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岁首——写于立春之后  

2013-02-18 08:24:45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年之计在于春。所谓的又一个春天,对我个人而言,不过是另一个季节而已。

由于春节的缘故,浑浑噩噩地忽略了立春。谁料,明天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“雨水”(农历正月初九,阳历为218)了。

冬季的尽头,江南上空弥漫着薄薄的严寒。

立春一过,复苏的暖意,穿插在呼吸之间,温暖着业已冻僵的身心。春节期间,我是在江北的大别山区里度过的;春节之后,我又回到了细雨霏霏的江南。

不论置身何处,一旦放下了笔,就有一种即将窒息的感觉。虽然我不是靠笔来仰承一切的,可一旦舍却了笔的书写,以及相应的精神追求,感觉自己像是一尾被抛上沙滩的鱼。

农历年一过,似水年华的流逝,加剧了生命的悲剧意识——对碌碌无为的岁月感喟,以及对生命不倦逝去的绝望感。确切地说,即将步入不惑的年龄了,可之前一二十年的努力和坚持,仍然处于一种蛰伏的状态。一直向往的自我超越,不但未能有些许的突破,反而随着时日的递增,身心逐渐为现实所牵绊。

儿时对黄土高坡的神往,少年时所梦想的南海遨游,青年时对草原漂泊和森林栖居的青睐,迄今为止所孜孜以求的自由漫游夙愿,竟未能逐一地实现。三十年过去了,这些单纯的奢望,一直在梦醒时分煎熬着我。因为,天山还是遥不可及的,南海的沙滩仍是杳渺的,辽阔的草原印象还是朦胧的,自由漫游的梦想始终都是梦想……更何况,埃及的金字塔,南非的好望角,希腊的雅典,俄罗斯的彼得堡,捷克的布拉格,巴西的耶稣山,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,圣城耶路撒冷等闪光的名字,终生让我怀念不已。

即便如此,我仍然热爱一己的平凡生活:在熙熙攘攘的都市角落里,除了单纯的生活之外,我依然可以在生活之外,读我想读的书籍,写我心仪的文字。这种平凡的生活中,含纳着神圣的向往,包容着此世的神性。在一圈圈光环的边缘,点缀着尘世着驳杂和残忍。设若未来某一天,我离开了熟稔的古老都城,可我仍然能够在写下的记忆里,唤醒曾经的热望或灰心。那每一个夜晚的生与死,及其对生与死的透彻体悟,仍然贯穿着我的全部人生。

其实,每一个呼吸,都无不向往非凡的人生。可事实是,芸芸众生里的大多数,又无不过着自己的平凡生活。不论喜乐的日子,还是灰心的瞬间,我们都不得不面对属己的人生。至于能否让平凡的诸多日子,在未来的某一瞬间发光、发热,那则是我等不需过多计较的。如何升华普通的时刻,虽然不是每个呼吸的至高使命,但绝对是热爱此世的诸多灵魂的唯一理想。更进一步而言,即使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纪的麻木和残暴,我等仍然可以让希冀的光芒,闪耀在狭小的角落上方,让极个别的呼吸感觉到,信仰、希冀和爱,仍是此世的主宰。

明天,甚或接下来的整个春天,乃至一年当中的夏季、秋季和冬季,仍将禀具着生活的独特禀赋,及其它赋予每个呼吸的生老病死,一如既往地演绎着各自的神奇命运。或沉沦,或平凡,或奇迹,或陈旧,都无不沾染着尘世间的各自色调,并点缀着这个单调的世界背景。我等一度误以为,一己运命的改善或破碎,可以让他人的生活或命运有所不同。可每当喜剧出现时,每当悲剧迭显时,别人的生活和命运,还一样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着。这不但是你我的悲哀,也是新世纪的悲哀。

当我打开窗户,抬头凝望夜空中的苍穹时,才发现都市的天空昏蒙蒙的。那些在乡村星空下,一对对闪闪发光的眼睛,任我怎么寻觅,都无从瞥见其神奇的光芒。也许,下一个夜晚,下个月的某个晴空,我仍能像在故乡的夜空下,所看到的神奇一样,依旧可以在异乡的星空下,在即将到来的春夜里,感受到新生般的欣喜和神圣。

在岁首写下的平凡,在年末还是一样的普通,只不过中间穿插着春夏秋冬的新意和恒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