪,减缓了内里的沉淀。一直以来,我以为自己足够沉静了。可每当遭遇现实的无奈和不堪时,却每每压抑不住自己的省思。其实,生命中所经历过的人与事,所看过的风景和延伸,所阅读和思索的每一个灵感,都渐渐让位给现实的腾挪……此刻,伫立于二十层楼上,透过小小的窗子,我看到了黄昏的倦怠和苍老。随着晚霞的散开,天空的高远和昏黄,逐渐稀释于渐临的夜色之中。华灯初上的古城,在喧嚣和表面的浮华底下,有着江南有不曾有过的杂乱和昏沉,这是我不曾料到的。

尘土下的世界,幽冥而又沉寂,似乎它可以窒息一切生机。如若真的如此,生命间的奔忙和希冀,就不会如此执着而又热烈了。西部的山峦和葱绿,所彰显出的生机和绿意,虽不同于故乡的青山绿水,但它们所象征的顽强和持久,却在大地上奔突着。这是一种古老的坚守,它所滋养的沉淀和传统,远远甚过尘土之下的沉酣……站立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,脚下的悠久和绵延,不断地凸显为内里的惊叹。当我试图脱离书本,以摆脱它的围追堵截时,每每遭逢的无奈和喟叹,使得我不再如初来乍到时那么惶恐了。也许,我更应该在第一个黄昏来临之际,悄悄地感受大地的深沉和悠久,以消除黑夜莅临前的不安。

匍匐在洁白的纸张上面,手中的笔战栗着,迟迟得不到自己的解脱。因为,之前的几个黄昏和夜晚,我沉浸在《三诗人书简》(茨维塔耶娃、里尔克、帕斯捷尔纳克)中。这本小小的书信集,我十几年前第一次初读时,每每由于才华横溢的灵感而望洋兴叹。读着,读着,便对自己产生了不由自主的质疑;十几年后,随着我的阅读水平的提高,及其对三大诗人的作品深度了解和不懈思考,这本书信集的魅力渐渐消淡了。可它所具有的丰富和充盈,对于我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尤其是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的惊世才华,逐渐超越了里尔克的深沉和蕴藉……当和时辰面对面时,我总想在这本书信集之外,写出一点点沉思时,外在的身不由己,主宰了我的安谧和遐想。那份由生命及其苦难,所铸就的诗歌雕塑,及其自我超越的生命之歌,似乎超越了尘土的掩盖,并烛照出不可穷究的晦暗。一掊永恒火焰的余烬,由于其余温的炽烈,在时间之手拨弄之下,它又散发出熟悉的温暖,令人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,浑忘了超越时空的魅力……最为悲哀的是,触动我的,令我豁然开朗的,使我久久无法释怀的,我并未能在此基础上,找到属己的声音和定位。即便不惑之龄随之而来,我仍无法摆脱生存的负荷,及其它带给心灵的挤压。也许,我的心灵不够强大,它还不具备伟大所重塑的一切。因为,即便伟大如里尔克,永恒之茨维塔耶娃,诗意充沛的帕斯捷尔纳克,至死也未能解脱于生与死。

在昏蒙的夜色下,迷离的万千华灯,并未能让我迷失其中。还和八年前一样,我独行于秋夜之下,不论何时何地。只要心灵的方向没有迷茫,一个人仍可以在与现实的搏斗中,深深扎根于大地之上。尘土的表象,是死亡的幻影。虚妄的底里,无法掩饰它的空洞和苍白。翻开层层的尘土,尘土之下的丰富和轻盈,仍是尘世的主宰和生命的希望。几千年的死亡何其多,可它们并未止息活着的大多数,对生活丧失可怜的热忱。哪怕是一点点的感动和触怀,都可以令其虽死由生。

尘归尘,土归土,生命依旧回归于生命本身……

 

 

2016815,初稿于西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