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寒秋之夜  

2013-09-23 08:34:36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秋夜渐深,周遭业已万籁俱寂。

在昏蒙的秋梦中,秋雨潇潇,在窗外淅淅沥沥地倾诉着。

那绵长的秋思,在天地之间绵延不绝,似湖山之间的温柔曲线,在地平线上蜿蜒不尽。

寒秋下,大地上的苍凉,在丰盈的秋收之后,显得如此深广,而又令人怀想不尽。也许,这个秋夜,在绵长的秋思边缘,更适合默诵《楚辞》,或在李贺的诗歌里愤懑,或伴着柳永的词去酣眠……

傍晚下,在落叶纷飞的园子里,待一阵秋雨过后,遥远的苍穹,显得澄澈无比。踩着枯黄的落叶,生命的枯寂,季节的轮回,深远的遐想,从狭小的园子,扩展至无限的江天尽头。这暮雨下的江天,伴随着无尽的秋水,环绕在辽阔的原野四周,滋润着一方沃土。

那深秋里的惆怅,那惆怅里的深秋,在时急时缓的秋雨里,洒脱地挥别白昼,轻盈地滑入秋夜。因为寒秋,这秋夜不再热烈,不再奔放,不再肆意。徒留下来的苍凉,苍凉里的悲悯,悲悯底下的初衷,由一己扩展为万万千千,又在万万千千里凝聚成唯一。

也许,我们挚爱的并非一滴水,而是由一滴滴水汇聚而成的大江,大河,大海。就像这秋夜的青睐,并非由于寒秋的缘故,而忽略了春晓,而省略了夏夜,而缩短了冬晨。其实,生命里的万万千千,只是一路而来的诸般风景,每一条生命的溪流,无不或大或小的,在辽阔的大地上延伸着,或虽死犹生,或虽生犹死:

要么在历尽万般艰辛之后,回归于生命的汪洋;

要么在语词的途中,因为暂时的绽放而枯竭;

要么在时时刻刻的怨艾里,让生命的溪流渐渐地萎顿,而从此止步不前;

要么过于怀念故园的质朴,而忘却了生命的荣耀和使命,而为此泥足深陷。

更为可怖的是,人生有那么多不得不。不得不面对的琐屑,不得不应对的吁请,不得不如此的耗尽,不得不深入的幻境,不得不奢望的妄念,不得不期冀的夙愿……正是这如此多的不得不,决定了芸芸众生的诸般人生,有夭折,有虚妄,有幻灭,而本应升华的呼吸,更由于如此多的不得不,而拒斥诗歌,而远离信仰,而迷惑于思考。

生命如此短暂,就如这秋夜一般,一番秋梦之后,接下来的秋日,如若没有经历信仰般的洗礼,诸多的落叶般人生,终将枯萎于枝头。待一阵阵秋风过后,或纷飞于空中,或轻盈地坠落大地,或为漩涡般的狂风所卷走,至于最后凋谢于寂静的角落,或委顿于纷扬的泥土,或沦落于风尘之中,一切的一切,皆非宿命所能主宰的。

寒秋下的独坐,寂寥而又绵长。桌上的苍白灯光,反衬着内里的虚空。

当我从书架上,不由自主地抽出《蒲宁文集》(第2卷)时,那微微泛黄的书页间,氤氲着寒秋的气息。蒲宁那细腻而又伤感的笔触,把《寒秋》的故事,写得比美国女作家埃迪斯 华尔顿《伊坦 弗洛美》,还要悲伤;比杜拉斯的《情人》,写得还要锥心刺骨,比帕乌斯托夫斯基的《金蔷薇》,写得还要绝望……这是我十年前读的故事,也是我读过的数百个故事里,最让我柔肠寸断的古老悲伤之一,堪比整本的《变形记》古罗马作家奥维德,而非卡夫卡的)。待我今晚重温时,仍能像第一次阅读时那样,紧紧地绷紧着我的脆弱心弦。

当青春业已悄然逝去,当曾经的眷念业已随风而逝,当一度的挚爱业已蜕变为世俗的操心,这个寒秋之夜的感喟和重温,似乎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麻木。这沉沦中的麻木,这麻木中的沉沦,像是一堆燃烧殆尽的篝火,当它为一支柔软的纤手,轻轻地拨弄一下后,它便又在寒秋的夜里,再次死灰复燃,继续温暖着周遭的寒冷……

寒秋,哦,寒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