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非此即彼之外的  

2014-08-06 16:43:29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天父所赐给三种民族的三种信仰也跟这情形一样。你问我哪一种才算正宗;大家都以为自己的信仰才算正宗呢。他们全都以为自己才是天父的继承人,各自抬出自己的教义和戒律来,以为这才是真正的教义、真正的戒律。这问题之难于解决,就象是那三只戒指一样叫人无从下个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意大利)薄伽丘《十日谈》

 

如果非此即彼之外,有第三种、第四种和第五种的互补真理和对话可能,这世界便会少却很多争斗和流血。

世人面对矛盾和纷争时,常常习惯了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,也即非此即彼。这种有违常理的褊狭心理、思维模式和争斗意识,导致了几千年的纷争和流血冲突,比如今天巴、以腥风血雨的局面,斯大林时期“大清洗”运动中的无情屠戮,以及中古时期的历次十字军东征,等等。

上周末在家里整理书架时,无意间翻到了一本旧书市淘来的《十日谈》。泛黄的书页间,布满了斑斑点点的水渍和污迹,待我拭去表面的污迹之后,才发觉这本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短篇小说集——《十日谈》(方平 / 王科一 译,上海译文出版社,1980年版,是从英文转译的。在翻看的过程中,偶然看到了一个睿智的犹太人讲的三个戒指的寓言故事,脑海里顿时想起了德国莱辛的经典诗剧《智者纳坦》朱雁冰 译,华夏出版社,2011年版)的类似比喻,原来源出于此,确实让我有些意外。梗概如下:

 

埃及的苏丹萨拉丁,因为穷兵黩武,致使国库空虚。为了压榨以放高利贷著称的犹太富人,他设下一个圈套,问道:在“犹太教、伊斯兰教和天主教之中,哪个才算正宗?”该犹太人麦其思德为了回避这个圈套,讲了“三个戒指”的故事:一个犹太富人,把一个祖传的、代表族长权威的戒指,复制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戒指,不厚此薄彼的分给了三个既有才华又有孝心的儿子。父亲去世后,三个儿子谁也分不清哪个戒指是真的,哪两个是仿造的。从此以后,三个儿子里面,谁也不敢声称他的戒指是祖传的那个。

 

众所周知,源出于同一,却为了各自的正宗归属,先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纷争不已,后来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和壮大,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又先后争战了一千多年。至于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之间的冲突和矛盾,一直延续至今……至于后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异端的排斥和迫害,及其全世界的排犹运动,无不和狭隘的非此即彼二元价值观有关。具体到宗教层面上,则演变成了对异端的拒斥、诅咒和迫害,洛克的《论宗教宽容——致友人的一封信》吴云贵 译,商务印书馆,1982年版)、伏尔泰的《论宽容》蔡鸿滨 译,花城出版社,2007年版)、茨威格的《异端的权利》(赵台安、赵振尧 译,北京:三联书店,1986年版)和房龙的《宽容》(迮卫 靳翠微  译,北京:三联书店,,1986年版),以及瑞士神学家汉斯·昆的《论基督徒》上下册,杨德友  译,北京:三联书店,1996年版),无一不是批判、驳斥和倡导宗教宽容和多元化价值观的。

与之相关的是,国人一向自诩的,东方人没有西方人那么偏执,一再地为了自己的宗教和价值观,而彼此之间相互争斗得头破血流,甚至国破家亡(如基督教的两次大的分裂:第一次分裂为西方的天主教和东方的东正教;第二次大分裂,始自马丁·路德、茨温利和加尔文的宗教改革,使得大公教分裂为天主教和新教)。其实,儒释道的交叉和融合,也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对立、纷争和并立。儒教(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,西人认为的)受到的第一次威胁,来自于道教的产生和崛起,直至相互的融合,如魏晋玄学。随着佛教的东传和壮大,土生土长的儒教和道教,第一次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冲击。在儒教和道教的双重夹击和攻讦下,第一批信仰佛教的教徒,做出了正面的回击和理直气壮的辩论,如《弘明集》(僧佑 编撰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3年版)和《广弘明集》(道宣  编撰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1年版)。儒家的第一次直面道教的冲击和佛教的威胁,始自韩愈的《原道》一文,及其之后的张籍与李翱。道教对佛教的攻讦和抹黑,在《封神演义》里有间接的反映。另外,20世纪印度的真正分裂,也即所谓的印巴分治,也和宗教纷争和政治争斗有关。信仰印度教的也即今天的印度,信仰伊斯兰教的也即今天的巴基斯坦。后来从东巴基斯坦独立出去的孟加拉国,信仰的宗教相对宽泛,既有原来的伊斯兰教和印度教,又有佛教和基督教。

因为宗教的偏执,导致了宗教的纷争和分裂,扩展为对异教徒和异端的宗教歧视和血腥迫害,从而演变为现时代的民族冲突和种族纷争。如果每一种宗教,每一种真理,每一种思想,多一种包容和宽大,这个世界就不会如此纷纷扰扰,争斗不断。更何况,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是多元的,思维模式更是多元的,决定了尘世间的一切纷争,无不可能通过对话和交流来解决争端和歧见。事实上,尘世间的每一个人,每一种世俗的真理,每一种宗教,无一不是绝对真理的一个方面,乃至一个碎片。因此,任何以点概面或以偏概全的相对化正义和真理,都是有待完善和提升的。也就意味着,任何一种世俗的真理或洞见,无不是其它真理或洞见的有益补充和对照。基于此,我常常想起盲人摸象的典故,源出于大般涅槃三二——《师子吼菩萨品》(昙无谶 译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1年版):

 

尔时大王,即唤众盲各各问言:‘汝见象耶?’众盲各言:‘我已得见。’王言:‘象为何类?’其触牙者即言象形如芦菔根,其触耳者言象如箕,其触头者言象如石,其触鼻者言象如杵,其触脚者言象如木臼,其触脊者言象如床,其触腹者言象如瓮,其触尾者言象如绳。

 

相较于近日来一连串触目惊心的天灾人祸,古往今来的宗教冲突和政治纷争,所牺牲的生命代价,已迫使现代人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思维通病和宗教偏见。设若非此即彼的二元模式,无法有所突破和超越,人类还会在同一块石头上再三跌倒,并将付出更加血腥的代价。

 

 

201486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