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掠过原野的一阵风,它来自亘古……  

2012-04-22 21:41:43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灯光下的岑寂,是悠长的,也是深远的。

一种博大的苦闷,在麦田里的禾苗中滋长着。每当赤足踩在松软的春泥上时,一种绵延不绝的生机,从眼前铺展到视野尽头。在明亮的阳光下,身心内外洋溢着充沛的生命力,在田间小径上争奇斗艳。一大片麦苗的四周,点缀着神奇的黄色和紫色。在江南,在原野,在山岚之间,季节的神奇魅力,欣喜着一对对渴慕的眼神。

当春天成长时,我们以为自然是神奇的。殊不知,神圣的自然没有改变,关键在于季节的渲染。春泥的苦闷,春日的娇柔,春水的明艳,让一切和春有关的勃勃生机,延伸着春天的恒久,好像我们第一次遭逢它一般。当一阵又一阵春风,轻柔地掠过原野时,麦苗们的纤细腰肢,轻盈地扭动一下之后,再次茁壮地挺立在麦田之上。

娇柔的晚风,并未在窗沿上停留多久,便从灯火辉煌处,掠向深沉的原野。一阵春风过处,原野上的呼吸,变得轻盈而又年轻。

你以为它是属于青春的,可它属于春天;

你以为它是属于季节的,可它属于每一年;

你以为它是属于年轮的,可它属于亘古深处……

当大地的心跳,和春天的呼吸,交织在一起时,不论你如何感受它们之间的交叉,都不会让你的脉搏有所加快。唯有当你真正地贴近大地之时,方能感受无限的神奇和恒久。这神奇,不是源于细腻的感受,也非轻轻地一握一放,而是源自苍穹深处的深深喟叹。这一深长的喟叹,仿佛源自你的灵魂深处,并于一瞬间,和静寂的万汇合而为一;这恒久,并非都是瞬间的叠加,而是自始至终的,和人类共处于瞬间和永恒之间。你以为它是瞬间的,却包含着恒久的魅力。你以为它是恒久的,却又无不含有瞬间的宿命。就像一小节麦苗,其生命力是恒久的,但夭折的宿命,却伴随其短暂的一生。当我和一小节麦苗,共处于这个春天时,季节的纯粹,业已延伸到灵之深处,于每时每刻。

在暮春的尽头,距离原野十公里之外,有一间小小的陋室。它在幻想着,于每个春天,都能回到原野之中来,并与其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每当夜幕垂临,洁白的夜灯,映照着狭小的陋室。这狭小的陋室,位于都市的边缘,在一栋楼房四楼右侧的第三间房子。面朝北方,有一扇大大的窗子。在夜色的侵袭下,透过薄薄的黄色窗帘,在陋室的一个小小角落,留下一大片朦朦胧胧的阴影。所站立的背影处,有一把破旧的椅子,位于两个书架之间。每当晚风逡巡于室内时,翻动着桌上的书页,从左边翻到右边,又从右边翻到左边,从而赋予陋室以响动,并反衬出寂静的深远。

这间小小的房子,距离原野有十公里左右的距离,是这个地球上最微不足道的,也是再普通不过的。如果想知道的更多,它还是租来的。只属于异乡人的一个驿站,而非永恒的家园。每当原野沉睡时,从这间小屋发出的微弱灯光,在都市的边缘处,延伸着春天的渴望,及其对大地的熟稔之情。更近一步而言,从这间小屋出发,到达原野深处,有无数条路径。可每当步出小屋,想回归原野时,却发现其间的重重阻碍,所遭逢的种种意外,丝毫不亚于奥德修斯(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的主人公返乡之行。

每个深夜,当大地沉睡时,这间小小的陋室窗子,所发出的灯光,像是大海边的一个古老灯塔,在召唤着浪迹天涯的船只,魂兮归来。同时,它还能在每个深夜,赋予过往的大小船只以恒久的希冀,以睿智的指引,以无限的神往。

掠过原野上的一阵风,也曾在陋室的窗沿,停留过,欢欣过,它来自亘古,适逢当下。

灯光之上的岑寂,是深远的,也是悠长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