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生的中途  

2011-09-06 08:50:19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《神曲》的首句,诗人但丁写道:在人生的中途,我迷失于幽暗的森林之中……

诗人但丁生于1265年,《神曲》的写作时间是1307年,同样印证了《圣经·旧约·诗篇》:人的一生时日是70年,那么人生的中途便是35岁。反诸己身,才发觉我也即将步入人生的中途了。每当念及至今仍两手空空,脊背便冷飕飕的,额头的冷汗随之涌现。

反过来说,即将步入人生的中途时,我得首先反思精神诉求的根本意义。或者说,我首先得明晰人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。哲学家克尔凯廓尔早在22岁时,也即在1835年的日记里这样反思到:“……关键是要找到对我而言是真理的真理,找到我愿意为之生,愿意为之死的价值、追求和信仰……

我找到了吗?如果我找到了,现在也不会如此反问自己了。如果今后找到了,我能够为之生或为之死吗?我是否又甘心情愿呢?

迈进生活的门槛之后,一股无形的激流席卷而来,把我卷入生活的洪流之中去,身不由己的无奈,压扁了一己对理想的向往。在即将没顶那一刹那,我伸手抓住一块尖锐的岩石,以免下一个浪头打来时,我还能看到碧蓝的天空。这牢牢的攀援,赋予我探身渊深的勇气,以求更加顽强地好好活下去,并且不忘生存的每一次羞辱或每一个考验。当我克服风霜、浪涛和虚空之后,才确信我可以安稳地靠近岸边,在大海的尽头自由地来去了。一个秋日的傍晚,在满天的霞光下面,目极海天之间的地平线时,才意识到我的整个未来,在于接下来的升沉起伏,在于之后的风雨无阻,在于人生中途之际的拼搏和执着。

或者说,在我即将没顶那一刹那,我明明知道岩石的尖锐,足以划破我的双手,让我承受不了那一瞬间的疼痛,而将不由自主地坠入冰冷的海水之中。可一旦抓住岩石之后,求生的本能和勇气,克服了来自肉体的锥心疼痛,让我坚信可以活下来了,并能在下一个黎明的曙光乍现时,能够再一次瞥见,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……

每一个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呼吸,都不会延耽生存的机遇,及其对存在意义的诉求。

首先得活下去。活下去的前提之一,不是苟且偷生,也非仅仅为了苟延残喘,而是在活出最低尊严的同时,赋予生命以不同于寻常的深度。也就是说,不是在平面上去比较或竞逐,而是深深地进入自我之中,去探寻人性的幽邃……亘古至今,人类即使可以测度视野尽头的银河,又能够把构成宇宙的各要素分析得异常透彻,但对人性本身的认识和探讨,却并没有比我们的祖先深刻多少;

其次是有意义地活下去。单单活下去还不够,仅仅停留在肤浅的人性探讨上更是耻辱的。要想赋予每一个有缺口的器皿以恒久的可能,我们必得诉求生命意义的升华。生命的意义,存在的意义,都不可简单地等同于生死二字。先哲庄子所言的“视生如梦”,已被之后的无数血泪所证明,人生并非都是一场美梦,也有难以想象的诸多世纪性噩梦;“视死如归”,所凸显的睿智和大勇气,有智慧的,也有盲目的撒手。活下去,并不需要去完全参透生死,而是在执着于生的同时,让生命的意义得以突现,从而去启迪他人和世界;

最后才是活得有价值。顽强地活下去,并有意义地去坚持,并不意味着这样的生命是有价值的。价值属于终极范畴,和意义有着实质性的不同。一种无私的追求是否有价值,平凡的人生是否有意义,并非自己能够说了算数的,或者世俗标准所能衡量的。价值的追求和实现,和终极思考关联在一起。大智慧是有意义的,如果和终极价值没有任何关联,谈不上是有意义的。反之,如果终极价值禀有大智慧,那它就具有绝对意义了。

即将步入人生的中途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不过是顽强地活下来了,并能够有意义地执着于生。至于是否活得有价值,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路程需要去跋涉。人活着,不能单单为生与死所局囿,还得去超越生死,并能够赋予短暂的人生以意义,以价值,以无限的超越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