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月之殇  

2012-05-04 09:17:05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五月重生之际,炎夏也随之不期而至。

四月的羽翼,适才掠过山川渊泽,落英缤纷后的大地,便显得伤痕累累。不论冬天的伤口,如何隐蔽,如何细微,一旦置身于春天的光芒中央,再细微的瑕疵也彰显无疑了。那些过往的丑陋和粗鲁,那些残暴的扭曲和戕害,那些可怕的恐惧和死亡,随同这个五月的阅读和体验,显露出了狰狞的一面。

对残暴和恐惧而言,没有过往和当下之分。因为人类的兽性,决定了人与人之间,在危机蔓延那一瞬间,就会相互撕咬或扭打,一如诗人但丁在地狱中看到的那般。如果说过往的残暴,是粗暴的和野蛮的;那么当下的残酷,则是斯文的和隐蔽的。不可否认的是,其残忍之处,其可悲之处,其辛酸之处,无不撼人心魄。

命运之夭,不同于五月之殇。命运有大小之分,大命运之夭,是大悲剧;小命运之夭,是小悲哀。而五月之殇,在一年的眼中,却是无处不在的阴翳。眼睛目及的,经过感情的渲染,再加上疼痛的刺激,致使灵魂的喑哑,如此悠长,如此悲悯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五月之殇,却和命运之夭关联在一起。命运的夭折,并不是各各分离的,无不和佛陀所言的生老病死相关。而命定的罪愆(犹太教和基督教),如果得不到弥赛亚的启示和赎救,它更像是命运之夭的延伸或拓展。

具体到个人的疼痛,具体到人生的可悲可悯,具体到时代的滑跌或命定的衰败,人类真像是是两块磨盘之间的麦粒,任由噩梦的宰割,任由悲惨的蹂躏,任由血泪的倾轧。源于此,古往今来的伟大宗教,古今中外的乌托邦幻梦,在缓解和升华苦难的同时,在时辰与时辰之间,在日子与日子之间,在四月和五月之间,书写着一出又一出命运的悲喜剧。

可是,苦难、血泪和死亡,并不都是全然消极的。因为人类的成长,甚至生命的升华,都无不和恒久的缺憾,逐一地关联在一起。

因为有了苦难的锤炼,信念才变得如此顽强;

因为有了血泪的交织,生命才值得倍加珍惜;

因为有了死亡的考验,信仰才显得如此纯粹。

五月之殇,只是岁月长河中的一个小小涟漪。它的存在和出现,并不全是偶然的。其必然性,并不意味着一年的希冀,都是虚空的,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生命圆圈上的瑕疵,并不能够掩饰其光环之外的光芒。

而在上帝眼里,而在耶稣心中,而在基督的十字架上,任何一种苦楚,任何一种辛酸,任何一滴眼泪,都比整个世界还要沉重。与之不同的是,在儒家传统中,在道家看来,在真主赋予的《古兰经》中,对苦难的理解,对苦痛的升华,对血与泪的超越性诉求,都远远不及佛陀的一滴眼泪。所以佛陀对芸芸众生的告诫:不要杀生,是和十字架上的钉子一样,如此灼眼,却又如此刻骨铭心。

光芒永远都是光芒,赎救也只是一种方向,爱更是可望而不可及。

因为尘世间有是非之辩,有利害的纷争,有兽性的野蛮,有血腥的诉求,有残暴的可能,有野蛮的屠戮,有种族的仇恨,有宗教之间的间隙,不论五月还是四月,不论种族还是个人,生命的悲伤和血泪,永远都是不可止息的。其悲惨的呜咽,其无声的饮泣,其可哀的恸哭,便会陪伴人类左右。更荒诞的是,一部分人的笑声越响亮,越无耻,越不可理解,另外一部分人的哭声越沉痛,越无辜,越更令人难以置信。

五月之殇,意味着生命的某一种缺憾,是恒久的,是本质性的,是不能不去超越的。而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,它就是无助、饮泣和血泪,是永远的缺憾,是恒久的悲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