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暴雨之后  

2011-06-19 12:59:51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夜暴雨之后,清晨的悦耳鸟鸣透窗而过,在耳畔萦绕回旋时,才朦朦胧胧地睁开睡眼,骤然觉晓窗外业已曙光乍现了。

昨天傍晚,铺天盖地的暴雨笼罩了一切,那时候我正在去赶公交车。马路上业已积水很深,飞驰而过的大小汽车,激起的两道水流,从不顾及路边的行人,飞溅在路旁的行人身上。除了抱怨暴雨至大之外,行人们对疾驰而去的车辆们抱怨不已。

暴雨是天灾,既可以适当的回避,又可以早早地提醒。另外的是,那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天灾,比一切瘟疫和战争还可怖。比这还恐怖的,是人类的自私天性。自从人类诞生至今,为了克服自私的天性,自律的伦理出现了,家国之情产生了,超越自我和家国的信仰创造出来了。即便如此,以自我为圆心,以婚姻纽带维系的家庭,以血缘关系维系的家族,以共同利益维系的共同体、社会和国家,以肤色为标志的种族,以信仰为宗旨的宗教团体,为了一己之私,不惜把自己的幸福、壮大和宗旨,建立在他人的不幸基础上。于是,出现了家庭之间的纠纷,出现了家族之战,出现了国家之间的纷争和敌对,出现了种族的异己阴影,出现了异教徒的称谓、标志和大面积的迫害,从古延续至今,从未中断过……因为自私导致的矛盾、冲突和屠杀,长达数个世纪,直到如今仍未得到和解。值得一提的是,并非所有宗教和信仰都是自私的,也有例外。比如真正意义上的佛教,比如纯粹的基督教(而非世俗的基督教),比如“爱人如己”的生命哲学等。

因为暴雨及其种种危机的凸显,我想到了死亡的威胁,及其生命的超越。

去年夏天,一个下着滂沱大雨的夜晚,我撑着一把雨伞,独自徘徊在大小街道之间。本以为,穿越两个街道和两条马路即可到家,谁料走了很久之后,还未找到家的方向。抬眼望去,昏暗的苍穹下,我无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点,任何一点自然的威胁或人为的灾难,都可以在瞬间之内将我席卷而去。就像帕斯卡尔(16231662,17世纪法国著名的数理学家、哲学家和神学家,代表作《思想录》)所言,在我们与地狱和天堂之间,只有生命是这两者之间的,它是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。

接着他在另一处又启迪我们,人的全部尊严和优异之处,在于他/她是为思想而生的。设想一下,人的一生不知道要遭逢多少生老病死的困扰。如果他既不知道来自何处,死后去向哪里,活着为了什么,人是不愿意苟延残喘的。或者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伊凡·卡拉马佐夫那样的质问,如果世上没有上帝,人为何不能为所欲为呢。因为思想的出现,为了思想的尊严,为了索求生命的意义,亘古至今,人类在一切天灾和人祸面前,既没有奴颜婢膝地讨饶,也没有屈服于死亡的威胁,而是以其纯洁的努力和突破,实现了生命的最后升华。

往昔的某一个阶段,因为思想的尊严,因为存在的澄明,因为灵魂的高洁,死亡的威胁淡化了,虚无的阴影后退了,自私的天性内敛了。而我们这个浮躁的时代,这个唯利是图的社会,思想的力量得不到凸显,存在变得暧昧不明,灵魂渐趋堕落,这一前提下,死亡的威胁又重新露出狰狞的面孔,虚无的阴影笼罩着一切,自私的劣根性更是大行其道。值此之际,我们不但要克服自然的灾难,更要克服生命自身的缺陷。须要认识到,人类新建的巴别塔,眼前的重重幻影,内心的自私和欲求,都是虚假的,经不起死亡和诱惑相继考验的。更进一步而言,一方面得澄清死亡的威胁和虚无,另一方面得证明生命自身的纯粹和坚强。否则,一切的努力,都无疑是西西弗斯式的劳作,永恒的徒劳,永远的无意义。

帕斯卡尔这一句话,也好像是警醒我们的,尤其在这个盲信的时代:认识上帝而不认识自己的可悲,便形成骄傲。认识自己的可悲而不认识上帝,便形成绝望。

暴雨之后,我仅仅想到了自私和死亡,尽管天空的阴霾业已散开,鸟儿的啁啾依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