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之歌  

2011-08-22 11:34:31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夜晚贴近窗子之后,生活方从耳畔走远,心灵才在灯光下,全然地敞开自我。

有时候,我们习惯了以自己这个点,去了望这个世界,总会不由自主地去面对人与事,以经验,以知识,以价值观,以心灵的感受……在维系我与世界的关系时,自我的一切一切,都难免片面化,甚或为自我所局囿。理智总以为,自己足以了解了生活,洞察了人生,参透了这个世界。可事实是,在穹宇的了望下,在一滴水看来,世间万物都不过是组成寰宇的一粒微滴,既不是不可或缺的,也不是微不足道的。至大,或者至小,都不足以形容一个人,都无法概括一段完整的人生,都不能够穷尽漫长的精神苦旅。

人,能否像一滴水那样,在遇到悬崖峭壁时,可以形成瀑布;在狭窄的山隘之间,是涓涓的山间溪流;在港湾的尽头,是微风拂过之后的一阵涟漪。

每一种价值都不是绝对的,也不是任何层次都是相对的。肯定一种信仰的同时,不能抹杀其他的信仰;否定一种残酷时,不能否定全部的深渊……而在现实中,面对暗沉的黑暗时,总误以为黎明的曙光是虚幻的,哪怕延续一千年之久的黑暗之后,朝霞依旧满天;更可怕的是,人类总是受乐观的愚弄,为进步的幻想所蛊惑,以为时光可以抹平一切,不论过程中选择卑鄙还是选择正义。哪怕脚下的前半步就是深渊,意志还会笑着一脚迈出……

否定了不应否定的,是我们的全部不幸所在;

肯定了不该肯定的,注定了我们终将无路可走。

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代表作《罪与罚》一书的结尾,通过主人公拉斯科尔尼科夫的最后一个梦境,预言了现代“诸神”的黄昏,及其人类之后几千年的命运。不论这种预言是间接的暗示,还是直接的点拨。每一念及这一可怕的预言,就会想到人类面对的一个个十字路口:每当我们走到十字路口时,向后看,是无涯际的黑暗;向前看,是无止境的朦胧;抬头看见的,还是那个空洞的苍穹;踩踩脚下,依然是坚实的大地;向左瞥一眼,瞥见的是昏沉;向右瞧一下,瞧见的是黯淡。

自人类出现至今,危机出现了多少次,拯救也会随之萌生多少次。危机不是末日,而是一种希冀,在预言生命的威胁同时,也在昭示一种更为明亮的希望存在,所以人类才会绵延至今;同样,拯救也不是希望,而是一种危机,在暗示威胁的希望同时,也在启迪一种更为可怕的威胁存在,所以人类才会如此不幸。

人类不能单单为面包而活,因为面包只是生命的起点,只是呼吸的存在前提之一。如果把手段当作终极目标,就会让人类为面包的欲求所窒息。因为欲求的满足带来的沾沾自喜,只能让灵魂的呼吸,停留在世界的表面,而无法真正地贴近自己。如果灵魂只能附属于欲求,为欲求所主宰,灵魂就不是灵魂,也无法恒久地盘踞于生命深处,为呼吸所仰赖。当心灵偏离了方向,呼吸就有可能全面地堕入虚空,直至最终的全然崩溃。

夜的歌吟,就像新世纪之初的悲歌。在悲悼生命的不幸同时,也在祈求一种希冀的垂临。人类不能把希冀寄托于自身,就像黑夜不能依赖于黑夜一样,否则黎明只是一种设想,曙光更是无从谈及。人类在属意于呼吸的同时,需要从生命深处,去呼应一种至高的召唤。在呼吸之外,在生命之上,有一种外在于生命的至高存在,它既不是想象的拔高,也不是人为的虚拟,而是一种心灵的对应存在。你感觉它是真,但它不是最真;你判断它是善,但它也不是至善;你认为它是美,但它也不是大美。如果它是真善美的集合体,那它什么也不是。它存在着,心灵可以感受到,可以通过理智去判断,更能够靠直觉去把捉。夜是它的万千化身之一,歌吟是对它的响应,悲悼是对它的召唤。

在黑夜歌唱,不是唱给耳朵听,而是向善感的心灵倾诉,倾诉一种不能自已的热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