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题(八)  

2010-03-11 16:29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连续几天阴雨天之后,今天终于迎来了晴朗的日子。

当我从隐居状态转变成为社会人时,面对的仿若一个陌生的世界。在这里,一切都那么陌生。虽然我像一个正常人一般,工作和休息,可我的内心却蛰伏在单纯世界里。没有冲突,没有矛盾,没有剧烈的挣扎,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似乎我始终停留在同一个层次上。

可事实是,人终究得面对属于自己的真实,面对不同的人生。在不同的交叉过程中,我们要和传统携手,要面向未来,同时也要守住自己。以自我为圆心,尽力画好自己的圆圈。自我的圆圈决非为了画地为牢,而是要在自己的界限之内做好圆圈之外的事情,要以一点触及其余。

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,任何个我都不是!

一个人的一天,从早晨眼睛甫一睁开,起床之后匆忙地洗嗽,挤上公交去上班,到一天下来的忙碌,整个人都是属于事务的。即便稍有空闲,内心也被无形的压力所主宰,迫使你身不由己地去忙碌。由于压力的缘故,导致大多数努力都是盲目的,也在无形中慢慢地耗去你的青春年华。曾经拥有的激情,单纯的渴望,一如既往的持守,都在琐碎而又卑下的匆忙之间淡化了……这样的日子,我们要从二十岁持续五十岁之前。人生中最黄金的时期,就这样被置换了。在义务、诱惑和压力面前,我们卑贱地默认了现实的强大,一再地否认理想的超越性意义。即便失眠时的清醒,也无法盖过第二天你必须去张罗的一大堆琐事,尽管这些琐事是不必要的。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生存现状,而是大多数人的。这样的人生是平凡的,也是灰色的;是稳定的,也是卑微的;是合乎情理的,也是狭隘的。我们又不能不承认,这样的人生不属于我们自己,仿佛是另一个人。

能否设想,我们还有别样的活法?

在清贫的生活中,孜孜以求于理想的追求,不为外在欲求所动。无论乡间的生活,还是城市里的蛰伏,都无法减弱内在的恒定和宁静。从十五岁到四十五岁,不是单一地耽溺于理想的渴盼和书写,而是实实在在地置身于生死之间,做着单纯的梦。其间不是自始至终的平静,而是有着一次次艰难地挣扎、挫折和跌倒。在信念完全崩溃那一瞬间,温柔的手伸将过来,抚慰着这颗不再年轻的心灵。当着深夜,泪水纵横时,深挚的凝望便有了不一样的内涵。可以不要暂时的激情,可以没有热闹的围拢,可以为了一次次信念的坍塌黯然神伤,但不能没有对生命的期冀。热切的眷念落空了,穷困潦倒了,不断地漂泊中止了,眼前只有一个点了,再一次爬起似乎不可能了,如果还有一瞬间刻骨铭心的触动,生命和信念就还有复活的可能。一个单纯的人可以悲惨一辈子,但只要他内心里还有纯粹的热望,这“悲惨”就还是可以忍受的。可怕的是,在众多灰色人生的包围下,他找不到突破自我或超越狭隘的可能,逐渐地为灰色的意念所同化。另外的是,这个世界除了大多数的同一,还有极个别的另外,赋予这个世界以不同的内涵。

生与死,是普通和特殊的外在界限。普通只能在界限之内,近乎完美地实现自我,并有着平凡地衍生。特殊在于,他能借助界限的迫压,在弹性尺度内,以孤注一掷的跳跃,实现相对的升华。天给予特殊的是凝望,使其不再囿于自我而盲目地自大;地给予他的是厚实的根基,使其在漂浮状态下有着不容忽略的凭靠;围绕他周围的众多,启迪他的则是超越性的必要。他只能面对和他一样的心灵和肉身,只能在真实状态下实现跃升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在庞大面前坚强脆弱的心灵。

为了继续白昼的中断,我又回到了黑夜。

回到了我所熟悉的氛围,可我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充沛有力的躁动。只能在宁静的前提下,一次次小心翼翼地试探微弱的灵感,令这个黑夜不再那么冷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