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晚秋的随想  

2014-11-20 19:13:54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杭城业已晚秋了,南国尚处于金秋。

即便昨晚凌晨后才入睡,可黎明时分我就醒了。

早晨七点多,我在南国他乡伏案阅读时,明亮的阳光,透过洁净的窗子,轻盈地洒在古籍上。也许是,最近大半年来,疏远了传统典籍的缘故,从而使得我对现当代的文字,有一些隔阂。不论古今的作品或典籍,于我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,尤其在这个不崇尚阅读和信仰的时代下。因为,阅读和思考,之于我个人,只是一种生命的独立姿态,甚或为属己的精神偏好,与梦想,与众生,与一切之外的种种,皆毫无关联。

这次出差时,我带了四本薄薄的小册子,分别是:钟嵘的《诗品》、中国佛教天台宗的《童蒙止观》、宋明理学的入门读物《梦溪字义》、道家典籍之一的《化书》。后来,在途中还淘到了一本余杰的《香草山》。出差之余,我废寝忘食地痴迷其中,浑忘了生活给予我的现实负荷。

不论如何躲避现实的围追堵截,我总得面对生活的裹挟。在现实的种种胁迫面前,一个人的最大自由,并非物质上的丰裕,也非消极意义的恣肆,而是心灵上的自我抉择。这抉择的自由,并非是没有边界或底限的,而葆有一种单纯的责任和担当。去担当这个盲目的时代所忽略的,去负荷这个社会所鄙弃的,既不是为了于沽名钓誉,而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。对自己的呼吸及未来负责,是为了让有限的生命,能够在语言和思想的层面上有所突围。所谓的突围,就是不甘于现实的异化,不甘于思想上的媚俗,从而使得生命能够有所作为,哪怕是一点点的星辉或余烬。

丹麦哲学家克尔凯廓尔1813—1855),在其日记中有一句名言,也曾是我多年来的座右铭:重别人之所轻,轻别人之所重。具体到我的现实人生里,也即:把芸芸众生想走快的路,走得缓慢一些,走得更为漫长一些;反之,把尘世间所孜孜以求的一切,看的更为淡然一些。否则,我生命的唯一性,就失去了它独特的一面,和斯世中的大多数也就没区别了。更为本质的是,在经历世俗一生的同时,我所遭逢的生老病死,那不得不面对的生死爱欲,以及寄寓其中的人生逆旅,决定了我只能庸庸碌碌一生。悲哀的是,一旦面对时空的局囿,我连拒斥和抗拒的立足点都无从找寻,一任为短暂所役使。可是,一旦我具有了超越时空的理想,以及在此理想之上的生命诉求,再加上那么多时日的执着和沉淀,这内外的生命和呼吸,就将显得格外不同。

其实生命本身是多维的,就像价值的多元化一样。在秉承兼容并蓄的前提下,人必须在时空之外,在家国、种族和宗教信仰之外,为自己找到精神的通道,以期和古今中外的永恒操练维系起来,这样你才不会为了一点点苟且和自尊心,就泯灭一个人的应有良知,还有那份不可多得的清醒。在尘世中,人的辛劳,生活的艰辛,人生的芜杂,及其种种的不自由和束缚,决定了很多人的大半生,皆生活在无知和偏见的双重阴影下。为了超逾现实的约束,为了超越生命的低俗,为了人性的尊严,人能够企及的,也可以通过努力达致的:就是不能让属己的呼吸,低于俗世那么一点点。这一点点的高度,决定了你的生命境界的高低。即便死亡的阴影再强大,人也不能为了苟延残喘,理所当然地去贬低思想的高贵和纯洁。

我等所置身的文化传统(或精神传统,或思想传统),最为匮乏的,就是神圣的一维。儒家思想的演进和蜕变,是在道教的兴起和佛教的东传过程中,面临双重夹击的前提下,吸收两者的所长,才蔚为大观的。可是,它本身的世俗性和政治哲学维度,在偏重现实的前提下了,失去了超越性的一面;道教所凭靠的道家思想资源,在强调宇宙论的同时,吸收了儒家的形而下一面,并采纳了佛教形而上的维度,才于历代的传承中跌跌撞撞一路而来。由于其虚空的根底,没有得到自身的充实,仅靠兼收并蓄,并不能促进自身的超越和升华;佛教的中国化,也就是在改造印度佛教的过程中,有意无意地摒除了形而上的一维,侧重于方便或简单,从而丧失了超然物外的另一维。当儒释道融为一体,为现实所渲染和混杂后,它们各自所禀有的智慧、高超和睿智,一点点的为世俗所蚕食。至今所徒留的风尚、喜好和推崇,由于缺乏神圣维度的支撑,外在的繁华和喧闹,并不能掩盖内里的空洞,甚至虚妄。

回到杭城之后,我脑海里记住的,不过是《化书》里,道教吸纳儒家思想的现实划分,及其相应的发挥,现摘录于下:

 

儒有讲五常之道者,分之为五事,属之为五行,散之为五色,俯之为五岳,仰之为五星,物之为五金,族之为五灵,配之为五味,感之为五情……殊不知五常之道一也,忘其名得其理,忘其理得其情。然后牧之以清净,栖之以杳冥,使混我神气,符我心灵……于是乎变之为万象,化之为万生,通之为阴阳,虚之为神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(五代)冯峭:《化书·德化》,中华书局,19968月版,第30

 

“旷然无为之谓道,道能自守之谓德,德生万物之谓仁,仁救安危之谓义,义有去就之谓礼,礼有变通之谓智,智有诚实之谓信,通而用之之谓圣。”

(五代)冯峭:《化书·仁化》,中华书局,19968月版,第41

 

就像这个晚秋的黄昏,整个天空为昏蒙一片所笼罩。浓厚的暮色和浅浅的夜晚交织在一起。无论我如何想往明晰,想往苍穹下的点点星辉,想往生命所应有的反思和批判,暂时都无法穿越这厚厚的围拢。

即使未来可以穿越,也要尚需一段时日和沉淀,以及形而上的种种突破。

正是由于这重重的胁迫、阴影和灰心,激发了我梵高式的生命激情和超越性诉求。设若一点点都无法兑现或升华,但这不懈的努力,矢志不渝的相信,以及这相信所赋予的纯洁和纯粹,足以辉耀朝露般的短暂人生,甚或穿透这灰蒙蒙的黄昏。

 

 

20141120日,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