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果种子不死  

2012-06-21 09:17:29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: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,仍旧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结出许多子粒来。

——《圣经·新约·约翰福音》第1224

 

世纪性的白昼,当变得越来越晦暗时,我宁愿变成一粒种子,沉入泥土之中,去怀想光芒的璀璨。

在晦暗的白昼里,一切都显得格外不同。比如:

绿茵下的呻吟,变得如此低沉,盘根错节于光亮和黑暗之间;

尾随羊肠小道而去的长篱笆,逶迤于枯黄和委顿之间。那条幽林小径,曾经让诗意在光芒下流淌。可如今的驻足,却显得如此格格不入;

月色下的柔情,一度让璀璨的星空艳羡不已。可如今的星辰和苍穹之间,横亘着无限的遥远。那搏动心弦的幽蓝星空,如今在怅惘和怨艾之间,独自熬过漫漫长夜。

午夜时分,小河怀念着晶莹的清晨;垂暮时刻,羔羊的回归,暗示出返乡的夙愿,在这个短暂的世纪里,迟迟得不到兑现。

夕阳许诺给大地的愿望,由于雾霭的遮蔽,致使宁静的湖面,无法完遂数个世纪之前的怀念。这古老的愿望,久而久之,就变成了噩梦中的梦呓。

这个晦暗的时刻,让白昼变得不复为白昼,让黑夜变得如此深沉,让古老的灵感久久得不到抒发。

缘于此,我渴望随同麦田中麦子,一同洒落在田垄之间,陪伴着泥土中的蚯蚓,怀想着来年的眷念和渴盼。

可是,我不是一粒麦子。

如果种子不死,就结不出许多子粒出来,有关世纪性的绽放,又将从何谈起呢。

不论在乡土中国,还是在宁静的莱茵河畔;

不论在黄土高原,还是在广袤的西伯利亚;

不论在大别山中,还是在南极的冰川之间。

有人看着指尖死去,有人在冥想中沉入地狱;

有人拿奥义书当枕头,有人以圣经占卜;

有人靠雨露滋养灵感,有人以复活为最终旨归。

如今的人们,总是以自己为圆心,以欲求的大小为半径,来丈量这个星球,来权衡前世和今生。那些祖祖辈辈的忠告,那些鳏寡孤独的哀歌,那些无从计数的苦难,似乎都只是一阵倏忽即逝的轻风,无法唤醒麻木的昏沉。

如果说,远古的野兽,有着一颗颗野蛮的心灵;可如今的芸芸众生,却有着一个个野蛮的念头。野兽的野蛮,无非生存下去而已。可人类的野蛮,首先是从兄弟姐妹下手,然后再波及到无辜的动植物,甚至幻想着主宰整个穹宇。

一粒麦子,不论落入狭小的田垄中,还是跌落在松软的泥土上,它只是需要自由的呼吸。如果不能自由的呼吸,它宁愿沉入泥土之中,与黑暗和梦想为伴,以聆听着自己的心跳。即便眼泪干涩了,心灵萎缩了,呼吸戛然而止了,它也渴望化身为春泥,以滋养万万千千的种子,让永恒的生命,世世代代延续下去……

如果种子死了,这世界,这穹宇,这万万千千的愿望,都是有希望的。

如果种子不死,这呼吸,这生机,这千千万万的希冀,都是无从维系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