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须臾或永生  

2012-07-09 09:5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短暂的是人生,永恒的是穹宇。如此悬殊的比较,古人的感慨(羡宇宙之无穷,哀吾生之须臾)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201277,晚838分。我书写的,怀想的,思索的,确证着须臾的此在。

同时,在这个星球上的其它角落,有夭折的,有超越的,有沉沦的,有解脱的……可是,我无法忘记刚刚过去的六月,它和去年的六月,来年的六月,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完整的六月,我是靠着莎士比亚的睿智拐杖,从五月走到七月,之间间隔着一个六月。11册的莎士比亚戏剧,既像是对须臾人生的诅咒,又像是对永生的渴盼。莎士比亚这个名字,真人存在与否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归之于他名下的数十部悲剧、喜剧、历史剧和传奇剧,从出现至今,虽然只是须臾的现象,却拥有着永生的魅力,在蛊惑着一颗颗喜爱它们的头脑,也在证明着永生的奇迹。这奇迹,并不是十足的谎言,而是真实的、可能的。

推而广之,即便我等如此短暂的人生,却不得不遭逢着生老病死的困扰。不单单是我们自己的,还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等。

既然生是如此艰难,活着就更不易了,更何况在生死夹缝中活得更有价值呢。

与须臾相对的是永恒,而非永生。速朽的宿命,决定了我们不得不思考永恒的归宿——永生。诚如诗人但丁所描述的,永生呈现出三种面向:悲惨的地狱、晦暗的炼狱和纯一的天堂

如果人的肉体消亡之后,灵魂不得不朝向这三种面向,不得不归类为其中之一,永生的结局就是可怖的,哪怕置身于天堂之中。第十层的地狱未必就是最最可悲的,炼狱的七重山上未必始终摩肩接踵。在此前提下,即便幸福如天堂上的诸多灵魂,各各的解脱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,因为你孪生(永生意义上的)的兄弟姐妹们,将会为种种罪愆所惩罚,自始至终得不到解脱。

哲人苏格拉底死了,可他有关永生的诘问和思考,一直在困扰着古人和今人。如他所言,

如若灵魂是存在的,而且能够永生,甚或不朽,那么短暂如须臾的人生,不论愚者或贤人,不论帝王与布衣,不论至高者与凡俗人,都不得不慎重面对。如果轮回的设想是可能的(古老的印度智慧和宗教亦如是观),赏善罚恶的铁定法则,虽然能够体现出绝对的公正,可对生命本身而言,却是最不公正的。

任何绝对的永生,任何绝对的公正,任何绝对的正义,都不能否定任何一个须臾的呼吸,哪怕它是最不可饶恕的。可整本的《圣经》,屡次或直接或间接地启示于我等,没有一种罪,是上帝不可宽恕的,哪怕它再罪大恶极。换言之,上帝不能宽恕的罪愆和罪人,自古至今还未出现过。更进一步而言,任何一种解脱或永生,都不能以任何一滴无辜的眼泪为代价,更何况此一须臾的呼吸呢。

当日子或年华,从指间无声地流逝时,这个七月和那个七月,并没任何实质性的不同。同样,绝对意义上的故乡和异乡,也并没任何实质性的差异。如果说有差别,有贤与不肖,有生与死,有须臾与永生,我们能够做到的,不是在须臾般的人生中蝇营狗苟,而是在平凡的日子之间,历数我们的美善和过失。美善的日子,一日长于百年(诗人帕斯捷尔纳克的诗句);过失的时辰,天堂亦是地狱。

此刻,窗外的夜空中,远远地传来一阵阵隐约的雷鸣声,让我想起伊朗电影《樱桃的滋味》的结尾:男主人公巴迪,静静地躺在事先挖好的坟墓里,眼望着头顶上如大伞般的樱桃树,平静地微笑着。此刻,漆黑的夜空中,时不时地隐现出一道道闪电,之后便伴随着一阵又一阵沉闷的雷鸣声,响彻在德黑兰的上空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