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村挽歌  

2012-09-02 11:17:48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乡村,作为尘世的一方热土,对我们的大多数祖先而言,它既是生命的起点,也是生命的最终栖息地。可如今的乡村,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,它既让我怀念,又让我们愕然。

自小到大,我都是在乡村的怀抱中长大的,曾为其质朴的生活所陶醉,也曾因其鄙陋而哀叹。当我22岁离开乡村之后,始终在他乡漂泊和流浪着。直至2012年年底,我才在异乡找到幸福的凭靠,而它竟远离乡村很远很远。即便如此,每当夜深人静久久无眠时,异乡的月光或寂静,每每让我怀想起乡村的安宁和恬淡。

由于每年都能回安徽老家几次,对乡村的了解和体悟,随着另一种生活环境的改变,而萌发出独特的复杂感受。不论离开还是贴近,对乡村的熟稔感觉,熟悉而又陌生。熟悉在于,不论我远离它多久,离得多么遥远,我都能在乡村之外的尘世上,时时刻刻地感受到它的存在(类似的亲近,相反的落差);陌生在于,当我在远离乡村的尘世上奔波时,总能在霄壤之别的对比中,感受到乡村的单纯和落寞。乡村的单纯性格,有别于另一种复杂的人性。乡村的落寞,每每让我感到喧哗之外的孤独。其陌生的体悟,总能每每激发出归隐的渴盼……

俄罗斯作家蒲宁,早在流亡欧洲之前,于1910年,发表了他的早期代表作《乡村》(中篇小说),为19世纪俄罗斯乡村,唱出了令人心酸不已的一曲挽歌。至今读来,仍具有撼人心魄的震撼性感触……

可悲的是,20世纪80年代之后至今的乡村,谁来真正地靠近它?谁能真正地体贴它?谁会真正地抚慰它呢?

谁来真正地靠近它?

至今在大半个乡村中国留守的,是鳏寡孤独的大多数,是数不尽的无奈和哀叹。而真正眷念乡土生活的,不是我们这一大群漂泊异乡的游子们,也非为着乡村成长而恪尽职守的大地守夜人,而是靠着大自然恩赐生活在乡村怀抱里的大多数……可是如今的乡村,谁来实实在在地靠近它,为着它的恩赐而感激涕零,为着它的单纯而安贫乐道,为着它的熟稔而相互体认?

谁能真正地体贴它?

体贴不是暂时性的安慰,也非为着怜悯的缘故而怀想它。而是将其一己的身心,真正地和它的喜怒哀乐,水乳交融地融汇在一起。只有当你和它朝夕相处之后,才能深切地感领它的单纯,它的落寞,它的博大……可是如今的乡村,体贴从何而来,因为留守的都渴望及早地离开,远离的都不可能甘心情愿地返乡?

谁会真正地抚慰它?

几千年之后的乡村,在酣睡了几十个世纪之后,时不时地为尘世的聒噪或浮躁所惊醒。它想在熟悉的鸡鸣声里起床,渴望在朦胧的月光下感受夏天的漫长,更渴求在身边或心里还保存着东方初民的温存和眷念……而如今的乡村,时不时地兴起盲目地攀比,忽而一阵浊流涌来,忽而一阵喧哗而去,徒留下来的清贫和滞后,令旁观者无不感慨万千。

最近四五年以来,虽然回乡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但从同龄人和长辈那里,直接听到的真相,或间接感受到的怅惘,每每让我无所适从:乡村的亲情,因为留守和离开的缘故,变得越来越淡薄;乡村的单纯,因为城镇边缘的熏染,而变得日益驳杂;乡村的教育,因为诱惑和贫乏的煎熬,而变得越来越边缘化;乡村的博大,因为城镇的挤压和逼迫,而变得愈来愈逼仄……

不论乡村未来将走向何方,世纪性的成熟如何计较,我都会在年头和岁尾之间,亲自去看看和体验我所牵挂的乡土。为了遥祭逝去的祖先,也为了慰藉自己,更为了后世的子子孙孙的希冀,因为我的根源于乡土,我的精神滋养源于这一方热土,我的灵魂皈依也和乡村息息相关。

源于此,我更希望,在灵魂深处,为乡村保留一种至深至坚的永恒眷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