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或几笔书写,或灯光  

2013-01-21 09:20:03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独自坐在夜灯下,静静地省思着。

或写几笔,写出生的艰辛,写出生的鄙陋,写出生的光芒,写出生的晦暗。

或出神地凝望着这灯光,让洁白的光亮照进身心内,让整个身心为所洁白的灯光所穿透。

欲念的呼吸,深远于书写的生存。因为生存的呼吸,总比书写源远流长。更何况,人总是先呼吸着,然后才会萌生出书写的无限渴盼。或就着阳光书写,或为世间万物命名,或在璀璨的星空下喟叹。

夜晚下的灯光,有万万千千。这万万千千当中,远古的篝火,温暖而又质朴,有别于这眼前的孤灯。这眼下的孤灯,由于禀具世俗的热忱,而滋生出无尽的向往,温暖着夜色下的异乡人。这深夜里的旅人,因为心里饱含着灯光般的诗意,而使尘世中的忙忙碌碌,有着别样的韵味。

如果这书写,能够从灯光下的婴儿笑脸里,撷取一丝丝纯真,世间的诸般陌生,便不会如此残忍。因为书写是陌生的,致使凝望深渊的那一对对眼神,有着莫可名状的孤独。不论是深入此世的生活,还是反观自己的身心,总也寻觅不出婴儿般的纯真。所以这孤独,是彻底的,是深远的,是无法书写的。

如果这灯光,能够让书写,禀有先天的澄澈。尘世里的种种赋予,怎能触及身心里的绝望?如果这书写是疼痛的,如果这灯光是世故的,如果这背后的初衷是私己的,又怎能净化那么多芜杂的心灵?

这灯光下的独坐,既无法深化我的书写,也没能让灯光有所内敛。只不过让眼前这夜,这独坐,这孤寂,有所深沉而已。更遗憾的是,这么多年的书写,这么多时日的沉淀,这么多时辰的含蓄,徒有一种深长的意味,而无法让苦痛的心灵,有所缓解,有所慰藉,有所凭靠。这也许,就是神圣与世俗的差别所在。

神圣仿若黑暗中的光,一直以来,都在向此世吁请着(跟随它的脚步,聆听它的耳朵,血浓于水的融汇):“来,作我的光”。作它的光,不是照亮它的无限孤寂,不是重新体验“各各它”式的苦旅,不是抚慰它的此世悲惨。而是让它的光,能够穿越人性的幽暗,在黑暗的渊底,赋予此世的众多苦痛、悲惨和绝望,以信仰,以希望,以神圣的爱。

而非像这可有可无的书写,像这冰冷的灯光,像这麻木的夜,徒增一种无谓,添加更多的冰冷,让此世愈益沉沦。确切地说,不论我的书写多么深沉,不论这孤灯多么温暖,不论这黑夜多么苍白,都无法让尘世间的悲惨有任何纾缓。

在万万千千的苦痛当中,一己的旁落,个人的哀伤,夜晚的恒久孤寂,都只是你一个人的。和我的,和她的,和他们的,只有共通之处,而无法唤起心灵的共鸣。而释迦牟尼的悲悯,人子耶稣的大悲苦,先知穆罕默德的忧愤,却能在世世代代的生命长河里,唤起如此强烈的情感共鸣,乃至激发出如此纯粹的信仰,怎能不耐人寻味。

所以说:

一个诗人再伟大,也只是诗歌本身的伟大;

一个哲人再深邃,也只是思想本身的深刻;

一个先知再无私,也只是信仰本身的纯粹。

如果这诗歌的核心,是让芸芸众生爱人如己;如果这思想的初衷,是为了让普天下爱人如己;如果这先知的所作所为,是为了世人之间爱人如己。这诗歌,这哲人,这先知,就回应了释迦牟尼、耶稣·基督和穆罕默德的神圣吁请。

或几笔,或一两行,或几页的书写,如若没有响应这神圣的吁请,就会像这孤灯一般苍白无力,只能照耀自己的身心,而无法辉耀这个世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