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花飞扬的黄昏  

2011-01-20 17:04:25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喜欢朦胧的黄昏,更喜欢雪花飞扬的冬日黄昏。

连续下了三个白昼的大雪,至今没有丝毫停歇的征兆。由于白天埋头于工作,夜晚由于畏于严寒,不敢在大雪纷飞的苍穹下漫步,只有黄昏这个时刻,才能在迷离的路灯光影下,来感受雪花飞扬的飘逸……

在黄昏和夜晚之间,漫步街头的心情是轻盈的。在一天忙碌下来之后,黄昏下的光与影,点缀着苍茫的世界。由于雪花的飞扬,透过树枝的灯影斜照过来,迷离且朦胧。抬头望去,那些轻盈的雪花,时而翻飞着,时而飘散着,悄无声息地妆点着眼前的一切。

此时的雪景,使我想到的,不是贾宝玉踏着白雪去栊翠庵的妙玉处讨一支红梅的情节,而是想到了月夜下林黛玉的卓绝诗情。少时读《红楼梦》,在贾母生日的当晚,在皎洁的月光下,林黛玉和史湘云来到荷塘边对诗。史湘云即景联出一句:寒塘度鹤影,林黛玉沉思了片刻,对出一句:冷月葬花魂冷月寒塘花魂对和鹤影。林黛玉和史湘云的才情,在花魂对和鹤影的对比下,差别有如霄壤。鹤影,是眼前景物。鹤影的飘逸和卓绝,似乎和史湘云的豪爽性格和洒脱性情相去甚远;一曲《葬花吟》,点出了林黛玉的敏锐和悲情。此花魂,是林黛玉自身的总结,而非眼前之景物;或者这样理解,林黛玉总能在不同情境下,感受到自己的孤傲性情。荷着香锄去葬花,也是林黛玉感同身受的一种独特体悟。一句:“侬今葬花人笑痴,它年葬侬知是谁”,便预言了林黛玉泪尽而逝的悲剧命运……作为一个极具诗情的女子,林黛玉对死亡的想象也是别具匠心的,即便死亡,也得是花魂的坠落,而非仙鹤般的世俗臆想。是香丘一处,而非土馒头一个。

同时,我又想到了爱尔兰著名小说家乔伊斯《死者》的结尾:

玻璃上几下轻轻的响声吸引他把脸转向窗户,又开始下雪了。他睡眼迷蒙地望着雪花,银色的、暗暗的雪花,迎着灯光在斜斜地飘落。该是他动身去西方旅行的时候了。是的,报纸说得对:整个爱尔兰都在下雪。它落在阴郁的中部平原的每一片土地上,落在光秃秃的小山上,轻轻地落进艾伦沼泽,再往西,又轻轻地落在香农河黑沉沉的、奔腾澎湃的浪潮中。它也落在山坡上安葬着迈克尔·富里的孤独的教堂墓地的每一块泥土上。它纷纷飘落,厚厚的积压在歪歪斜斜的十字架上和墓石上,落在一扇扇小墓门的尖顶上,落在荒芜的荆棘丛中。他的灵魂缓缓地昏睡了,当他听着雪花微微地穿过宇宙在飘落,微微地,如同他们最终的结局那样,飘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。

如果我来设想自己的诗意般死亡,那我渴望死于一个飘着雪花的冬日黄昏。可以像庄子那样“视死如归”,但不能认同他的“视生如梦”。

死亡并不是都是残酷的,它预示着生命到此可以终结了。生命的有限,激发出对永恒的无止境渴求,及其相应的努力。即便生命会遭遇这样那样的生老病死,但生命只有一次,是唯一的,也是不可重复的。前生后世的造化或超升之说,只能欺蒙现实的人生。为了不辜负生命的恩赐,每一个呼吸的持存,不在于前世的造化,也非为了图谋来生的超升,而在于现实人生的升华。至于死得“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”,都是次要的。

作为生命的最后一次终结,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性情或生命的旨归,设想出最为平凡的死亡方式。至于死后的情景是不堪,是凄凉,是冷落,是虚假的热闹,都是次之又次之的。天才的莫扎特,是在一个大雨的清晨被草草埋葬的;赫赫有名的巴赫,死得悄无声息;孤独的梵高,死的更是凄惨至极……结果呢,几百年之后,他们的不朽反而愈益显著。相比之下,那些驾鹤西归的平庸想象,只能反衬出死亡的苍白底里。

走在苍茫暮色下的街头,轻盈的雪花漫天飞舞,是落在美丽的江南,落在广袤的草原,落在白茫茫的北方平原,还是在一个角落里独自旋舞,都将会诗化这个贫乏的世纪之初……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