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花的联想……  

2010-12-15 15:38:13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从来到江南之后,我很少能够在冬天看到雪花的,2008年除外。不过,今年的气候非常诡异,所以才看到了眼前的雪花。

此刻,窗外飞舞着雪花,纷纷扬扬的,散落于大街小巷之间。一阵风吹过,上扬的雪花卷过一大团之后,又和其它雪花一起悄无声息地飘落于大地上。

透过模糊的玻璃窗户,看着空中飞扬的雪花,我联想到的,不是诗人徐志摩的著名诗作《雪花的快乐》,也非爱尔兰著名作家乔伊斯的短篇小说《死者》(小说的结尾,以来漫天飞舞的雪花来映衬一个人的悲伤回忆),更不是契诃夫笔下,那个赶着马车彷徨于街头的马车夫,我想到了几个令人触动的情景:

1825年,被俄国政府流放的十二月党人,去人迹罕至的西伯利亚的季节,大多是隆冬。他们被从莫斯科和彼得堡,押往至西伯利亚的。在漫天飞舞的雪花当中,陪伴十二月党人的,除了公差,还有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。在俄国文学史上,描述和回忆这些伟大的俄罗斯女儿的篇章有很多很多,终始不渝地陪伴自己的丈夫,直至终老于蛮荒的西伯利亚……这些杰出的女性,没有抱怨的指责,没有悔恨的泪水,没有撕心裂肺的呐喊,只有一颗颗洁白的良心,仿若那些洁白的雪花,映衬着黑暗的世道、朦胧的黄昏和无尽的黑夜。在19世纪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押往西伯利亚途中,就受到了这群伟大妻子们的同情和馈赠。在寒冷的大雪面前,这一不可或缺的温情,复苏了业已僵死的信仰和麻木的灵魂,从而使陀思妥耶夫斯基终生保持着对这一段温情的美好回忆……

在希腊电影之父安哲洛普罗斯的电影《雾中风景》(1988年)里,有一幕和雪花相关的情景,当两个小主人公12岁的姐姐乌拉和5岁的弟弟亚历山大,被人扣押之后逃出来时,来到大街上却发现惊人的一幕:那些匆忙的人们,突然伫立下来,静静地感受着或凝望着漫天的雪花。那一瞬间,乌拉和亚历山大的奔跑,被慢镜头缓慢地定格下来……另外,在一个雪夜的黄昏,当别人正在举行兴高采烈的婚礼时,亚历山大却伏在雪地中一匹老马的身上痛哭流涕,因为这匹老马是由于衰老而被送往屠宰场的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在安哲洛普罗斯的十几部电影中,主人公们充满挫折的旅程中,除了迷蒙的雾霭,就算是希腊天空下的雪花了,例如著名的电影《尤利西斯的生命之旅》。

2000年读大学时,2月份我们去爬黄山时,早晨还是阴雨天。爬到北海景区时,山上却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,不到半个小时的光景,漫山遍野都是满眼的雪景。尤其那些奇形怪状的松树,在雪花的装扮下,显得愈益孤绝了,傲立于悬崖峭壁之畔。谁料傍晚时分,天气又晴朗了。在夕阳下,透过层峦叠嶂的重重山峦一眼望去,远方的神奇云海,一片空濛的氤氲气象,蔚为可观。就连远处山顶处的积雪,也显得秀丽不凡。

窗外的雪花,虽然是从早晨飞舞到现在的,但远处的楼顶上、学校的操场上和马路上的雪积存的并不厚。这使我想起儿时的乡村,偏远的皖西大别山区。每年冬天都要下三四次大雪,那时候对雪花的印象就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实际上,这几年每年回老家过春节,都常常听到父老乡亲谈及家乡的雪景。2009年春节回家途中,就被大雪阻挡在途中。在白茫茫的世界中,寻常所看到的城市风景,被洁白的雪花所掩盖。就连内心中的芜杂,也被眼前的雪白纯洁了。

对长江以南的人们来说,有关雪花的种种回忆和联想是不存在的。而对长江以北,或者说北方人来说,雪花就是生命中的、一种季节性的回忆。如果一年只有绿色或者黄色,而感受不到季节性的雪花,不知道算不算是生命中的一种缺憾。

我喜欢在雪夜的黄昏去遐想,尤其是在苍茫的暮色下。看着那些翻飞的雪花,内心就会涌现出一种彻悟:在雪花的世界里,天地万物都将变成一颗单纯的心灵,雪白,雪白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