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手记(十)  

2010-07-21 15:55:47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这个地球上,我们确实只能带着痛苦的心情去爱,只能在苦难中去爱!我们不能用别的方式去爱,为了爱,我甘愿忍受苦难。我希望,我渴望流着眼泪只亲吻我离开的那个地球,我不愿,也不肯在另一个地球上死而复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俄)陀思妥耶夫斯基《一个荒唐人的梦》

 

前几天,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又回了安徽老家一趟。

在窘迫的生存状态下,无论我怎么辗转腾挪,怎么消极地持守,怎么无奈地回避,可结果,还是无法完完全全地摆脱生死的困扰。一直以来,我所渴望的平静心态或顺遂的前景,随着时光的流逝,仿若成了若隐若现的烛火,引领着我去穿越昼夜晨昏。

可真的拥有了平静的心态,我又能怎样呢?无非是在面对人世的倾轧时,能够冷静地站在一边,消极地观望尘世的生存角逐。更进一步而言,在我写作时,能够免去狭隘的意气之争,令文字变得冷漠或淡定而已。事与愿违的是,一旦文字被剥夺了生命的气息,或者坦诚的直率,所谓的深邃或洞见,又怎能祛除真实的愤懑或不平。不可否认的是,真正的写作或聆听,必须摒除意气的激烈和偏执,方有可能摆脱一时的褊狭或刻薄。仅仅如此,生命就能够实现真正的上升吗?

与之相关的是,我在总结自己的思索时,撇开了一些生命的直观和片刻的感受。那须臾即逝的凝视,那怦然心动的触动,那不能自已的感激,犹如宿醉一般,盘踞在内心深处,久久挥之不去……当夜晚,你踟蹰街头时,一阵细雨拂面而过,积压在心头的愁绪顿时荡然无存。你再一次看到高远的苍穹,踩一下坚实的大地,一阵阵生命的涌动,均可盖过日常的烦恼带给你的全部不安。就连生命的诸般苦恼,亘古至今的永恒疑惑,随着生命的幡然醒悟而有所缓解……不论生活如何坎坷,我自始至终都渴望拥有一对心灵的眼睛,在黑暗中看见光亮,在光亮处看到昏暗;在希望中看到绝望,在绝望里发现希望的光芒。

所谓的顺遂,又意味着什么呢?外在的荣耀、幸福和安逸,能够免去生命的苦杯吗?如果真的如此,屈原就不会“天问”。列夫·托尔斯泰也不会待外在圆满之后,陡生虚妄的困惑。不会为了摆脱幸福的围拢,一次又一次的徒劳挣扎,直至最后的出走……

不顺遂,不是同样能够锻炼出纯粹的歌吟吗?想象一下葡萄牙诗人佩索阿,在灰暗的生活氛围下,他那敏锐的触觉和恢廓的内在视野,为其描绘永恒的不安提供了真正的助益;在惊恐的威逼下,卡夫卡不也是写出了一个世纪的不安之书。同样可贵的是,他在描绘、提炼和总结世纪的不安时,展示了人性的堕落或上升的无限可能,这不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穷尽毕生精力所探讨的吗?谈及陀思妥耶夫斯基,想象他那可悲的一生经历,命运的筛子在扬弃粗鄙外壳的同时,为未来的世纪保留下了饱满的种子,这还不足以启迪我们?!

外在的坎坷和不幸,在剥离多余的依附同时,为我们展示了生命的纯粹力量。就连洁白的底里,也在满目疮痍的粗糙面孔下面,隐现出了逼人的光芒,这是画家梵高的世纪性启迪。

与其去侈谈一个群体的拯救,一个种族命运的改善,一个民族地位的崛起,以及全人类的得救,不如从我们自己做起。从灰暗的生活入手,不是逃避,而是面对;不是消极地退避,而是积极地担当;不是一个人的无限圆满,而是一个人的相对改善。有了一个个体的持守、提升和得救,才会葆有一个群体的永恒希冀!否则,所谓的解放或拯救均是无从谈起的。

当死亡再一次展示它的狰狞面孔时,我们是像老子所言的水一样顺其自然,还是以十字架的顺从克服死亡?是像一样选择消极地回避,还是以伊壁鸠鲁主义去对抗死亡?是一个人的悲壮持守,还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无限化解……

当我想到这些时,形形色色的忧患并未远去,那些对生老病死的困惑和超越,依然盘桓在心底,我们得像精神前辈或世世代代的祖先一样,勇敢地去担当,而非消极地逃逸,靠陈旧的安慰来自欺欺人。在这个天灾人祸频任的地球上,全部的悲哀和罪愆,并非都是前定的,也决非如个别哲学家所言,是前生后世注定的。没有悲哀,也就没有幸福;没有罪愆,也就没有所谓的超越性努力,更无从提及真正的解脱。只要有呼吸,只要有生命的衍生和拓展,沮丧和希冀都是并存的。当乌云遮天蔽日时,我们要相信云开雾散之后,还有灼人的烈日,还有化育世间万物的光与热,还有一次又一次的萌生或寂灭。

须得告诫自己:不要奢望未来的改善,不要期待天国的垂临,真正的光芒在人的心灵之中。即便生命遭遇一次又一次的的酷烈考验,须要明白:这就是生命本身。没有苦难和解脱苦难的努力,生命不成其为生命。明白此理,再沉痛的打击,再灰心的沮丧,再残酷的死亡,都会在永恒的光芒下面,像坚冰一样即刻融化。

窗外的白昼还是昨日的白昼,喧嚣依然在耳畔回旋着,内心的忧伤和希冀一样绵延着。这个下午,我虽未能穿越生与死,但我看到了生活的本相,命运的底里,还有绵延不绝的生命长河。

当天空掠过一阵飞鸟时,我仰望的不再是飞鸟之上的苍穹,而是深深地逼视自我的内心,不再愁眉不展,不再长吁短叹,不再痛定思痛,而是多了一种绵长的怀想和踏踏实实的坚守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