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初夏的雨夜  

2014-06-18 08:57:50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人以自己的接触亵渎它,因此世界的美将永远对他隐藏真相。他生活在大地上不仅需要精神上超凡脱俗,而且需要自然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美)梭罗《河上一周》

再过几天就是夏至了,江南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,于前天晚上提前到来了。

今晚我在东海边,一边聆听着海浪的轻柔絮语,一边静静地感受着雨滴的嘀嗒声。

当淅淅沥沥的雨丝,轻忽地透窗而入时,我突然忆及前天的一阵雷雨声。比较而言,我的天性和性格,比较适合感受细柔的夜雨。可灵魂深处,更倾向于酣畅淋漓的夏季暴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不论春夏秋冬,每当雨夜来临时,我喜欢敞开着窗子入眠,哪怕是寒冬腊月。梦醒时分的凝定,以及心灵上的寂然,容易让静谧的思绪,融入天地之间的冥冥之中去。待思绪涣散之后,身心上的静息,便会随着夜雨声的陪伴,悄无声息地滑入深梦之中……

入夏以来,暴雨前的闪电雷鸣,给我印象甚深的还数前天晚上。那晚九时许,我深深地伏案阅读时,并未留意到远方苍穹的闪电。及至一阵阵雷鸣声倏忽而至时,才发现那一道道闪电,撕裂着不远处的漆黑夜空。不一会儿之后,一阵阵骤雨由远而近地在四周喧哗起来。这时,我悄悄地阖上了书籍,关掉了桌上的台灯,静静地倚靠在书架上,点起一支香烟,深深地吸了几口。初始时,我那熟悉了灯光的双眼,尚未适应昏暗的夜色。片刻之后,我便朦朦胧胧地瞥见了高低起伏的楼顶轮廓,安静的思绪穿越了夜色下的重重雨幕,由近而远地从眼前铺展开来。

初夏的气息,不单单在于清新的雨夜呼吸,还让我念及上周末去乡下探亲时,路过一小小的荷塘。虽然从它身旁疾驰而过,可淡淡的荷叶清香,弥漫在炎热的空气中。即便只有一瞬间的呼吸,却足已让人怀念很久很久。更令人难忘的是,那大小不一的荷叶,密密麻麻地出离于荷塘之上,擎举出一大片的清凉和脱俗,超然于大地之上。在荷塘的左边,是一大片的田垄,齐整而又有致地排列开来,和故乡的梯田迥然有别;荷塘的右边,则是一道长长的土埂,两边的葱茏杂草和小树,蓬蓬勃勃地荫蔽着蜿蜒而去的小路。

也许是久处都市的缘故,再加上雾霾的长久笼罩,使得身心得不到应有的舒展。就连寻常的呼吸,也变得异常艰难而又苦涩。

一旦远离了都市,逃离开雾霾的压抑,投身于自然之中,整个身心好像宽松了不少。

当我再次立足于大地上时,感觉像是置身于熟稔的雨夜之下,灵魂顿时变得轻盈起来。对大地的古老熟稔,对轻风的情有独钟,对雨夜的永恒青睐,自始至终地关联着我的一切精神维系。比如:在夏夜的暴雨声中,我的灵魂独立于一切喧嚣和纷扰之外。这天地之间的廓大雨夜,既隔绝了世俗的纷纷扰扰,又让我屹立于尘世之中,为着由来已久的永恒诗意,全身心地沉浸于大寂静之中。唯有灵魂安静了,欲求才能有所淡化。待欲求和杂念远离己身时,人才能真正的聆听穹苍的深远倾诉。这虔诚的聆听,仿若是响应生命的呼召一般:走出狭隘的自我,和世俗保持一定的距离,以期应然的生命超越,及其灵魂的大净化……人的一生,如若和一己的灵魂,始终各各分离,而无法相互认同或聆听,生命的疏离,灵魂的分裂,无须由死亡来终结,也就意味着虽生犹死了。

夜很深了,随着海浪的絮语,悄悄地静息下来之后,周遭也逐渐地沉入梦境之中。

惟独我,还在这异乡的雨夜下,一味地沉浸于世俗或超凡的省思之中,久久地无法入眠。

思来想去,才悄然地忆及和觉晓,那介于梦与醒之间的半生浮梦,一如这初夏的雨夜一般,漫长而又平凡。

 

2014618日凌晨,初稿于舟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