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至的余绪  

2015-12-23 08:52:38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窗外的雨脚,越来越细密了……

在尘世的小小角落里,我向往着廓大的穹苍,不论我仰望还是俯首。

冬至的傍晚,我行走在熙来攘往的十字路口,内心涌动着永恒的希冀。待我将它付诸于笔时,却突然发现这涌动是如此虚妄和空洞。所谓的永恒,于我而言,并不单单是时空的超越性诉求,更应该着力于自我的重塑,以让这个世界更富有耐人寻味的意味,而非极其贫乏和虚无。

我和世界的维系,并不象征着一个小小的点,之于无限的庞大和深邃。一方面它以往昔和未来蒙蔽当下,另一方面又凭借角落之外的未知和丰盈,来挤兑角落的逼仄和单调。我总是幻想着,透过这扇小小的窗子,能够穷尽穹宇的尽头。且能在灵魂世界的遨游之外,去丰富灵感的无知和匮乏。让我意外的是,有一个冬夜,我去阳台上凝望星空时,才突然觉知身边的生活,及其脚下的大地,是如此厚实而又鲜活。待我反求诸己时,才始知一个人的灵魂世界,是如此庞大和深沉……世界之于我的诉求,形而下的纷繁,远甚过形而上的深刻。在此前提下,我不得不凝聚起全部的注意力,聚焦于一己的阴晴圆缺。

可是,一旦一个人耽溺于自我太久了,就会萌生出不完善的期许:总觉得个人的无垠和无限,要远远大于尘世间的繁多。一滴晶莹的水滴,固然能折射出太阳的全部光芒,但它所照亮的,也不过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已。角落之外的世界,那么多的黑夜,又如何能汲取足够的温暖,来抵御严寒的胁迫,及其贫乏的围拢呢……更为必要的是,生命并不能各各独立于尘世之外,局限于一己的狭隘或绽放,他需要凭靠永恒的契机,才能无限地唤醒更多的生活,而非一己的昏沉。更何况,生命之间的启示,生命与生活的交织,呼吸之于宇宙的种种可能,无不凭靠善与恶的纷争、交叉和凸显。在善恶的彼岸,生与死的拥抱和升华,并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平和,更不会如此暗沉和凝定。更多的,还在于世间万物间的穿插和游走。

细细的冬雨,敲打着冰冷的窗子,忽而急骤,忽而纾缓……

一年下来,灵感所延伸的,所深化的,所镌刻的,终究都会慢慢地烟消云散。唯独可以恒久的,就是永恒之于个我的砥砺。没有这番严格的砥砺,也就没有始终如一的坚持。没有这份纯粹的坚持,也就无所谓生命的净化。没有了生命净化的启示,也就没有时空的超越可能。为了参透生命本身,为了突破自我的局囿,为了种种可能的升华,我安静于小小的角落,做着属己的永恒之梦。

也许,冬至之后的时日,将会更加贫乏和虚浮;也许,角落之上的廓大,将会更为幽邃和深远;也许,自我之外的尘世,将会愈益生动和深沉。可我能够继续的,还是像这个冬至黄昏一样,茕茕独立于现实之外,用不那么温情的世俗情怀,去深入一己的灵魂。同时,我又不得不面向灵魂之外的世间万物。正是它们的生生死死,决定着我笔触的温润和多情。如果可能,我更想像极地的万千冰川一样,在漠视生活的琐碎和卑下同时,一如既往地在内里,去无限地燃尽自我,并赋予大地以温暖和感动。

这个冬至,像重复了千百次的时日一样,在成为自我的同时,又在以种种可能去凸显生与死的光芒,以及不可或缺的卑微。正是因为这光芒和卑微,才有了古往今来的伟大和歌和触动。

当我放下笔时,一种骨子里的寒冷,一阵由衷的温暖,相互交叉于冬至的黄昏,令我久久地难忘,又那么切迫不能自已。

 

20151222,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