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手记(一)  

2010-04-19 08:47:51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自我阻隔的同时,我在禁闭着理想。

以前一直误以为,未来的日子总会与今天有所不同。可事实是,之后的多少天之后,日子与日子之间并无任何实质性的不同,甚或还有更不可思议的沉沦,多么灰心的人生啊!

灰心的同时,我没有忘记岁月的缝隙之间有不可多得的纯洁和持守。

纯洁,不单单在于意愿的单一,欲念的纯粹,生活的幻想,更在于灵魂的纯洁。一个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违背常理的言行,甚至悖离伦常的乖蹇追求,如果他的内心是单纯的,是能够提升的,且可以以纯粹的信仰去重塑,我们不能说这个人不纯洁。

我所执着的持守,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,同时是在延续一种信念的纯粹。在有无之间,在生死之后,在重重误解的前提下,不但是我,还有隐形的他们,在继续着数个世纪的呼吸,不是一种文化,更非一种传统,也不是单一的灵感,而是超越时空的呼应。

有了纯洁和持守,我没能守住最后的底限,继续软弱着,无法应对冷寂的时光。即便我能够矢志不渝的向往一种信念,可我没能以人的名义去见证一种光芒。这光芒不但为黑暗所拒斥,也是每一个沉沦于斯的个体所仰赖的。

写到这里时,我想到了生命里的欣悦时刻。在快乐的同时,我更多的担待了属人的苦恼。如果我是一个哲学家,我可以忽略这种苦恼,因为它是不值得把捉的;如果我是一个诗人,我也不可能让它隐藏在字里行间,因为它容易形成一种障碍;如果我是一个音乐家,我不能过分明显地让音符一再低沉,因为生命需要一种超越性的振拔;如果我是一个画家,我不能够让黯淡的色彩间离明亮的渴望,因为渴望永远是这个世界的动力;如果我是一个宗教创始人,我不可以以自己的些微去苛求整个世界,因为我永远低于任何一种信仰;如果我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作家,更不可能让夜晚的沮丧,笼罩在我的一生文字之间。

事实是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有不能自已的软弱,有卑下的欲求,有强烈的虚荣心,有虚妄的追求,有盲目的随意。在纯洁这里,我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永远纯洁,只是能够达到纯洁的本分,或者为着阴暗的缘故而顽强地拒斥纯洁。同样,我也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持守,因为有那么多义务和责任等待我去尽心。面对一种真实的诱惑,一种无形的真实,持守能够镇定自若地一笑了之吗?更甚的是,我以为我可以拒斥物欲的考验,一旦安逸和诱惑能够避人耳目,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降格以求,以摆脱良心上的种种不安。

但我们也明白:一种纯粹的宗教信仰,一种不朽的传统,一种源远流长的灵感,一种亘古不变的明亮,都不是保证一个世界不会蜕变的绝对前提。再绝对的价值维度,再无私的信仰,再高深的思想,再深邃的洞见,都不能摒除人性的呼吸,且必须包容生命的升沉起伏。没有了生命,没有了生命置身其间的生活,没有由不同生活形态组成的人类图景,信仰的前提,思想的主题,灵感的抒写,明亮的背景都是不可想象的。

在这里,我只能逐一地坦诚我的软弱和自私,我的诚挚和坦率。是一个时间内的,是2010418日这个夜晚。这个夜晚,我经历着往昔的单调,重复着夜晚的宁静,写下我对岁月的体悟,更进一步地梳理着凌乱的印象和感触。可是,我没能像以前那样单纯地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冥思和体悟,而是在自我诉求的同时,多了一种本能的焦灼,及其因此而萌生的灵魂的无助感。我没能遮掩灵魂内的空洞和沮丧,而是以文字来测度灵魂的深浅,也许我现在无法感知,需要无数个时日之后才能清晰地触摸到新鲜的伤口,可我知道:灵魂的充盈来源于长久的贫乏。因为软弱,我们才需要真正的坚强。这坚强并非天生的,是需要在考验和磨砺之间锻炼出来的,就像灵性需要培养一样,坚强也需要合理的锻炼。而在现实中,不单单是我,包括大多数,在乎更多的是物欲层面上的疏导,缺乏的则是对灵魂的呵护。

又一个夜晚过去了,我仍停留在卑下的层面上,为欲求所苦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