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下的落寞和热望  

2013-10-13 21:35:41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黄昏和傍晚之间的罅隙里,我穿梭于繁忙的大街上,四周满是热烈的喧闹,充满着熟悉的尘世气息。

待晚霞散尽之后,西天边的半轮月亮,急不可耐地爬上高空,毫不吝啬地挥洒它的光华。那一瞬间,于静谧的路灯下,我和世界之夜不期而遇。

这黄昏之后的夜晚,不是属我的,不是暮秋的,不是世俗的,而是世界的。

世界之夜,属于全世界的,属于每一个呼吸的,属于时时刻刻的。而非仅仅局囿于奥斯维辛集中营里,而非遍布于整个前苏联的古拉格群岛之间,而非仅仅只有两三个月的卢旺达大屠杀

在世界之夜下,我本该和大多数都市边缘人一样,蜗居于小小的角落里,做着属己的尘世之梦。待噩梦醒来后,我不得不凝聚起浑身的气力,方睁开疲惫的双眼,才将周遭的生活看清楚。当我小于生活时,这世界太庞大了,太遥远了;当我超越生活那一瞬间,才感觉世界之夜的悲凉,远甚过世界对我的整个包容。

即便我驱散不了世界之夜的阴暗,但我能够做到的,也是有所执持的,不是让生命赋予我不同的眼睛,而是我能够将一己的身心,完全敞开在苍穹之下。待一百年之后,或者几个世纪之后,如若世界变得谦卑了,生活变得单纯了,精神的热忱变得可亲了,那时候,我便渴望像安徒生童话里的小人鱼一样,为了禀具一个属人的灵魂,而不惜以牺牲生命和爱的代价去争取……可是,此刻我所禀具的,一副沉重的肉身,一对充满热望的眼睛,满腔的向往和语词,半生的无奈和喟叹,以及种种不是理由的理由。

当昏黄的满树灯光,摇曳于微风过后的树叶之间时,那透过枝梢的光亮,像是一个淘气的精灵,为着尘世的热闹和喧哗所陶醉。如果她曾经过我的窗台,惊讶的决非清贫和落寞,而是言不由衷的一瞥。这神圣的一瞥,饱含着神圣的期冀,卑微的欣羡,始终如一的坚持。可是,我没能像五年前那样,安于清贫的坚守,执着于神圣的热望,而是满身心期待着欲求的圆满,以及那可望而不可即的世俗升华。

我写下的每个语词,都负荷沉甸甸的热望;

我攀上的每一座山峰,都残留着神圣的印迹;

我血脉中澎湃的,却尽是芜杂和琐屑。

缘于此,我更为渴望的是,在词语破碎之处,在世界之夜下,哪怕是以一生为代价,能够让我的滑跌,我的盲目,我的生与死,变得与世俗的理解稍稍不同,我虚度的半生,我夭折的志向,我凋谢的梦想,又总能说是虚妄的呢。没有这虚度的人生,没有着夭折的志向,没有这凋谢的梦想,神圣还是神圣,卑微一样是卑微。不同的只是,这戛然而止的呼吸,能够让世界之夜的内涵,不再如世界末日般如此沉重,如此惶惑,如此绝望。

当生命跌入低谷时,

当世界夜到夜半时海德格尔语

当神圣和卑微合二为一时,

我们能够做的,也是可以坚持下去的,就是像堂·吉诃德桑丘那样,一起为着神圣的初衷或世俗的贪婪,来戏谑整个尘世或整个生活。哪怕满世界的人,都来反对你的无稽和荒唐,如果你的初衷是神圣的,过程是荒唐的,结局是悲凉的,都值得你不惜一切代价去疯狂。

如若世界之夜主宰了整个尘世,我们也就虽生犹死了。

如果神圣的热望没有中断,我们便又会虽死犹生。

当我走到十字路口时,那熙来攘往的大小车辆,那若隐若现的不同倩影,那倏忽即逝的晚风,顿时唤醒了我内心的麻木和一时的沉沦。待我从沉思的边缘返回时,生活也就变成了一首饱满的诗歌,饱含着满腔的期冀,深蕴着博大的接纳,以及寄托着一整个尘世的鲜活热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