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行的火车  

2009-05-11 08:57:52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晚我将离开合肥,返回杭州。

当我一个人踏上返回杭州的火车上时,内心翻涌着繁多的印象和复杂的感受。虽然我买的是无座的火车票,但有一节车厢却空出很多座位。我挑选了一个无人的座位,安静地坐下来,独自对着这个一度熟悉、至今却异常陌生的城市。

当灯影滑过玻璃车窗时,我的思绪也逐渐游离开来。在合肥,我生活了整整一年半时间,三年之后我旧地重游,却发现和合肥有关的印象和回忆是如此模糊。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和过去的合肥相比,它失去了温馨的一面,变得异常冷漠和繁杂;和我现在置身其间的杭州相比,它又显得凌乱和陌生。我漂泊过十几个不同的城市,也在其中的几个城市当中盘桓过几回,但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般陌生。当夜色遮蔽了城市的真面目,柔和的合肥随着火车的加速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……

合肥就像任何一个我停留过的城市,更像故乡一样,我无法绕过它。绕过它,就是绕过和生命相关的一切。

凌晨过后,火车上的喧闹也渐渐平静下来,偶尔的呢喃和孩子的哭泣声,并未进入我的内心。我打开玻璃窗,凝视着倏忽即逝的沉沉夜色,满眼一片空茫,但夜晚所特有的清新和宁静,令我沉浸其中。

这个迥然不同的夜晚,令我的思绪回到昔日的那个夜晚……

那时我刚到杭州不久,由于工作一直没有稳定下来,生存的焦灼显得异常尖锐。以前我没有抽烟的习惯,可在那个夜晚,我一个人狠狠地抽了几支烟,直到舌头发麻了。味觉的麻木并未止息我内心的不安。为了排遣这种难耐的焦虑,我循着明亮的月光来到西湖边。

每次来西湖,我都会变得异常安静。走着走着,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身心在柔和的夜色中渐趋安宁。这时,我有意识地放慢步伐,抬头凝望着路灯下的树叶,绿得发亮的树叶,似乎和明媚阳光下的叶片明显不同。

这时,我找到一个双人座椅,安静地坐下来,缓解一下整个白天绷紧的注意力。可对面的苍茫夜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矮小的山峦为密密麻麻的霓虹灯影所点缀,倒映在湖面上更显得斑驳陆离。而在我眼前,一条蜿蜒而去的小径轻盈、平和。

可在此刻,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和马路,演绎着每一个都市所具有的陶醉和刺激,其间不乏无奈的辛酸,还有不能自已的委屈。在繁华之外,还有一处处含混的角落,她们蜗居在暧昧的灯光下,为了迎合猎奇的眼神,大胆地暴露不该张扬的部位。与她们不同的是,更多文明的肉麻,赤裸裸地迎来送去,一切良心和羞耻都可以通过权钱来置换,这就变得更下作不堪了。

欲望本身是明净的,如果得以放纵,就显得畸形而又无耻。爱是欲望的前提,没有爱的苟合是放纵。在爱的引导下,欲望是合理的、适宜的,但并非是绝对的。人类延续种族的本能,不单单是生理的,更是精神的。失却了合理的疏导,这种本能就会在人性的边缘失去控制,从而导致一出出可悲的生命悲剧。

火车突然中途停止了,也许是让车的缘故。即便如此,我活跃的思绪并未停息下来。

单单是杭州如此吗?在人类遭遇的每一次战争浩劫间隙,那一声声响彻寰宇的惨嗥;在每一次大屠杀蔓延之余,难以数计的兽性发泄和残忍;在更文明的野蛮背后,那些卑下的扭曲和放纵,是不是隐藏着更为精致的变态呢?

我之外一切的哀伤和悲痛,比我渺小的焦灼更触目惊心。那晚的月光迷离了我的眼神,可我怎么也看不到夜色之外的明亮呢。如果那一瞬间,我徜徉于大地之上,或者伫立于悬崖之侧,或者面朝大海,我的心思还会这般狂乱吗?

徜徉于大地之上,我的双足因为足踏大地而贯注着勃勃生机。记得小时候,我和家人在秋天播种的时候,那种从泥土中传来的熟稔感,通过赤裸的双足洋溢全身,而现在的沥青路面或水泥地面早已隔离了我们和大地之间的亲近感,难道这也是应该的?

伫立于悬崖之侧,因为濒临深渊般的惊恐感,使我们念及生命的渺小和死亡的阔大。源于渺小的死亡,人类才渴求生命之上的种种神圣力量。这种神秘的救赎渴盼不单单是奇迹般的神秘,而是在理智无能为力之处的继续跋涉。而现在呢?我们失却了危机的胁迫,一种浑浑噩噩的冷漠,笼罩着全社会。更可耻的是,我们业已习惯了醉生梦死或得过且过的生活,难道这和我们每一个人无关?

面朝大海,要么全力以赴于彼岸之旅,要么在无所作为中耗尽一生,要么背离大海像犹太民族一样漂泊于大地之上。蔚蓝的大海——人类诗意的故乡,也在随着现代人类的自我破坏而污浊不堪。而在往昔,大海不但能淘尽过往的污秽,还能在明净之中,赋予眼睛以明亮的欣喜。当海面黯淡无光了,这也和生命本身无关痛痒吗?

火车再次开动之后,没过半小时就到达宣城车站了。过了宣城就进入浙江境内了。我的眼前一会儿漆黑一片,一会儿又隐现着明灭的灯光。

在这种无所归依的漂泊过程中,我无法完全平静下来,更无从打造一个精致的囚牢把幻想的翅膀剪去。对我而言,未来就像死亡一样,渺茫得空无所依。但它并不意味着我的坚持和努力就是徒劳的,甚或毫无意义。任何一种自足的精神努力,都无须得到外在的首肯,因为它源于生命本身。其真正的动力来自灵魂深处,世俗的褒贬无损于它。

而前面的道路和周遭的世界,还会一如既往地存在。在经历每一次生命浩劫时,我们都误以为末日将至。可灾难过后,人类还是顽强地延续至今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惊人的神奇。和黑暗的阴影相比,明亮只会明灭,而不会完全消失,否则人类也不会绵延无尽,因为对光源的渴盼仍在每个生命深处持续着。

罪是原始的,根深蒂固的,比天性还持久。

恶只是罪的表现和实现。虽然恶表现得十分强大,但永远不及罪的顽强。

我们可以限制恶的肆虐,但无法根除罪。正如我们习以为常的那样,光可以驱逐黑暗,但无法光临每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。有了障碍、围墙和遮挡,就会有无数个阳光无法莅临的角落。如果人类主动地撤除障碍、推倒围墙和掀翻遮挡,角落就有可能逐渐减少……遗憾的是,习惯了怠惰的人类,在实现自己愿望和满足欲望的同时,是不愿意去改变现状的。

全然如此吗?

怠惰的是大多数,还有一部分例外赋予这个悲惨世界以明亮和希冀。无论人类怎么残忍和无法无天,都无法止息生命本身对善的维护、对希望的执着和对生生不息的渴盼。其实,生的愿望和死一样顽强、持久,且又耐性。这种强烈的生命愿望,曾经在那些暗无天日的黑暗中,赋予残存的希冀和求生意志以无坚不摧的力量。

……

……

行进的火车,穿越出夜的围拢,在逐渐发白的曙光中驶抵杭州站了。而我的思绪也随着黎明的到来,逐渐平息下来。

 

200859日初稿于杭州

2008510日修改于杭州

2008513日修改于杭州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