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一场雪前后  

2015-01-03 21:38:40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还有六天,就是小寒了。江南对雪的期待,随着年关将至,变得愈益切迫了。

2014年的最后一个晚上,我翻开了古希腊文学史的第一页,这是接近世界文学以来第一次。也恰恰是今晚,我刚刚读完了厚厚的《策兰诗选》

人生的中途,词语的中途,不知不觉间到来了。

向后看,只能看到浅浅的足迹,一路走来的;

向前看,只能看到深沉的阳光,辽远的,廓大的,渺无涯际的;

伫立在20142015年间的一瞬间,内心变得异常宁定。可脑海里,忽而一阵狂飙似的风暴,忽而一阵雪花般的轻盈,唯独没有超然物外的雅趣或禅意。

于我个人而言,自从踏上了词的路途,就和现实达成了一种默契。代价虽然异常得沉重,但灵魂的坦然,稍稍平衡了生活的重心。至此之后,就和轻松,和坦然,和无忧无虑,彻底地失去了接触。因为,词语的途中,满是生与死的奥秘。这一生的猜度,也决定了我的文字苦旅,无法和词语的惰性,和模糊的灵感,和超卓的雅致,全都相隔甚远。

于文字本身而言,文字赋予灵感的深入,是向内的开掘,而非向外的物色。但凡和生命本身关联在一起的,没有任何超逸的意味。超逸的可能是寻常的情致,是斑驳的本色,是形形色色的欲求。

于生命诉求而言,人在词语的途中走得越远,越容易轻忽现实的左右。具有悲剧意味的是,一旦忽略了现实的面对,人的精神诉求就易边缘化。边缘化的后果之一,就是生命诉求的孤绝和空寂。正是这孤绝的处境,这空寂的茫然,这孤绝和空寂之间的词语,决定着生命境界的圆缺。

于精神追求而言,人的生命维度过于精神化了,就会轻易地滑向现实的渊深,尤其在缺乏文化大背景的前提下。恰恰相反的是,大艺术或大作品的成长或圆熟,不可能缺少苦难和磨砺的双重催生。而苦难的由来,磨砺的形成,莫不是在现实压榨和精神追求之间萌生的。

……

……

前天晚上深夜,留学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二三友人,纷纷发来俄罗斯的雪景照片若干。在欣赏雪景照片的同时,内心为一种纯洁的乡愁所围拢。从俄罗斯回来两个月了,灵魂里时不时地向往着北方的诗意——雪花的洁白和轻盈。试想一下:在地广人稀的俄罗斯大地上,那漫天飞舞的雪花,将是怎样一种辽大和空灵啊……可是,回国之后的一个冬天,雪意,雪的灵感,雪的想象,由于第一场雪的姗姗来迟,始终未曾唤起冬天的热望。

即便还有几天就是小寒了,江南的冬天,像是秋天的延续和深入。冬夜里,窗户上的灯影,隔开的不只是隆冬的凛冽和晚秋的适意,还有生命对季节的渴望,以及延伸开来的种种诗意和想象。

2014年的平淡,甚或之前几年的平凡和坚忍,并不意味着2015年,还是一样的寻常和简单。因为一种世俗责任的存在,因为一种精神担当的负荷,因为一种介于世俗和神圣的考验,即将到来的2015年,便意味着诗歌中的跳跃和空白。那种在散文里延续的恬淡和有序,可能会随着时光的轮转,不断改变着生命的面向,甚或不断地重塑着的诸种精神维度。

第一场雪之前,还有俄罗斯大地的雪景,可以作为参照。

第一场雪之后,可以参照的,不过是内心里对雪景的重温和期冀而已。

 

20141231日,初稿于杭州

201513日,完成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