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思考之外  

2014-04-23 20:37:28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四月之后,感受多于思考,感受也超越了思考。

在感受的同时,世界疏远了我,就像这个陌生的春天。我以为,这个重复了无数次的春天,于这个黄昏,已足够熟稔了。可事实是,当我思考春天时,却发觉之前的诸多感受,是如此肤浅而又轻率。

由于思考的缘故,我对生活的感受,有了不一样的贴近。因为,思考有时候是一种偏见。带着偏见去感受一切,势必会被生活所局囿。有了这小小的缺憾,却突然发现:生活之上的神圣,远远没有现实强大,尤其是从尘世内去体悟生命的种种。

在思考之外,感受会随着黄昏的垂临,随着暮春的滑逝,随着内在压力的陡增,而变得异常敏锐。几天前,我在林间小径上散步时,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,困扰着整个身心。小径之外的湖泊,湖泊之上的苍穹,苍穹下面的芸芸众生,芸芸众生的生与死,与我(而非与你,与她,与我之外的全部呼吸),无不紧密地维系在一起。缘于此,我才觉得,所谓的超然物外,不过是另一种自欺而已。其实,自欺尚属其次。更为让人不安的,却是自欺背后的欺人或欺世。只不过,自欺只是欺人的前奏,是欺世的另一种诡辩。

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都市边缘,我置身其间的四楼,和工作其间的十二楼,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。四楼是属于夜晚的,十二楼属于白昼的。夜晚是属己的,白昼是属人的。有了这属己和属人的界限,思考的深度便悄然泯灭。因为,真正的思考,没有任何界限可言,比如生与死。界限,仅仅附属于感受的层次深浅,而非着意于思考。当我尝试着去感受生活时,鲜活背后的寡廉鲜耻,明丽底下的无耻之尤,悲悯之侧的一叶障目,远甚过感受捕捉到的点点滴滴。如果仅仅为了感受,必须撇开尖锐的思考,否则所有的感受都易为思考所蒙蔽。

黄昏之后的四楼,并非都针对于白昼下的十二楼的。四楼之夜,由于过于在乎自我的疏离,反而忽略了十二楼的纷繁感受。愤懑的,悲怆的,低沉的,悄然凌然于欣喜的、明净的和单纯的之上。四楼的夜下思考,容易污损十二楼的鲜明感受,白昼之内的。当深入自我时,却发现自我之外的种种,无不是巨大的障碍或胁迫。因此,便会褊狭地以为,夜下的四楼,所萌生的超然,所凭靠的伟大,远甚过十二楼的成百上千个白昼。于是,便顺其自然地青睐四楼的夜,尽管它业已千疮百孔。

白昼之内的十二楼,也非只能过渡到夜下的四楼,它还可以融入世界之中,还会为生活的喧嚣和烦扰所填满。四年前的一个午后,当漫天的夏雨肆意于整个天地间时,我静静地伫立在窗前,目睹着一道道明亮的闪电,撕裂着浓厚的层层乌云。待我闭上双眼,无声地去感受天地之间的静谧时,却发现轰隆隆的雷雨声,是如此渺小而又虚妄。那一瞬间,我蓦然醒悟到,这十二楼的白昼,哪怕只有一刹那的永恒,也足以抵消我对白昼的一世成见。不论我如何装聋作哑,也无法忽略这一刹那的茫然。茫然之余的触动,让这天地之间的小我,有着莫可名状的欣悦感……

也许未来的一切一切,我不适合用笔去呼吸,用思考去支撑,但我可以在经历和感受的同时,去丈量属己的人生,去测度世间万物的此消彼长,甚或着意于这背后的神圣或博大。可这个四月之夜,我还不得不在四楼的夜下,去怀想十二楼的丰盈和博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四楼,是我蜗居多年的租来小屋,小小的窗子面向北方,位于都市的小小角落里;而十二楼,则是我工作了七八年之久的工作地,自始至终没有更换过。

如果说,思考是对生命的深入。那么,感受则是对思考的丰富。没有这丰富的诸般经历和感受,再深沉的思考都是苍白的,浅显的。

当我再一次停笔时,却发现纸上的召唤如此迫切。为了更深层次的转化或嬗变,我不得不剥离自我,以瞩目于普天下的兄弟姐妹,以及红尘中的一切生与死。

 

 

【小小补充】

一周前,我在漂泊的途中,写了一篇《四海之内皆兄弟》一文。文中的旨意,由于思考过多,忽略了直接感受的缘故,使得意思的表达有些浅薄和单一。之后的每一时刻,每每念及此文,总忘不了俄罗斯著名作家布宁的一段话,来自他那散文式的短篇小说《盲人》,文中的主人公盲人,恰切地表达了我想表达,而无法确切表述的一切旨意:

对,对,我们都是兄弟。然而只有死亡,或者巨大的悲痛,巨大的不幸,才能除去我们在人世间的种种头衔,把我们引出寻常生活的圈子,以真实而无法反驳的说服力,使我们想到这一点。他说:‘好兄弟’这几个字的时候是多么深信不疑啊!他不害怕,也不可能害怕错把并非普通一个路人,而是国王,或者共和国总统,或者名人,或者亿万富翁称做了兄弟。甚至完完全全不是因为他不害怕这个,自信人们看到了他眼瞎就会谅解他所做的一切。不,原因根本不在这里。只不过他此刻已经从众生中升华罢了。上帝的手触到了他以后,彷佛剥去了他的名分、时间、空间。此刻他只是一个人,对他来说一切人都是兄弟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