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与死的困惑  

2011-06-08 21:59:16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晚,看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代表作《死屋手记》之后,已经十一点多钟了。为了清醒一下疲惫的头脑,趁着朦胧的月色,来到街头的十字路口散步。

虽然时间接近子夜了,可马路上的往来车辆,还是熙来攘往的,和晚上六七点钟似乎没有多大的区别。由于路灯的缘故,再加上霓虹灯影的闪烁,头顶的残月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,好像将要远离我们这个星球一样。站在十字路口,一支烟抽完之后,我的思绪不但未能平静下来,反而由于生与死的困惑,变得茫然无措……

两千多年前,释迦牟尼曾经为了解脱众生的苦难,他抛弃了世人孜孜以求的一切荣华富贵,来到森林里禁欲修行,曾苦苦地思索过很久很久。一刹那顿悟之后,他便豁然开朗,因此创立了佛教。佛陀领悟到,众生的生老病死,一切苦恼皆源于贪嗔痴。要想止息苦难的困扰,唯有“八正道”方能解脱,才能实现最后的涅槃;继佛教之后,耶稣在犹太教的基础上,带着天国的福音,登山训众。并以其纯洁的信仰,把弥赛亚的赎救愿望,带到了人间。在经历一系列的残酷考验之后,最后被人类无情地钉在十字架上。人子的这一象征性牺牲,成就了之后的基督教;耶稣死后的第六个世纪,先知穆罕默德秉承真主阿拉的赎救宗旨,在圣城麦加,向人们口述《古兰经》的内容,为阿拉伯半岛的人们,摆脱古罗马和波斯的统治,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,之后便形成了强大的伊斯兰教。从创立之初至今,在欧亚非三大洲,葆有强大的生命力……

为了改善生命的困境,各种古往今来的大大小小宗教,都曾不同程度的做出过自己的不朽贡献。与之相类似的是,人类也曾在伦理、审美和精神领域,为超越生命和时代,做出了各自应有的贡献。正是这不同的努力汇合在一起,才有今天这种文明现状。当人类为着所谓的进步沾沾自喜时,作为一个生命个体,时下人对进步的感受,却并不那么乐观。因为:

在我们这个时代,当权力无所不能时,腐败和不公,仍潜在地左右着这个世界,虽然只是相对的;

善的力量仍很脆弱,在我们这个时代,因为它无法对抗欲望的蛊惑或利益的诱惑;

曾几何时,信仰作为一种纯洁的力量,不但能够纯洁大多数堕落的灵魂,还能集真善美于一身,让人们对其坚信不疑,虽然不是全部的。可我们的时代呢?信仰早已由首先的,变成了最后的

在繁荣的假象下面,我们一度误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。每当夜幕低垂,黯淡的背景启迪于我的是:我们不但未能更进一步靠近天堂,反而仍在地狱深处徘徊着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有人说,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死屋手记》,是他所有作品里是最柔和的。联系我们的时代现状之后,再来联想这部作品时,就可以知道一个世纪之后,曾经的死屋,却演变成了遍布苏联,乃至全欧洲最为恐怖“古拉格群岛”。而在1890年,著名俄罗斯作家契诃夫,穿越西伯利亚之后,在流放犯集中地——萨哈林岛上,见识了专制制度的无情和恐怖。五年之后,也就是1895年,作家写出了著名的《第六病室》,强烈控诉专制的时代和统治,对人性的扭曲和扼杀。从小小的死屋,到集中地萨哈林岛,再到遍布欧洲心脏的劳改营和集中营。由此可见,在不到两个世纪的时间内,在人性的改善方面,人类不但未能有实质性的进步,反而大大地退步了。

当天边的残月西斜之后,一阵微风拂面而过,我也应该回家休息了。虽然人类不能极度的悲观,需要对人性保留矢志不渝的希望。但时下的生命困境,及其相应的精神惰性,仍然让我对生与死产生莫名的困惑,就像当初释迦牟尼、耶稣和先知穆罕默德一样。可后来,他们豁然开朗了。可我呢,在呼吸停息之前,能够有所顿悟或解脱吗?我不奢望一个人的解脱,而是芸芸众生的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黯淡的夜色,静静地笼罩着大地,让人徒增一种莫名的怅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