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词语的搏斗  

2013-04-18 14:41:41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晚临睡前,翻看了十几年前的旧作。

同时,翻寻出五年前的的练笔之作,并做了一番对比。

之后,又联想到了新近的文字。

这番对照、联想和回味,让我感觉不到时光的滑逝。有的,只是一种精神的蜕变,及其相应的与词语的搏斗。细想一番之后,却发现其间的心路历程,及其艰难的摸索和磨砺,丝毫不亚于释迦牟尼的彻悟经过。

词语,不单单是一种表现的工具,就像诗歌里的意象和词汇一般。因为,嵌入诗行里的每一个词汇或不同的意象,都不只是字面的意思,它所禀具的,或者说为诗人所赋有的其它意味,才是词语和意象的真正意味所在。

画家有颜色和线条,音乐家有音符和节拍,雕塑家有灵感和锤子,而诗人和作家,却只有词语和灵感。

诗人和作家,要想写出一首好诗,或者流传下来一部传世之作,单有词语和灵感,还不足以创造出一部杰作。与词语的搏斗,不过是写作的真正准备之一。诗人和作家亦然,美学家、伦理学家和哲学家,甚至传道者(比如老子、苏格拉底耶稣等),皆概莫能外。

口头的传道,和纸上的表达,有着不同的旨意和面向。对天才(比如德国诗人诺瓦利斯和大诗人李白等)和宗教家(比如查拉图斯特拉穆罕默德等)而言,这两者的界限,则不足以成为界限。可对我等普通人来说,这两者的区别却泾渭分明。所以,才有了种种与词语的搏斗经历和精神事件,从生到死,由死而生。

衡量一种语言的世界性意义,不在于这种语言,是否成为世界性的通用语种,是否为古今中外的大多数人所熟知,是否产生出世界性的精神路标等。而在于,在其语言的园地中,在其丰富的词语里,能否滋生出或培育出,别样的花卉或茁壮的枝干。如若没有汉语的《道德经》、希伯来语的《旧约》、希腊语的荷马史诗、阿拉伯语的《一千零一夜》、意大利语的《神曲》、英语的莎士比亚戏剧、西班牙语的《堂吉诃德》、法语的《思想录》(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的代表作)、德语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、俄语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(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)、丹麦语的安徒生童话、葡萄牙语的《惶然录》(葡萄牙诗人佩索阿的杰作)等,反观一下世界性的精神花园,也不会如此摇曳多姿,且又丰富深邃。

具体而言,我与词语的博斗,首先来自汉语词汇的陌生或隔阂。在练笔之前,虽然有些语词我已能阅读、默诵和熟稔,却无法为我所熟练地把捉。更为致命的是,面对着丰富的词语和语汇,我不但感到无所适从,更无从去展现一己的灵感和深心;其次是,不单单汉语的语词挑战,随之而来的是其它语种的思维和深度,对见识尚浅的我而言,变成了一种伟大的阴影。之后我方明白,单单能够掌握和发挥汉语的语词还不够。要想突破汉语的局囿,必须能够感知其它语种的思想和深度。这种思想的转变和吸收,不仅在于基本的理解和深入,还得学会使用汉语来表达和思考;克服了上述两者之后,最为关键的旨归,也是最后的回归,它又迫使我回到汉语的传统之中来了。因为,我不单单是一个汉语传统的继承者,还得善于吸收其它语种的丰富语词,还要尝试着去了解其它的思想传统。在此前提下,方有可能赋予汉语传统以源源不断的生机和活力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么十几年下来,我不过刚刚意识到了,与词语的搏斗的必要性,也为此有所浅尝辄止。至于汉语传统的发挥和发扬光大,很多路标式的诗人和作家(不论当前的还是往昔的),都值得我以毕生的精力去跟随和尝试。

与词语的搏斗,必须排除两种另外:一种是语言的工具性,另一种是人为性。这两者都是语言的基本功能和标签。要想赋予简单的一个个词语,以一对轻盈的翅膀,以一种深沉的内涵,以一种神性的光芒……仅有灵感和熟稔还不够,必须将一己的人生阅历,及其心路历程里的喜怒哀乐,融入每一个语词之中。否则,我等所书写的词语,所表达的初衷,所展现的风采,都不过是种种意图的延伸而已。每一个人所赋有的语词,如若没能形成属己的脾性,再多的书写都不过是干瘪的,和血肉没有任何关联。与语词的搏斗,最最简单的,也是最为关键的,是让你写出的每一个语词的呼吸,都能恰如其分地应和你的灵感和孤寂。惟有如此,你才能让每一个语词,变得如此妥帖和平实。至于语言的风格和个性,那则是语词之外的发挥或张扬。

当克服了词语的工具性之后,接下来赋有语词以经验、理性和理念的,则是灵感之外或之上的思考。确切地说,当语词为灵感所驾驭时,所展现出的神采和光芒,只能吸引一时的眼球。要想赋予语词以深度,甚至具有更为恒久的生命力,必须赋予每一个语词以深沉的内涵。更进一步而言,单有华丽的篇章,而缺乏相应的内涵和深度,这呼吸是脆弱的,经不起命运的捶打或淬炼。越是具有生命力的语词,越能经得起风霜雪雨的考验;恰恰相反的是,越是脆弱的词语,越是经不起思想的考较或扭打……如今想来,为什么这么多年下来,我不敢轻易地去公开地发表和出版,为什么我如此得恐惧语词的陌生性和脆弱性,为什么我一次次修改或删除一篇篇业已写好的文字。

也许,人的一生中的无数个昼夜,面对的不单单是属己的生活和运命,其背后的语词性挣扎和历练,更是酷烈的和无情的。往往那些诗意十足的表面,却封存着一颗颗缺乏诗意的心灵;反之,那些质朴的文笔和平实的文风背后,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灵感和深邃……暮春时节,当我再一次徜徉在词语的丛林中,面对着那些陌生的风景和熟悉的幽林小径时,却发现我已青春不再。可内心中所永存的,却是一次次磨砺和考验之后,那些越来越坚强的信念和坚持,及其历久弥新的深沉思索。

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有一本哲学著作,名曰《走向语言的途中》。其实,每一个有过与词语搏斗经历的人,如若他的短短一生,注定了和语词永久地关联在一起。他接下来的人生,直至呼吸将息,都无不是通向词语的途中在路上的命运,不是暂时的,而是永久的。不单单我们的祖辈和子孙如此,其实我们自己也莫不如此。

待定稿

 

2013416日初稿于宁波

2013418日修改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