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仲夏夜之念想,徘徊在山谷间  

2015-07-08 21:55:56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……若无超凡的牧场,如何得到拯救

被定罪的,到哪里找到合适的住所。

 

让我们哭泣吧,哀恸损失的浩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(波兰)切斯瓦夫·米沃什《第二空间》

持续了十来天的夏雨,留恋于江南的大宁静,迟迟不肯走开。

进入仲夏之后,迟缓的雨脚,描摹着高低起伏的山谷曲线,在夜下兀自地书写着属己的缱绻,很久未曾这样豁达开朗过了。

在季春开始阅读的印度史诗之一——《摩诃婆罗多》,至仲夏读到了第4卷的第7篇——《德罗纳篇》,尚有11篇待读。

在缓慢而又寻常的时日里,儿子不知不觉间已六个多月大了。陪伴着他一起慢慢地长大,也自始至终亲历着我的练笔阶段,慢慢地由稚嫩趋向圆熟。在一种单调而又反复的训练中,我似乎找到了生命的成长,和艰难的写作之间的契合点。

更为平凡的是,在这种貌似平庸而又单一的摸索中,年龄在慢慢老去,可心灵的成长似乎永远没有止境,它和青春的滑逝和时代的滑跌无关,只和靠近真理的距离远近有关,和思想的形成有关,和向爱学习有关。

傍晚时,翻看近几年的心路历程时,却于不知不觉间翻阅到一篇日常琐记:它记录着三年前的初夏,我一个人在宁静的夏雨中,去郊外的山谷间寻访烟雨江南的经过和书写。有时候,你误以为,曾经写下的每一行心灵印迹,都是可有可无的。一旦身边的人与事走远后,才始知那些由衷而又深沉的感喟和印迹,却在晦暗的阴影处,散发出纯净的光芒,烛照着这个夏夜的朦胧和静谧,从而赋予狭隘的念想,以无限的种种可能。

可以设想的是,不论现实如何孤寂,不论生命如何贫乏,不论光阴如何空洞,唯有那些冷静的文字和灵感,在经过时光的长久沉淀之后,才慢慢地对这个世界诉说着什么。至于这倾诉能否为世界所聆听,那都是次之又次之的。重要的是,在与灵感面对面时,你是否以足够的单纯,维系着与灵魂的崇高对话,并且是自始至终未曾中断过。既然现实中的人与事,充满着偶然、脆弱和无奈,唯有孤独能够把你,与你的孤寂灵魂,紧密地关联在一起。如若你的灵感麻木了,你的灵魂蜕变了,这种崇高的诉说和聆听,也将形同虚设。值得庆幸的是,十几年下来了,你还能像一个单纯的诗人一般,把这种崇高的孤独对话,置于琐屑的生活之上,向着灵魂的高处去攀登。

夜下九时许,我静静地伫立在阳台上,平静的目光掠过一层层高低不平的楼顶,越过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山峦,在城郊外的山谷间逡巡着。这淡淡的夜色,未曾黯淡都市的繁华和芜杂,使得辽远夜空的陪衬,高远而又寂寥。那静静的山谷间,氤氲着一层层若有若无的雾霭,缥缈于天地之间。那安静的沉寂,那沉寂的恬淡,那恬淡的旷远,使得凝望它的目光,多了一种亘古未有的大寂寞……待我点燃一支香烟,深深吸了几口之后,那发自内心的诗意和灵感,在三两雨点之间蔓延着,从四楼滑向不远处的夜空中。夜下的念想,毕竟不同于寻常的感喟和思索。念想总想串起个体与现实的若即若离,使得夏夜的了望,秉持一种审美的情怀,以淡化思索的凝重,从而让寻常的感喟不再如此深沉。可是,一个人的超迈和提升,和一个时代的沉沦,毕竟横亘着一道无从跨越的深渊……一个时代的麻木、鄙俗和粗暴,总是可以克服的。然而,一个个体的大孤独,却需要无数个世纪才能为人所聆听、所理解。所以说,古今中外的任何一种伟大,都需要时光去大浪淘沙,直到后来沉淀下来的金子般灵魂和思想,才真正是最为可贵和高深的。

当我再次回到书桌旁,那写到一半的文字,那读到中途的史诗,那慢慢长大的孩子,随着仲夏夜的念想再一次延伸,便滑入今夜的梦境之中,和熟稔的灵感一起,在梦境中完满地融汇于一起,直至熹微的曙光乍现开来……

 

 

201578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