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题(一)  

2009-07-31 16:37:22|  分类: 无题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晨醒来,躺在床上久久不愿动弹,虽然上班时间到了。可不愿动弹的愿望是如此强烈,竟可以忘记时间的催促。

 “啪嗒、啪嗒”的雨滴犹在耳畔,隔着数重房屋呼啸的汽车声音仍隐约可闻。可内心里的寂静仍在延伸着,似乎这个世界的喧嚣都和我无关。当我重新闭上眼睛时,世界彷佛关上了它的门……

片刻之后,我戴上眼镜,呆呆地凝望着窗外昏暗的天。当我把眼神转向室内时,熟悉的什物竟是如此陌生。和我每天重温的风景不同,周遭的事物虽与我相伴随,可我对它们竟是如此隔阂。它们存在着,就像林中小草一样俯仰天地。和它们相比,我不是核心,我也是其中一物,心灵不同而已,甚或我更渺小。

此刻,不适合想象,也不适合思索,一任思绪流淌着,从阔大绵延至渺小,又从短暂延展为永恒:

如果不是孤单一人,而身边有一个新鲜的呼吸,我能够如此自由地遐想吗?当我拥抱着她时,内心的情意怎不会歪曲我的奢望呢?如果她醒着,我梦着;如果我梦着,她醒着:或者我们各自都在醒着或梦着,情意就会像纠缠的妄念一样令彼此不能自主……内心虽然渴望拥抱和纠缠,可我只有自己,呼吸只是幻想的太阳。没有太阳的光照,皎洁的月光从何而来呢?没有迷人的月光,怎会萌生出万千个拥抱呢?没有拥抱,怎会有生离死别呢?

而在我们这个时代,生离死别早已变得不再那么本真了。能否设想:在这个滂沱大雨的清晨,两个依依不舍的生命,在泪雨中挥别内心的伤感,带着无比的怅惘奔向各自的生活,或生或死,或断肠或决绝,都已变得不再那么意味深长了……离别本是一种深长的牵挂,可距离消失了,分别如何设想。

在生与死之间,隔着万水千山。那个早晨,真实和虚妄如同生死一般判然有别:

同一个下着大雨的早晨,在远方的远方,一场史无前例的野蛮大屠杀开始了。不分男女老幼,一律被野蛮的命令所扼杀,遍地的鲜血和野兽般的呻吟,在融入大地那一瞬间,似乎弥合了宇宙的混沌和清醒。几个小时之内,数万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……而在远方之外的我,好像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改变,改变的也许只有梦与醒。

也是同一个早晨,我置身的角落下着大雨,遥远的它方太阳刚刚升起,枝叶上的露珠还未看清这个生机无限的世界,便瞬间坠落了,消融了,不再那么欣欣然了……城郊外的寺庙门甫一打开,朝圣者便蜂拥而至。在世界的另一侧,教堂的尖顶兀自沉浸于黑暗之中,向着无垠的苍穹诉说着黑夜的深沉。

心灵醒来,睡去,伴着昏沉的暗夜在成长、茁壮和衰落。这是属于我的过往岁月。今天早晨,心灵懵懵懂懂地感觉到世界在消沉,不是因为大雨的缘故,也非源于阳光的辉映,而是源于睡思的昏沉。

窗外的大雨不但未有减弱,反而瓢泼似的倾泻而下,可上班时间越来越近了。如果能够延宕,也只能延续四五分钟了。时间仿若一种严厉的提醒,催促着生命的老去,令清晨消失得越快越好。

七年前的一个早晨,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,我从山谷中一路走来,迈向渴望已久的他乡。七年过去了,那个陌生的目标变得熟悉了,距离却没改变。不可否认的是,生与死的距离缩短了,目标依旧遥遥无期……

为了不迟到,我不得不打起精神,迅速地起床、刷牙、洗脸,整理凌乱的床铺。然后冒冒着大雨,骑着一辆业已破旧的自行车,加入熙来攘往的人群中。

 

2009731日下午初稿于杭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