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勿以暴力抗恶?!  

2014-04-09 17:02:17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天(47日)晚上,我打开久违的电视机时,不经意间看到倒数第二个国际新闻,是纪念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。

不得不说,我对卢旺达大屠杀的了解和深入,也是十几年以后的事情。之前也思考过卢旺达大屠杀的种种直接原因或间接原因,也曾写过两三篇有关史无前例的大屠杀的文字。当我再一次听到卢旺达大屠杀的新闻时,脑海里闪现的不是几个月内,屠杀的近百万的无辜生命(胡图族对图西族和其它种族的大屠杀),而是20世纪一连串的反人类罪行:希特勒及德国法西斯对犹太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,斯大林及其助手们对前苏联人民的“大清洗”,大和民族二战期间在我国的“南京大屠杀”,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权对国内人民的血腥屠戮等。撇开两次世界大战不谈,这每一次大屠杀,戕害的不是几百条或几千个无辜生命,最少的都达数十万计,而且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。更何况,这些大屠杀都是堂而皇之地公开残暴。而那些不为人知的大屠杀,究竟伤及多少无辜,想一想都令人毛骨悚然。

自从接触了卢旺达大屠杀诸多资料之后,每年的四月于我个人,都像是黑色的,尽管春天还未远去。哲学家阿多尔诺曾说过:“自奥斯维辛之后,写诗是可耻的”(又翻译为:奥斯维辛之后,写诗是野蛮的)。在我看来,自卢旺达大屠杀之后,任何回避、麻木和感伤,既是可耻的,又是卑微的。20年前的四月到七月,对非洲卢旺达的图西族,以及包庇、保护和令其网开一面的胡图族及其它种族的本国人、外国人,都无疑是一场世纪性的噩梦。在野蛮的屠刀和武器面前,妇孺老幼病残无一可以幸免。这上百万的无辜生命和呼吸,就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,悲惨地一一死去,具体时间是19944月至7月,也就是20世纪的倒数第六年,发生在具有“千丘之国”美誉的中非国家——卢旺达。

在如此血腥的大屠杀面前,你、我、他或她,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。

美国小说家威廉·斯泰伦在其长篇小说《苏菲的选择》一书的结尾:

曾经如此强有力地质问:“在奥斯维辛,上帝何在?”(类似伊凡·卡拉马佐夫的对上帝的反诘和质问

接着悲哀地回答到:“在奥斯维辛,人何在?

面对肆意的邪恶和暴行,甚或是血腥的大屠杀,任何动物式的同情和悲悯,都是那么的苍白。待大屠杀过去很多年之后,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图·图图大主教(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,南非开普敦大主教),在《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》一书里,极力宗教式地呼吁,没有包容式的宽恕,就没有全世界的整个未来。这宽恕如果仅仅是个人的,一方面是可以舒缓受害者本人及其家属的仇恨心理和悲伤情绪,另一方面则能避开一报还一报的恶性循环。可是,消极的宽恕,不但不从根本上防止恶、制止恶和遏制恶,反而容易弱化整个社会对恶的警惕,甚或还有可能纵容恶。

勿以暴力抗恶的前提,有以下三方面:首先,是良知尚未彻底泯灭;其次,是不要突破道德的底限;最后是强力的约束。前面两者属于自律,后者属于他律。如若自律和他律,均无效的前提下,对恶的防止、遏制和克制,则必须是强有力的抵制、抗拒和打击。否则,一切残害和屠杀,都有可能对他人、社会和某个种族,甚至一个民族,造成毁灭性的大屠杀。众所周知,在肆无忌惮地恶和迫害面前,任何消极的道德批判、律令指责和善的妥协,都无法有力且有效的制止恶、遏制恶和克制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所有的暴力抗恶,必须以精神性的爱为主导。否则,就有可能沉沦为更为血腥的报复,从而形成新一轮的暴力循环,甚至使得更为血腥的大屠杀势不可免。因为,精神性的爱,有利于让暴力抗恶不再盲目(恶的对象,不会偏离和误导),有利于矫正暴力的滥用或误导(克制恶的方式,有益,有限度),有利于合理地发挥强制措施的效用(对恶的打击和胁迫,起一种约束或震慑作用)等。

善与恶的争斗,是永恒的。唯有我们铭记过去的不幸和悲惨,才能可能在未来,避免类似的或更大的大屠杀再次出现。如果说奥斯维辛集中营、古拉格群岛卢旺达大屠杀,是20世纪标志性的反人类罪行,那么作为生命的血淋淋绞肉机——两次世界大战,则更像是20世纪的人类善与恶的标志性争战。只不过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,人类对暴力抗恶的理解和实行,过于武断、盲从和歪曲了,从而为下一轮的血腥报复,埋下了可怕的伏笔。更进一步而言,两次世界大战所牺牲的生命数量之巨,代价之沉重,后果之可怖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勿以暴力抗恶,是在恶得到缓解、克制和净化的前提下,方有可能局部地去尝试。更何况,甘地的“非暴力不合作运动”、马丁·路德·金的勿以暴力抗恶,以及曼德拉的包容和宽恕,只是数以万计之中的小小例外,而非全部。

四月之后,卢旺达大屠杀的阴影始终盘桓在心头。面对那数以百万计的万千死亡,从此便将喑哑无声,这是多么可怕的无辜和沉寂啊。让我们每一个人,再在这巨大的不幸和苦难面前,低下高傲的头颅,深深地忏悔吧!

因为这其中的每一个死亡,都和我等的麻木和疏忽有关。如果说直接的侩子手们罪不可赦,那侩子手之外的整个世界就是间接的帮凶,更为直接地参与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屠杀。因此,未来的人类不仅要有限度地暴力抗恶,更得警惕于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麻木和邪恶。唯有如此,人类方有可能有效地遏制恶和克制恶。

 

 

◆备  注◆

 

1  谨以此文纪念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;

2  有关卢旺达大屠杀的纪录片和电影有:《与魔鬼握手》(2004)、《卢旺达饭店》(2004)、《四月的某时》(2004)和《当上帝离开的那一天》(2009)等;

3  关于卢旺达大屠杀的经过、原因和深度分析,可参阅(加拿大)达莱尔:《与魔鬼握手》(2003)一书,以及《卢旺达种族大屠杀10年祭:一场本可避免的悲剧》(2004)一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