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月的寒冷  

2011-02-14 16:26:33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阳历都二月中旬了,寒风还是一阵紧似一阵。

飞舞的雪花,容易让人误以为现在还是严冬。事实上,现在应该是春天了,可春天的感觉一点都没有。不论是江南,还是全世界的其它角落,都在经历着气候变迁带来的不适应。

如果按照公元纪年,二十个世纪过去了。两千年,满打满算,相当于二十个人以上的相继叠加,而且还是相对圆满的人生。可在生命的长河里,一个人的短暂一生,无异于一滴水。这一滴水,是无声地融入大海,还是能够在溪流之中见证阳光的温暖,都是值得人思考的。生命,不是一天又一天的重复,也非白昼与黑夜的交替。生命是呼吸,是投入,是各种琐屑的磁场,也是宇宙、自然和社会(东方思想传统中的天地人)的光影。同样,它既是恶的牺牲品,也是善的见证。

站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,你会想起森林中的一草一木,想起湖畔的涟漪,想起银河里的璀璨群星。可你自己,站着是一个鲜活的呼吸,能够像向日葵一般,跟随太阳俯仰天地。一旦停止了呼吸,你躺下的范围不过五尺见方、一尺见宽。更可能的是,一阵风就可以把你扬起,从有到无……《道德经》:“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”。从无到有,从有到无,既可以无限地循环,也可以辩证地诡辩。有与无,启迪于我们的是,它不是生命的轮回,也非呼吸的嬗变,而是生命意义的一次次催生。消失的只是外在,停息的只是呼吸,但这并非意味着生命终是虚无一场。有位哲人这样说,人类存在的意义,在于对不朽的信仰。如果没有对不朽的信仰,人类就会自相残杀,甚至更为堕落。

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其巨著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中,借主人公伊凡之口,提出一个至今仍令人困惑不安的亘古之谜“如果没有上帝,人是否可以为所欲为。”如果缺乏神性之维,缺少一个不朽的典范,道德和律令不足以约束人的为所欲为。在十足的贪婪和疯狂面前,道德感的强烈与微弱,禁不起诱惑的考验。严密的律令,把恐惧和约束作为前提,以维持社会的稳定,从而避免手足之间自相残杀。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,所谓的道德规劝,所谓法律约束,所谓的社会契约,所谓的言传身教,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性的贪婪和血腥,它们都只是一种相对有效的补充。或者说,道德和律令,只是人类不得以而为之的补救手段之一。如果有不朽的信念,如果良心因为罪恶而产生的沉重负疚感,如果罪行和丑恶得到合理的疏导,罪行和死亡就不会如此触目惊心!更可悲的是,人类一次次以死刑来遏制罪行的蔓延。从基督教的角度来说,一个罪人是没有权利审判另一个罪人的,更何况一个充满罪恶的社会呢?死刑和判决,及其作为补充的陪审制度,都是人类匆忙的决定,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武断行为。要想真正地遏制罪行的蔓延,必须在人的心灵深处激发出道义感,并产生敬畏生命的伦理观,从而培养出纯洁的信仰。

具体来说,他的善行和恶行,不是单单为了自己,他要对其负责的是高于生命之上的不朽。义举是不朽的见证,恶行是不朽的缺席。一旦犯下罪恶,他受到惩罚的不是人身自由的限制,甚或生命遭到威胁。真正的惩罚来自内心,因为犯罪的那一刹那,野蛮的血腥,或者贪婪的念头,或者道德感的让位,都是由于人性的缺陷战胜了神性的克制。犯下罪行之后,他会陡然感到不朽的缺席,从而失去了人性之间的正常维系,结果产生一种沉重的负疚感。唯有内心的幡然悔悟,才能减轻罪行带给内心的挤压,从而萌生出解脱罪行的渴望,以实现灵魂的复活。

二月,应该是坚冰融化的季节。当寒冷还在冰层上肆虐时,春天的复苏还有待时日。希望千年之后的第一个十年,严寒不再延续下去,让温暖早日回到人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