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月之后  

2014-05-28 20:01:17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之真人,不知说(悦)生,不知恶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战国)庄周《大宗师》

五月之后,天气变得逐渐炎热起来。

上周五,在宁波出差途中,路过一大片正在建设的工地。在蓬勃的繁忙景象背后,是被挤兑的良田和原野,以及冷冰冰的众多脚手架。在出租车等待红灯瞬间,左右两边的半开车窗外,掠过一阵轻盈的微风,唤醒了业已疲惫的感觉。那一刹那,我忽然瞥见工地的面前,有几棵茁壮的小树,彼此紧紧地靠近在一起。那嫩绿的枝枝叶叶,在明媚阳光的辉映下,捧出一树的碧绿和明亮。微风过后,树叶沙沙地吟唱着……

也许习惯了群山的怀抱,突然置身于鳞次栉比的高大建筑之间,那莫可名状的生疏感,久久未曾淡化。即便我漂泊大大小小的城市,已十五年了,可我对远离群山和河流的集聚地,始终未曾完全的融入过。当然,这种真正的容纳,是彼此的,是相互的,是完全契合的。我的隔阂,反应到都市本身,也是陌生的,疏远的,淡然的,不论于我还是于它。在都市里,不但我在夜晚下,看不到真正的苍穹。就连柔纱似的晨曦,也远离了四周的生活和物什。这里除了熙来攘往的人群,还有整天都在持续的尘世喧嚣。无法安宁的身心,由于得不到片刻的静谧,渐渐失去了应有的凝定,从而迷失于昼与夜之间。

四年前的此时,个人的命运出现了转机,使得我能在每周末,可稍稍离开这庞大的城市,去亲近一下熟稔的乡村生活。当我的双足,切切实实地站立在大地上时,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,贯注于整个身心。一旦可立足于大地之上,季节的更替,轻风的召唤,质朴的生活方式,顿时唤醒了我麻木的灵魂。原来它混淆了生与死,此刻仿佛穿越了世俗的界定,重新让生回归于生,让死依旧是死。也就意味着,生的本质是生,而未被死所蒙蔽。反之,死的苍白面孔,并未由于被涂上一层厚厚的浓墨重彩,而丧失虚妄的底里……

当我在乡村的星空下,孤独地凝望苍穹时,才知道天地之间的小我,与芸芸众生,与周遭万物,与天地间的一切一切,禀有着同一的归宿,浮尘一般地悬浮于大地之上。那遥远的天际,不论璀璨的群星,还是高洁的明月,都有可能被风雨晨昏遮蔽的时候。如果你的身心扎根于大地之上,还能感受五月的虚无,就不会轻易地为世间繁华所欺蒙。你永远都能清醒地知晓:庄子所言的视生如梦、视死如归,实是一种大境界,尤其在这个缺乏信仰的时代下

设若,我等的灵魂,有一种明晰的方向,有一种既内在又超越的精神支撑,至于城市与乡村的分别,就没有如此显著的区别:是五月之后,还是八月之前;是质朴的都市生存,还是执着的乡村奢望;是这里的凝定,还是那里的超拔,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分。当上帝死了,当贫乏的时代由来已久,当诗人昼夜之间无所适从,生命所凭靠的尘世寄托,不再如往昔那般神圣和单纯时,我等只能在生命之内抑或生命之外,去负荷起这个时代。也许斯世里,有绝大多数人都乐此不疲地醉生梦死,只要有几个清醒的灵魂,就足以矫正这个弯曲的时代,虽然它已病重多少个世纪了。

此刻,轻盈的薄暮,笼罩着四周的生活。即将而来的夜下麻木,还会和浑浑噩噩一起携起手来,继续着蛊惑人心的生死游戏,在大都市里,在乡村的夜晚下,在遥远的海滨小城中。

待我从远方回到书桌前时,才觉知一己的困惑,远甚于这个时代。

对个体而言,一个人只有看清了自我,明白了意义的不可或缺,并能有所升华和觉悟,才可稍稍纾缓一下此时代的困厄,让五月之后的炎热夜晚,不再如此焦灼和不安。

2014528,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