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烈日之下  

2013-08-11 20:44:14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多月以来,南方的大片河山,都暴晒于炎炎烈日之下。

一种蔓延式的焦灼,由天空而来,覆盖着下面的整个大地,并深深地煎熬着万千呼吸。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考验。虽然突破了呼吸的范围,但未窒息生命的繁忙和呼吸。

存在的范畴缩小了,欲求仍旧永无止境。

有欲求,自然有渴求和超越,以及那难以遏制的冒险或逾越。

这种种逾越式的突围,如若仅仅停留在兑现的层面上,生命的超越,灵感的升华,欲求的净化,将永远无法企越,也无法实现深层次的种种转化。

从远方蔓延过来的灼热,横亘在肉体和灵魂之间。灼伤了生长的边缘,并将生命内部的汁液,一节一节的倾空。而根底处的成长和圆熟,似乎永远都没有止境一般,和外在无关,和倾轧无关,和生命中的万般苦痛无关。因为,更为本质的层层关联,只在灼热之外,只和深层次的滋养有关,只能在考验的尽头熟稔地呼吸。

每一天的烈日,每一天的焦灼,每一天的翘首仰望,在烤干了条条溪流的同时,又把一次次紧逼,从生命之外转向生命之内。不但田野里的禾苗萎顿了,就连内心深处的升腾起伏,也开始有所止息。可是,不论外在的煎熬,多么无情或苛刻,只要触及不了深心内的仰望和宁静,再严苛的威胁,都不过是一时的,次要的,浅薄的。

如果可能,我很想在最炎热的时刻,去看看烈日下的山岚和原野,去看看河流与溪谷,去看看生命的窒息与寂灭。更渴望的是,去深切地聆听,自然万物的诉求和吁告,一直听到它们沉默为止。哪怕田野的庄稼们,只能苟延残喘一瞬间了,可这最后一个时辰的祈求,最后一个瞬时的执着,最后一个片段的延续,都无不具有深远的启示可能。可悲的是,人类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接着又不得不一次接着一次的去等待。当关键的时辰到来时,那些最为本质的呼求,最为纯粹的绝望,最为彻底的死寂,却总是一而再地与凝望它的眼神,与深入它的灵感,与思考它的心灵,一次次擦肩而过。不但祖辈们如此,我辈也不例外。至于儿孙辈将会怎样,是亦如父辈或我辈,这又将是一个个永恒生命的生与死,开端与终结,贫乏与充盈……

当大部分的耐心,都逐一地耗尽了;

当万万千千的呼吸,都相继的萎顿了;

当固有的深沉和静谧,都再次相互转换了。

接下来的夏日,接下来的煎熬,接下来的枯竭,又会是一次次真正的涅槃。

这最后的沉寂,是大地上的表面死寂。而真正的万千生机,却在泉源处,在树叶的根底,在大海式的深渊里。那些深夜里的凝望、伫立和凝思,以及无法酣眠的等待和期冀,从璀璨的星辰之间,缓慢地过渡到梦与诗之间。如若这梦境,没有诗的净化和升华,就不过是一阵阵炎热而已;如果这诗的顶端和结尾处,缺乏梦境式的延伸和平凡,就不过是一首首贫乏的诗歌而已。

这季节式的象征,这梦魇式的炎热,这硕大的一系列关联,由于缺乏诗的转换,缺乏梦境式的嬗变,缺乏思考上的深入,而无法深入到灵之深处。一如世间的万千苦楚和煎熬,怎么都无法切入到宗教创始人的心坎上。更进一步而言,再深巨的苦痛和摧残,也无法唤醒尘世的良知和省悟。所有的磨砺、摧折和毁灭,都将是贫乏至极的,空洞的,虚妄的。

由于世间的万千呼吸,都纷繁地交织在一起。再巨大的震荡,都无法让蛛网式的种种交叉,一下子被摧毁殆尽。透过这蛛网的缝隙,那斑斑点点的热泪,那晶莹的无尽星辉,那瞬间即逝的晨曦,又一次唤醒了往昔的沉寂,让烈日下的我等,再一次如梦方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