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旧作:那个角落  

2010-12-08 08:52:14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

朦胧的晨曦笼罩着原野,四周一片宁静。

当他清晨踏上熟悉的乡间小路时,一阵清新的气息围拢过来。正因为这熟悉的环境,才没有引起他的格外注意。可能因为暂时离开的特殊心情,使得他对朝夕相处的环境产生了一种恋恋不舍的感情。

不过,离开也只是暂时的,因为他终究是要回来的,并与这块贫瘠的乡野生死相依。尽管故乡的原野如此贫乏、单调,相对于妹妹读书所在的城市而言,故乡又是可爱的。那个城市,和该城雷同的其它很多都市,他都已十分熟稔,甚至熟悉得有些陌生。最终,他断然选择了返乡,回归于故乡,和那些活着的和逝去的祖祖辈辈一起,生于斯,长眠于斯。

为了让妹妹有一个更好的未来,也为了抚慰自己的孤独理想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孑然一身。这次他去看望妹妹,不是为了重温城市的梦想,而是为了了却一桩久违的心愿。一念及此,朝露似的希冀,像初升的朝阳一样,在胸中冉冉升起。大路在他的脚下,慢慢延伸开来……

2

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汽车才到达县城。这简陋的小县城既没有乡村的纯朴气息,又缺乏城市的喧闹气氛,显得异常贫乏、简陋。贯穿县城的一条大河,重复着千篇一律的流淌,在水草的偶尔摆动中,透露出些许生气。

紧接着又是两个小时的颠簸,他才最终到达火车站。顿时,眼前的场景纷乱起来。平常所习惯的宁静很快为喧哗所替代。世故的眼神,匆忙的脚步声,无奈的等待时刻,一张张人为的面具……占据了他整个感官。这种感受并非由来已久,而是异常熟悉。和简单地自处相比,这些芸芸众生的浮躁和穿梭,都是生命附加给自己的。

几声悠长的汽笛长鸣之后,火车离开了它所熟悉的热闹。

幸好这趟火车乘客不多,他才拥有单独的空间。在漫长的三个多小时里,他对即将要置身其中的闹市,作了种种猜测和幻想。和一度熟悉的喧哗相比,乡村虽然闭塞、质朴和乏味,但自有其无可替代的安宁……

其间,擦肩而过的路边风景,时不时地分散了他的注意力,给缓慢的旅途增加了意外插曲。他偶尔也会陷入不由自主的沉思状态之中,也许是由于即将而来的重逢引起的。

一下火车,他就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喧闹。之后,他买好了返程票,是凌晨一点四十五分的票。如果没有意外,明天中午就可以到家。

中午一点多钟,他见到了离别半年之久的妹妹。在妹妹身边,一阵莫名的轻松感,减轻了漫长旅途带来的种种不适。看着妹妹那瘦削的脸庞,一种怜惜感油然而生。物质上的煎熬痕迹,在妹妹的乐观口吻中消失殆尽。徒留下来的欣悦,就是他的到来带给她的快乐。

3

在妹妹面前,他不能表现得异常失落,因为他是妹妹唯一的生活依靠。当然,他不可能成为妹妹终生的依靠。因为生命是属于她个人所有的,她得独立出来,依靠自己去面对属己的人生。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,不让她在求学阶段,在物质上感到极度匮乏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除了吸烟之外,他摒弃了一切物质上的享受和奢望。而对习惯了简单生活的他来说,只要适宜就够了。

因为妹妹下午有两节课。他只好独自去其它地方看看。好久没有和妹妹在一起了,他决定晚上留下来,陪她一起吃晚饭。还有足够的时间,他需要去买几本书:《玻璃球游戏》、《艾米莉?狄金森诗选》和《第一圈》。如果有新版的《神曲》,他决定重新买一套。除了留给妹妹两个月的生活费八百多块钱,他数了数剩余下来的钱,还有一百二十二块五角钱。

一个小时之后,他只买到了《玻璃球游戏》和《神曲》,其它两本没有买到。由于书店离妹妹所在的学校比较远,返回学校时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。这时,妹妹已经在学校门口翘首以待很久了。

每当妹妹那娇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时,内心里的孤独感顿时消失殆尽。如今的校园里,像妹妹这样单纯的女孩子越来越少了,这正是他所期冀的。历经沧桑的心灵需要单纯的慰藉,因为单纯是一种沉静的目光,会荡尽灵魂里的所有芜杂。缘于此,在妹妹面前,他不用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晚饭后,他对妹妹说了一些安慰的话,以稳定她那伴随年龄而来的复杂情绪,尽可能消除周围现实带给她的消极影响。和现实中的虚假风气相比,他能够让妹妹相信的就是:生命历练的必要性,及其真实生活的艰难。

也许,正因为生活的艰难,才之所以有坚持理想的必要性。遗憾的是,理想对此时的他来说,业已演变成睡梦里的心悸。每当沉重的生活迎面扑来时,他都必须咬紧牙关,以牺牲自己的坚持为代价,去应对现实中的苛刻考验。

4

最为揪心的,还是那份想忘而不能忘却的忆念。

为了不让这种怀念牵绊着他,他决定和妹妹分手之后去一个熟悉的地方看看。这个角落隐藏在城市背后,和他生生分离了十一年之久。在他辗转于几十个大小城市之间,熟悉的风景不下十处,为何这个角落如此令他牵肠挂肚呢?

