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旧地重游  

2011-06-12 21:12:48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深夜醒来时,一道闪电之后,紧接一阵雷声。不一会儿之后,噼里啪啦的雨点,急骤地敲打着玻璃窗户,且在天地上下恣肆着……

早晨九点多钟醒来时,天空中的层层阴霾业已散去,明亮的光线透窗而过。趁着天晴,我下午去了西湖畔的茅家埠。

由于连日来的暴雨,西湖的湖水涨了不少,四周的远山近水,或绿树浓荫,也因此明净了不少,令凝望的眼神倍感惊喜。眼前的蜻蜓飞得很低,很少见的蟾蜍也四处活动,却并未减却四周游人的雅兴。

站在湖畔,凝望着清澈的湖水,一种怡人的感觉油然而生。宁静的湖面倒映着天空的云朵。不远处的一大丛芦苇丛,成了野鸭和家鹅的栖居地。野鸭的飞翔,家鹅的悠闲游弋,三两只游船,令浮躁的思绪顿时平静了下来。

在我以往的随笔中,经常提到一个宁静的所在,它偏居西湖一隅,既不是我眼前的这湖水,而是离此湖畔不远处的一大片茶园。茶园的背面,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,面前则是一汪浅浅的小湖。每当我远离都市的喧哗时,都会来这里散散步,呼吸一下新鲜的泥土气息。站在茶园的最高处,既可看见远处的层层山岚,还能俯瞰低处的湖泊,就连天空飞鸟的鸣啼,也似乎和周遭的山水融为一体。实际上,在茶园中央,经常听到的不是飞鸟的婉转鸣啼,而是四处鸟儿的悦耳啁啾,一会儿这里唱起几句,一会儿那里回应几声,令人心旷神怡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大半年以来,我很少来这里了。也许我去看了更具魅力的龙井村,穿越过更茂密的丛林,甚至真正的西湖,也比这一汪浅浅的湖泊要具魅力。可每当我厌倦都市的繁华时,这里的景色和熟稔,常常在我梦里出现,不论在故乡还是他乡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这里离曲院风荷的景区很近,虽然我周末常常来曲院风荷景区,凝望倒垂的柳条,聆听众鸟的应和,时而还来这里散散心,可我却很少来这里旧地重游。

上周我去上海出差,当我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中穿梭时,当我乘地铁在地上地下奔波时,当宁静的思绪跟不上匆忙的脚步时,我突然间怀念起杭州的宁静生活。相比其它都市而言,杭州的西湖,及其西湖四周的山山水水,以及都市之中的树林、园林和茶园,似乎只有桂林的山水或扬州瘦西湖的亭台楼阁可以相媲美。2007年我刚来杭州工作时,每个周末都会逡巡于山水之间,以感受山的厚重和水的轻盈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每当我置身于泥土的芬芳气息中时,一种情不自禁的归隐之念,就会像十年八载难得一遇的宿醉一般,纠缠我几个月。虽然现在的年龄不大也不小,突然萌生归隐之心,实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,就连我最好的几个亲朋好友,也难以想象我会萌生此念。如果说真正的原因,也许我自幼来自大山的怀抱,再加上河水的哺育,使我从小到大,不论置身何处,都对山水怀有莫名的亲切感。

当我从茶园里走出时,在小小的湖畔,偶然碰到两个年轻的画家在野外写生。一个画家在画湖里的睡莲和高高的天空,当我经过他的身边时,他正在给画作上色。正当我转过一个弯时,恰逢另外一个画家,刚刚完成画作,画的是湖畔的小路和一道篱笆,当画家转身那一瞬间,我已经把这幅画作,牢牢地记在脑海里……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,艺术的永恒魅力在于,它往往在作者或艺术家不知情的前提下,其作品会引起读者或观众的共鸣。如果一个艺术家过于在乎外在的吸引力和评价,他们的艺术作品往往会经不起岁月的考验。诗人布罗茨基也曾说过,诗人和作家,乃至艺术家,创造出艺术品之后,其作品今后的命运,就像大海中的“漂流瓶”一般,不知道要经过多久的时光,才能被世人发现、欣赏和传诸后世,甚至也有可能从此湮没不闻。

旧地重游,我似乎感受到了大地的亲切,以及心灵对永恒艺术追求的向往之情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