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芒种与夏至之间  

2015-06-12 21:33:48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六天前,适值今年的芒种。

一周前,在读美国著名记者Elizabeth Kolbert的新作《大灭绝时代——一部反常的自然史》(叶盛 译,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54)。如果说人类曾经经历的五次大灭绝,是由地质灾难或自然浩劫等共同导致的,也一度和人类擦肩而过;出人意料的是,当下所遭逢的第六次大灭绝,却是由人类的诞生、繁衍和发展所主导的,也是由人类肆无忌惮的扩张所造成的。最显著的征兆之一,那些早于或与人类相伴始终的一系列生物的相继灭绝……如果地球未来的某一天,正如俄国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(1821—1881)早在139年前所预言的那样,人类是该反省自己要何去何从了:

 

……啊,这自然界!人们孤零零的在世界上——苦就苦在这里!……‘地里有一个活人么?’我呼喊,却没有人答应。据说太阳予万物以生机。太阳升起来了,可是看看它,难道它不是个死人么?一切都死了,到处都是死人。只有一些人,而包围他们的是沉默——这就是世界……

——《温顺的女性》1876

 

当我步出夜晚的深渊时,却发觉四周的夜孤寂而又暗沉。

此时此刻,能够引领我继续向前的,除了灵魂深处那一或隐或现的光芒,就只有隐现于笔端的希冀和勇气。即便未来的某一瞬间,灵魂的光芒止息了,笔触也孱弱无力了,我能够凭靠的惟有生命的直觉和本能。设若生命的直觉也暗淡了,能够继续向前的,也只有匍匐于大地上的苟延残喘了。

可我只是穹宇中的一粒尘埃,每一次的升沉起伏,尚不足以唤醒一个麻木的时代。与我一样的千千万万尘埃,逝去的,尚存的,即将出现的,都不得不面对朝露般的人生。穹苍的廓大,与自我的渺小,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这种与生俱来的大悲哀,始终未曾远离我的生与死。要超越这狭隘的人生,要升华这短暂的沉寂,其非同寻常的艰难,远甚过巨大的生存胁迫,及其一次比一次的残酷磨砺。

即便如此,我还是不得不在同侪的喜怒哀乐之间,在伟大的辽远和渺小的生存之间,在生死爱恋之间,去摸索属我的人生:

十五岁时,我被语词主宰着。在它的光芒下,我挣扎于生与死之间;

二十五岁时,我与词语搏斗着。为它的坚韧和复杂所摒弃,盲目地追逐着生存与虚妄;

三十五岁时,我感受到了语词的温柔与美善。凭藉着它的高超和单纯,使我一次次高蹈于世俗之上,不为生死所困惑;

四十五岁时,我将重新面对词语的考验,以超越世俗人生的困扰,去实现生命的大净化。

还有十天就是夏至了,这个夏天的考验,会比之前的任何一个夏天都严峻。骨子里的寒冷,外在的炽热,两相的比较,和字里行间的冷与热、甚或生与死,并无任何实质性的不同。唯一的区别在于,当我置身于阳光与苦难之下,我的足迹,我的笔触,我的心灵,不但没有往昔那般坚硬和僵化,反而多了一种柔软和坦然。摩挲着这片伤痕累累的大地,源于内里的悲悯,转化成了绕指柔。不论人性多么邪恶,时代如何粗鄙,灵魂怎么黑暗,与其相对的美善、文雅和光亮,不管如何柔弱和纤细,都能烛照一个时代的暗沉。

写着,写着,我又从现实回到了自我,从生活回归于理想,从盲目恢复为清醒。这个初夏的挚爱或死寂,将决定着接下来的文字冷与热,生与死。这其中的况味和苦痛,惟有笔触深知。

 

 

2015612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