也许,当初他让妹妹选择来这个城市就读,是出于一种私下的考虑,以便每年都来这个角落看一眼。而事与愿违的是,他从未如愿以偿过!多年以来,唯一能够知晓的就是那个角落还存在着。听过去的一个朋友说,这个角落即将面临城市扩建而被拆迁掉。为了把这个角落铭记于心,这最后一眼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。也许,这才是他来看妹妹最深切的初衷。

转了两路公交车之后,到达那个角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秋天夜晚特有的萧瑟气氛,在这个都市角落里并不显著,这和乡间风物差别很大。站在衰朽的桥上,从河畔两边的楼群之间,飘散出噪杂的日常吵闹,还有那一阵阵城市特有的混合气味。一扇熟悉的窗口隐现在他眼前,朦胧的灯光有些飘忽,牢牢吸引了他的视线……

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,从桥上可以瞥见窗内那熟悉的倩影。这身影曾经令他柔肠百转。因为无法时时目睹那对悒郁的眼眸,他只能在默契之外,尾随熟悉的倩影至此。由于每一次分手都是欣悦地离去,而徒留下来的伤感便显得无比悠长……

他们之间的相识源于一次偶然的邂逅。初次认识之后,双方都觉得对方值得信任和交往,才使得这段看似不经意的友谊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也许是出于矜持的缘故,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未没改变过;或者说彼此之间的深入了解,才使得牵手的理由无从提及;或者由于相互的倍加珍惜,不想让对方在亲近的关系上再有所突破。总而言之,深情的渴盼一直没有转变成切实的感情。

在他眼里,她是一种现实的理想,一旦突破某种情感界限,一切的精神维系便消失殆尽。而在她看来,他不过是人生旅程中一个过客,这个过客值得她在瞬间之内牢牢把捉,但不宜轻易投入。可对真正的感情来说,无论什么缘由都是遁词。但从深层次的灵魂交往来看,这一切又是合乎情理的。

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相逢,没有深切的诚挚交往,没有单纯的相互理解,也许这一切便无从谈及。可是,这一切全都顺其自然的出现了,甚至还要更丰富、更深远。

5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这种亲切地直接交往,也只有四五周左右的时间。那时,他每晚都来这座桥上,深情地凝望那扇窗子,直至灯光熄灭之后,他才兴味索然地离去。

离开她时,连她的照片都没有。谁料,这个不容疏忽的小小过失,竟成为他的终生遗憾。

那年他妹妹只有十三岁,而他也不过二十二岁。没过几年,父亲因为暴病身卒。两年后,母亲也因操劳过度,再加上忧伤的煎熬而离开人世。没有了经济来源,在无奈之下,他不得不辍学,独自承担起生活的重担。

那之后的第七年,为了不让妹妹的前程有所耽搁,他不惜一切代价,才让她读上大学。可他自己,什么也没完成,只有不间断地努力,及其与生活的搏斗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生存的无根基,迫使他俩各自走上属于自己的生活道路。这种距离的改变,并未全然断绝彼此的偶然联系。但距离永远是距离,时间久了,这种疏离感更加深了。可能的是,各自所面对的不同生活内容和环境,也在随着彼此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发生改变。

因为遍历世态炎凉的缘故,他整个心灵变得比过去更加沧桑,而她呢?也在和现实的搏斗中不断地调整自己,以适应现实的改变,其变化也于无形中慢慢产生。值得一提的是,她当时的现状也不容乐观。

相识后的第八年,他俩彻底失去了联系。但他永远记得她家所在的那个角落,那座衰朽不堪的桥。正是在这座桥上,他们曾清晰地透过彼此的眼神,瞥见了对方的灵魂:她的灵魂坦率、诚挚,且具有倔强的特点;而他自己呢?悒郁、怯懦,过分的内倾。这一相互的真正靠近,永远铭刻在他的心灵上,至死也不会忘记。那晚,正值晚秋十分,天气出奇得清冷,孤冷的残月反衬着黯淡的夜空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6

此刻站在桥上的他,面对的却是陌生的过去,斯人何在?天边的月亮因为路灯的缘故,没有过去那样明晰,更无法和家乡的明月相媲美。但那个熟悉的人却已走开,这个消息还是那个朋友告诉他的。闻知这个消息时,他那时正在另外一个城市苦苦地挣扎。

此刻的她又在干什么呢?是否会偶尔念及他——这个曾经的人生过客。也许,她也正像他一样,在为自己的家人穿梭于这座城市之中;或者为了一种现实的理想而远走他乡。更有可能的是,她为了兑现一种承诺,而孤身独处,可这种可能性极为渺小。

那扇窗口的灯光暗了,夜悄无声息地来临了。他在这座桥上停留了很久,不时地在桥四周走动了一下。物是人非的感受愈益强烈,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令他久久哑然无语。

一两个月之后,这里将因为拆迁而夷为平地。几年之后,此地又将为一大片新楼房所覆盖,这个窗口也将消失不再。而内心里的那种美好的留恋,是否也会因此而消失不再呢?

之后,他没有返回妹妹所在的学校,因为再绕路去火车站就太远了。他找了一个公用电话,打电话给妹妹,说他要直接回去了。虽然妹妹在电话里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,但话语里的停顿、迟疑令他莫名的伤感。

当他乘公交车到达火车站时,已经接近凌晨了。在等待火车时,他的思绪没有来时那么平静了,某种内心的缺口也为这趟旅行所打开……

相对于黯淡的人生来说,一段美好的记忆开始变得无比清晰。尽管这种记忆是残缺的,但对一个从未品尝过切实幸福的他来说,不失为一种刻骨铭心的怀念。

当火车离开时,这个他一度眷念的城市业已进入梦乡。

 

 

 

    200896初稿于杭州

  2008915修改于杭州

  2008924深夜修改于北京

  20081221深夜定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