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友人相处的几天  

2010-04-07 09:24:06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借着假期,好不容易和一位好友约好,回黄山了一趟。

42日,我晚上八点多钟提前到了。在昏沉的夜幕下,我穿梭在那些熟悉的旧地之间。无论熟悉的教堂尖顶,还是穿越整个城市的新安江,都没能唤起我对往昔岁月的回忆。在这个有些陌生的新面孔面前,我也经历了缓慢的改变。在两种陌生之间,我见到了一个大学同学,一个熟悉的朋友。聊了一番之后,才发现岁月改变了对方,而没能彻底地更新我。不知道这是我的悲哀,还是我的幸运。十一点多钟,我在火车站接到了好友。在陪她去住宿的地方同时,我又遍览了这个城市的陌生。陌生在于,它在模仿其他都市的同时,失去了应有的质朴。在迎合熙来攘往的游客同时,却把自己的脸庞改变的不复是脸庞了。

直到43日,在风景区游览了一天之后,我和朋友匆忙地返回这个城市。安排好住宿之后,我陪朋友去了我的母校。在和她边走边聊时,我于路灯下,一一去了当年学习和生活的地方。待朋友伫立那一瞬间,我从一度熟稔的图书馆旁走过。图书馆前面的操场和树林静默着,冷漠地打量我这个匆忙的过客。走在2005年的马路上,那段孤独的岁月,重新啃啮着我的心灵。我对朋友说,那段日子没有她的回复,我的灵魂早就像夏日下的树叶,业已委顿不堪了。这段马路,从图书馆延伸到学校的南大门。淅淅沥沥的夜雨,黯淡的月光,黑沉沉的夜幕,都会令这段马路变得有些不同。可孤寂终究是孤寂,无法令当年和43日这个夜晚有何不同。如果说有不同,那就是,43日这个晚上,我身边多了一个朋友,可以把内心里那份往昔的孤寂说给她听。

44日,我陪伴朋友,去了屯溪老街。由于是清晨,很多店铺还没开门。走在寂静的老街里,朋友的注意力和我的注意力迥然不同。她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古朴的街道,而我呢?心里却回味着七八年前的傍晚,那时天空飘着细雨。我独自一人沉浸在这种冷寂的氛围中,感受着岁月的醇香和悠久。同一个人,同一双脚步,在看过太多的风景之后,老街依旧是老街。我看到的不再是旧物,感受到的却是沧桑。朋友那年轻的身影,赋予老街不同的韵味,便永远定格于我的回忆之中。

这几天的感受,远没有爬黄山时新奇。十年前,我第一次目睹云雾中的黄山时,感觉来到了仙境。而在43日这天,天气晴朗,山间没有任何云和雾。山顶上的远眺,能够看到很清晰的远山和近景。以前可能是云的飘逸,或者雾的缭绕,赋予高低起伏的山峦以神秘的魅力。一旦没有了这层面纱,水墨画似的山峦,在阳光下,显露出了真实的面目。从山脚爬到山巅,从这座山头穿越到那座山顶,我和朋友之间,多了一种未曾有过的默契。不是视野里的共同风景,而是心灵的共鸣。虽然我们认识了六七年,却很少有机会单独相处过大半天时间。可43日这一整天,我们都是在风景里相互发现对方的。我希望就像了解黄山的风景一样,每一次都有不同的认识。每次认识,都能看到到对方灵魂里的另一种风景。黄山对别人是风景,可在43日这一天,对我而言,不单单是眼睛看到的风景,还有新的灵魂。如果灵魂的底里是苍白的,没有任何风景可言,还是灵魂吗……当我和朋友下山时,那些艰难的山坡出现了。虽然朋友有些恐高,且晕眩,但我没有去搀扶她。因为我和她之间有种距离,不像分寸那样容易把握。有距离,我才能清晰地看到她;没有距离,我与她也不会来爬黄山了。我只好在悬崖峭壁之间,紧紧跟随在她的身侧,以便她随时需要我的佑护。到达玉屏楼时,我俩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,原定晚上住在风景区的,结果我们临时改变了决定,当天下山。在下山的缆车上,那种高危的临空感,顿时改变了我对大地的偏见。没有大地的依靠,人无论怎么临空,都不能彻底地超拔于世。

44日下午,我和朋友在阴沉的天空下离开了黄山,又回到了我的第三个故乡——杭州。黄山是异乡,杭州也是,杭州之后的异乡是故乡吗,我期待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