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地上的“小雪”  

2013-11-17 21:45:23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过四五天,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“小雪”了。

当我傍晚在疾驰的火车上,再一次重温《坛经》时,浑忘了车外的飞驰和黄昏。

黄昏垂临时,大地上的物什,逐一地遁入昏蒙的暮色之中。车内的灯影,隐约于晦暗和光明之间,一如我的前半生。那车窗上的灯影,随着来往人影的交叉,映现出远方河山的朦胧轮廓,令我的视线为之心折不已。

这昏沉的背景下,并未能遮蔽我的敏锐感受:那刮擦大地的疼与痛,不但惊飞了归巢的翩翩惊鸿,更令原野内的小小村庄惶恐不安。就连山之外的静谧湖泊,也为着风驰电掣般的疯狂所惊扰。原来,大地上的呼吸,及其千千万万的生机,与人类和谐共处的。待人类为了满足一己的贪婪,那迅疾的奔忙,那焦灼的期冀,那迫不及待的欲求,合在一起所产生的肆意盘剥,令周围的原野和质朴的村庄,产生了莫可名状的恐惧和不安,不是一会儿,一瞬间,而是时时刻刻的。那刺痛的麻木,从发梢延伸至心灵,又从心灵蔓延至浑身上下。待大地上的安顿倦怠之后,所谓的惬意和惊叹,转嫁到大地身上,却变成了永难复苏的心灵创伤。虽然满足了自己,却让我们栖居其间的大地和自然万物,变得如此不安而又惊恐不已。

也许,这种疯狂不休的盘剥和惊扰,只是一时一地的;

也许,这种无时不在的疼痛与惊恐,只是大城小镇的;

也许,这种杞人忧天的担忧和焦虑,只是时而不时的。

每当我从白昼步入黄昏,进入深夜之后,却发现一己的焦灼和敏锐,不仅和属己紧密地关联在一起,也与世间万物生死与共。大地上的疼与痛,直接地切入我身心;我身心内的彷徨和不安,又间接地感染给世间万物。如果这,和周遭的一切,是物我两忘的,这日夜困扰我的心悸,又缘何而来?如果这周遭的一切,和这是各各分离的,为什么它的疼与痛,又能间接地抵达我的灵之深处?

有时候,天人合一的,未必都是自欺的陶醉或诗意的联想。当它和呼吸关联在一起时,全部的喜怒哀乐都和你我,纯粹地关联在一切。当妄为地盘剥它时,你掏空的不只是这大地,也掏空你的整个灵魂;当和它荣辱与共时,你的一切血缘,一切神圣,一切关联,都无不具有生生不息的可能;当和它各各分离时,你离弃的不只是它与世间万物,还割断了与宇宙的全部维系。这是你的神圣喜剧,或你们的大不幸,而非他的、她的和它们的。

十年前,甚至更早,我以为离开了故乡,就真的完全可以忽略它的存在和全部影响。可每当孤寂的深夜出现时,每当灵感匮乏之际,每当为虚妄的幻想役使时,那软弱的触角便会不分白天黑夜,一次次地伸向遥远的故乡,以便从中汲取微弱的支撑和力量,以让自己度过那一艰难的时刻……事实是,何止是故乡呢,大地上的神圣维系,大地上的温馨回顾,大地上的生死与共,早已融入到我们的血液和灵魂里来了。也许,一时的盘剥和违背,确实可以满足一时的欲求。可每当欲求圆满之后时,一阵阵不由自主的心悸,像剧烈的心跳一般,紧紧地揪住我们的心灵,令我等生不如死。

前提是,这心灵,这呼吸,这灵魂,还没完全的沉沦,还未彻底的麻木,还和大地上的一切生死相依。如若这前提缺乏了,就只剩下无休无止的盘剥,永无止境的自戕式蹂躏,以及一次次全面的滑跌……

如若生命丧失了对疼痛的感知(尤其是大地上的疼痛),对四季的永恒青睐,对生命自身的深化,对自然万物的信仰,将会变得可有可无。一旦人类失去了整体的支撑或凭靠,接下来的全面崩溃,将会变得岌岌可危。

小雪来临之后,漫天雪花的纯洁或悲哀,不只是你一个人的,也是整个大地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