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谈谈诗人佩索阿的二三印象  

2013-06-08 20:45:31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天晚上,一个写诗的朋友,激动而又神秘地打电话告诉我,即将有一本新书,非常值得我俩期待,那就是我们共同喜爱的葡萄牙诗人佩索阿,其诗集的又一中译本《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》,即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了。

所谓的又一中译本,是因为我于四年前,从XX省图书馆里,借到了由杨子翻译的《佩索阿诗选》(河北教育出版社,2004年版),这个译本由于所选诗歌不多,再加上由英译本转译的,使得我不能够完整而又深入地,了解佩索阿的诗歌天赋。

实际上,我第一次接触佩索阿的文字,不是他的诗歌,而是他的断片集《不安之书》(陈实  译,湖南文艺出版社,2006)。记得那是六年前的一个雨夜,我在汉口市的一间破阁楼上,读完该书附录里给母亲的信,那绝望而又冷静的文字,深深地触动了我整个灵魂。那个雨夜,因为佩索阿的文字,我失眠了大半夜……更出人意料的是,《不安之书》的另一个译本名叫《惶然录》,是由当代作家韩少功先生翻译的(还翻译有捷克裔法国作家米兰·昆德拉的代表作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),其实比《不安之书》更具影响力,也更为知名,只不过我当时不知晓而已。虽然同为一本书,由于两位译者所选的内容不一样,但其内容和翻译水平,各有其独特魅力。读完《不安之书》后,再来读《惶然录》,两者并不冲突。由于佩索阿非凡的文笔,深邃的哲思,以及天才式的绝望,不论谁来翻译他的文字,都有其不容忽略的天才特点。也许,这就是一个天才作家,和一个普通作家的区别所在。

严格说来,一个尚在培养写作个性的练笔者,是不适宜于深入地阅读,其文风和思考方式和自己接近的作家作品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过去的十来年时间里,我大大地违背了这一原则。因为,这么十几年下来,一直让我心仪,而又不得不去阅读和模仿的两个外国作家和一个外国画家:捷克的卡夫卡和葡萄牙的佩索阿,以及荷兰的梵高,却成了我宿命般的跟随,就像影子跟随自己的灵魂一般。可我一直以来,所崇敬的天才女诗人艾米莉·狄金森,所青睐的法国诗人雅姆,所不可或缺的诗人诺瓦利斯,终生无法望其项背的大诗人李白等,在我的精神谱系里,都各各有别于佩索阿和卡夫卡,甚或迥异画家梵高。

至于触及佩索阿的诗歌天赋,是后来在两部电影里,间接地感知到的。一部是《佩索阿诗选》的译者杨子,在译者序里提及的《里斯本的故事》(又译《里斯本物语》),其导演是德国新电影四杰之一的文德斯(代表作有《柏林苍穹下》和《德州巴黎》等)。该电影里引用了,也提及了佩索阿的几首诗歌,质朴而又凝炼,简洁而又深刻,至今让我记忆犹新;另一部电影,则和20世纪希腊三大诗人之一的卡瓦菲斯(18631933)有关(另外两位分别是1963年和197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塞菲里斯和埃利蒂斯),电影名字叫《佩索阿遇见卡瓦菲斯的那个夜晚》(《The Night Fernando Pessoa Met Constantin》)。电影中的佩索阿,忧郁而又深沉,同时又给人一种郁郁寡欢的印象。卡瓦菲斯的大名,我先后在一系列大诗人的文章或演讲里一再闻知。其中的大诗人包括奥登、布罗茨基米沃什等。佩索阿的名字能够和卡瓦菲斯在一起,足见其非同凡响。

从其断片式的文字,到电影中的诗歌,到佩索阿诗选的中译本,我已经迂回曲折地靠近了真实的佩索阿(18881935)。这位卓越的葡萄牙作家,不同于邻近的西拔牙哲学家乌纳穆诺,生前已声名卓著,而他生前则汲汲无名。其生平类似早于他11年前去世的卡夫卡,生前只公开发表或出版了很少作品,终生未婚,死后却给人类留下了丰富的文学宝藏。据悉,截止目前为止,佩索阿的作品整理工作,仍处于未完成状态。但其整理出的诗歌和文字,所达到的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准,已接近世纪性的经典作家和作品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诗歌中的佩索阿,所化用的不同姓名、不同性格和不同经历的署名,又和我钦敬的丹麦哲学家索伦·克尔凯廓尔又译基尔克果,18131855,代表作品《恐惧与颤栗》、《重复》和《非科学的哲学附言》等)一样,在不同形式的哲学著作中,变换着不同身份、角度和口吻,来展开其深邃的哲学表述和思考。

不管这个中译本翻译水平如何,我想这本相对完整的诗集《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》,有助于我了解作为纯粹诗人的佩索阿,而非散文家的佩索阿。其实,也有论者曾说过,佩索阿的诗歌,如果不换行,再加上相应的标点符号,就是真正的佩索阿散文了。孰不知,佩索阿散文中的精彩片段,远比那些所谓的诗歌或所谓大诗人的诗歌,更加具有诗歌的魅力和想象空间,其背后的动人思考,也非普通的思想家或哲学家所能媲美的。

虽然五年前就读了佩索阿的散文和诗歌,但对其作家的真正了解,对其诗歌的靠近和深入,则是从接下来的《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》开始的。

那些年,我读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巅峰之作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,突然想去自学俄语,想献身于练笔者的梦想。同样,读了佩索阿的诗歌和散文,我则更渴望去学葡萄牙语,更梦想成为一个纯粹的作家,一个类似梵高的单纯艺术家,一个为了写作信仰而宁愿孤独一生的诗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66,初稿于杭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67,修改于于杭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68,定稿于杭州

 

 

【备  注】 佩索阿中译本:

 

      《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》,韦白  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3年版

      《不安之书》,陈实  译,长沙:湖南文艺出版社,2006年版

      《佩索阿诗选》,杨子  译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2004年版

      《惶然录》,韩少功,译,上海:上海文艺出版社,1995年版

      佩索亚诗选》,张维民,译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1987年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7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