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等待,等待……  

2011-03-22 08:49:16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静坐在台灯下,夜晚业已睡思昏沉。

在等待时,青春溜走了,岁月也擦肩而过,即将而来的是飘渺的死亡。

   

当时光断裂时,我既不刻意攀高,也不轻易下坠,我只是渴望:人的一生,都是在沿着永恒的阶梯,永无止境地去攀援。哪怕攀援的代价,是粉身碎骨的跌落。

   

当我轻轻地放下笔,关掉台灯之后,眼前一片昏暗。双手在洁白的纸张上摩挲时,我试图通过手指的触碰,去感受纸张上的力度、深度和高度

这张洁白的纸张上,当一无所有时,我只能隐约到感受到混沌的穹宇;

当纸张上,写上了几个字时,我能猜测出意犹未尽的几个字,以及字迹背后的万千感慨;

当纸张上只写了半页,约略地透过手指,我愿意,尽可能地去贴近温柔的心灵;

一页纸,两页纸,三页纸,甚至一大叠纸,上面写满文字时,我可以明显地感受到,文字背后的辛酸,就连字里行间的期冀,都隐隐约约地呼之欲出。

   

可是,今夜的笔和纸张,在岑寂的抚慰下,是如此孤独。就连手指的触碰,都能激发出莫可名状的孤寂感。一会儿之后,我仿若沉浸在纸张的世界之中。笔在纸张的旁边凝望着,试图以其无尽的倾诉去召唤,召唤亡灵们归来。不是从虚无缥缈的冥界,不是从但丁的地狱中,而是从深夜中去召唤,以永恒的名义。

童年的亡灵,轻盈地走来;少年的亡灵,欢快地走来;青春的亡灵,蹒跚着走来;至今的亡灵呢,我四处求索,却一无所寻……

时光断裂了,少女的清纯迷失了,时代的喧嚣怒吼着,大地裂为一道深深的鸿沟,而我们,却是那群游走在鸿沟边缘的亡灵们。

我们误以为,一直寻找的是“天国花园”,可大多数人走在非尘世的道途上,逡巡于黑夜之中。

   

事实是,我的面前只有一张洁白的纸张,一支轻柔的笔,一双布满青筋的手。

困惑于岑寂的考验,久久地无法挣脱。当我打开台灯之后,眼前一片洁白,睡思顿时一扫而尽。重新拿起笔之后,诸多灵感拥挤在笔端。

写下一个短句之后,黑夜便走开了。标上一个逗号,亡灵们又倏忽而至。

停顿一下时,我瞥见了左手手背上的沧桑。就连握笔的右手手指,也显得局促不安,就像第一次去牵初恋情人的纤手一般。

有了台灯的陪伴,有了纸和笔,有了永恒的渴盼,有了信仰活水的浇灌,时代的鸿沟边缘,一棵摇摇欲坠的小树,开始慢慢地端正起来。期待一个世纪的睡梦醒来之后,小树的枝叶,重又绽放出一树新绿,哪怕我们渴望的春天姗姗来迟。

   

等待,等待,是等待生命的复苏,还是等待死亡的阴影不期而至?看到了眼前的灯光,仿若看到了婴儿的微笑。

希望亡灵们走开,哪怕一个春天。即便一生之后的无尽光阴,全都和永恒无关。可今夜,我却设想了无数永恒,从童年的亡灵到至今的亡灵。

今夜的等待,在纸张上苏醒,在纸张上死亡。缘于此,亡灵们来了又去……

 

 

 

2011321日深夜,初稿于杭州陋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