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昏,深秋……  

2010-11-05 19:01:57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昼短夜长的季节到来了,虽然刚刚下班,但窗外业已暮色四合。

是从清晨到黄昏,不是从一种蹒跚到另一种摇摆,时间在一秒秒过去,我所驻留的空间似乎只有一个点。窗外传来一阵阵喧哗,下班的节奏似乎加快了,同时又拥堵着。为了避开拥挤的围拢,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,遥想着深秋下的一汪秋泓,而非眼前的生活。对一个经验个体来说,人往往容易被暂时的忙碌所奴役,忽略了时空坐标之外的广博或深远,从而匍匐于大地之上,穿梭在人群之中,为生活的琐屑所累。

如果仅仅满足于生活之内的辛劳和充实,以及相应的回馈和安逸,人是永远无法超越自我的。即便一个个体可以周游寰宇,可以体验万般事体,可以穷尽一切欲求,可以在人的可能范围内兑现一切愿望,一切都不过是外在的充实。真正的内心成长,是无从在表面的跃进或穿插之间呈现的,而得经历一次次升沉,一次次考验或磨砺,一次次严格意义上的失败……

可每个人都不是孤岛,都得在自我,在人与岁月之间专注于他的生活。就像此刻的我,虽然一个人可以安静下来,可内在的浮躁和思虑,远远超过了我所面对的人与事。当我打开灯光时,窗外业已华灯初上。在室内,不论办公室还是家里,只要在都市当中,你很难真正地感受到深秋。只有苍茫的暮色,隐隐约约地给我们暗示,光与影之间的世界,远非季节之内的世界。就连每个人的生活,都和季节失去了本质性的关联。热了冷了,都可以人为地去均衡,这种违反生命常规的佑护方式,不但未能延伸一个人的生命感受,反而大大缩小了生命对季节的敏感。

而我们的古老祖先呢?他们遵循着最自然的生存方式: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那时候,人类所仰赖的是头顶的光源,是它赋予周遭以光与热,并可以幻变为风霜雪雨的。天地之间,八方之内,阴阳两极,五行之间,皆可以周流循环。作为一个群体,可以在这种亘古的智慧光芒笼罩下,命名天地万物,且为寰宇所滋养。它需要的只是遵循生命的规律,在四季轮回之间走向相对的完满。自从有了利欲、成见和信仰的诸种藩篱之后,种种纷争和龃龉便迅速涌现,也就有了世间的死亡和崩溃,也就出现了大规模的流血事件,也就想方设法地穷奢极欲……最大的过失,不是生命之间的疏离,而是生命对自然的违逆,也就因此失去了对大地的亲近感,对生命所习惯的四季也就随之淡远了。现代人类在面对自然的威胁时,不是勇敢地担当起抗争的使命,而是各各蜗居在人造的蚂蚁窝里贪生怕死,战战兢兢地相互偎依着。即便是高超的预防或补救,也无法根除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恐慌和惊惧。

我是两个世纪之间的一个点。设若我超越不了命定的狭隘,只能像芸芸众生一样,终生匍匐于大地之上,为着生存的艰辛或顺遂,完整地兑现彻底的自私。假设只有这一种可能,生命便可以停止延伸或扩展,因为在一堵墙面前,你只能俯首帖耳,而不能为了突破唯一的可能,疯狂地撞墙,直至撞得头破血流……这种誓死捍卫生命尊严的勇气虽然可嘉,但它有违贪生怕死的本能。要想不为一种狭隘的束缚所奴役,人必须勇于超越。不是抹平春夏秋冬的界限,而是超越时空的局囿,在一种创造性的精神激励下,去突破生与死。不管是生存的压力或诱惑,还是死亡的煎熬或胁迫,都是生命必须超越的……如果我只能局限在一个点上,但我可以通过心灵去周游。设若我的余生只压缩为一瞬间,但我可以在精神的长河中,以涓滴之水辉映无限的光芒。

写到这里时,笔触又滑跌为两年前的自我。可是,两年前后的个体,有着本质上的差别,即便黄昏之间,去年的寒秋和今年的就迥然不同。背后窗户玻璃上的投影,留下了我的思索和感喟。正因为我没有妥协于寻常的成长,才能于未来为时光的永恒作见证。这时光不是一瞬间,而是永恒的延续。不是一代人的滋养,而是大地上的惟一不朽。

一周过去了,我也该回家了。放下笔来,一阵颤栗掠过我指尖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