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金黄的晚秋  

2010-11-22 17:30:05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天下午,穿过一丛树林时,蓦然为一片金黄的银杏叶所吸引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当秋天的明净不在时,金黄的颜色点燃了蓄积已久的内在激情……

大半年来,一直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。一直以来对过去的惋惜,已经被对未来的迷茫所代替。当我每天晚上在台灯下沉思时,陡然发现一年的光阴又要过去了。眼前的暮秋景色,台历上的每一个日子,随着岁末将至,皆呈现出生命的本相。

昨晚在翻寻最近几年的内心记录时,竟然寻觅出一些心事出来。怅惘的心情,有些类似清晨的枯枝,冷冷地有些萧瑟。即便朝阳的温暖,也无法让内心有所复苏。

细数最近几年的时日,过往的,留下来的,徒增伤悲的,值得咀嚼的,虽然均能为清晰的回忆所捕捉,但往昔的那种新鲜感,随着时日的远去,失却了回忆本身的光泽。看看那些纤细的笔迹,感受一下当时的摩挲,以及两地牵挂的悲喜,均可让一颗敏感的心灵在一夜之间苍老许多……

每当一种新的激情涌现时,内心便翻涌起一阵阵波动。即便时日过去很久很久,仍能在回忆的余热下,感受到激情的温暖。一颗心灵再苍老,只要激情的溪流不曾断绝,就能令种子在来年的春天生根发芽。设若所有的种子全都死寂,也能化身为泥,也可在种子内部萌生出许多新的籽粒出来。

逝去的时时刻刻,只是一种逝去的感受,虽能令鬓角苍白,但无法冷却内心的激情。可一个人,真的能够自始至终地永葆一颗年轻的心灵吗,真的能够在一次次离去之后果断地忘却吗,真的能够在时间的灰烬冷却之后再次萌生新的希冀吗,真的能够让死亡在新生之时不再来困扰吗……

如果这一切都“能够”,生命有必要还继续衍生下去吗?在生死的彼岸,能否设想三种可能,尽管这三种可能是所有可能当中最普通的:

一种是寻常的可能,但并非都是沃土当中的种子。让速朽的尽快速朽,让幸福的尽量幸福,让等待的继续等待;

另一种可能,是一切合乎情理的诞生、死亡和新生;

最后一种是非凡的可能,在千万次失败当中,让我们期待一次突破的可能,尽管其中充满眼泪、辛酸和感喟。没有这无数次的失败、挫折和突破,就没有未来的任何希冀。

一念及此,我又想起金黄的银杏叶,它点缀的不是一处丛林,欣悦的也不是偶然的眼神,而是在经历过长久的冬眠之后,在春天里成熟,在夏天的炽热考验下,逐渐地成熟的。它能够令凝望的眼神,感到从未有过的惊奇。围绕它身边的一枝一叶,一花一草,也都有各自的美丽,但秋天的金黄,却有一部分是属于银杏叶的。不论苍茫的暮色,还是明媚的阳光,都无法减却金黄的柔和。

其实,我偏向于金黄的窗帘,昏黄的台灯灯光,金色的向日葵,金黄的小麦……可此刻,我的眼前只有乳白色的灯光,四堵白色的墙壁。在沉沉的夜色下,在窗子的右上方悬挂着梵高的自画像,书架上是卡夫卡的照片。另外还有一帧陀思妥耶夫斯基沉思的画像,置于书桌上。每当我为现实的羁绊所局囿时,我就想起了一向孤绝的凡高,那种决绝的勇气是我不曾拥有的;在小职员的生涯里,我想起更多的是卡夫卡和诗人佩索阿,在周一至周五的晚上,我面向的都是他俩。工作之余的呕心沥血,成就了这两个单身汉;由于信仰的无告,每当我流离失所时,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形象是那么鲜明。信仰可以是直接的,纯粹的,也有在怀疑的炼狱当中形成的。

每当时光的流水趟过生命的岩石,眼神便不由自主地由俯首转为凝望。在日子与日子之间,我瞥见了金黄的晚秋,也激发出一丝颤栗的激情,尤其是在今夜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