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镜 子  

2009-03-18 23:36:09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去年夏天,为了调整一下困顿的身心,我抽空回了一趟安徽老家。

有天晚上,我去邻村参加一个葬礼,逝去的是一个八十七岁高龄的老人。他子孙满堂,一生过得平凡而又简单,突然无疾而终。相对那些夭折的生命和英年早逝来说,这也算是一种比较圆满的逝世吧。

在我回家途中,乡村突然停电了,河流对面的村子顿时黯淡下来。幸运的是,这天正值农历七月十六,一轮满月刚刚升起,倒映在我即将跨过的河面上。

小时候,在我眼中,这是一条宽阔的河流,想要走过去,没有大人的陪伴,我是不敢踩着圆圆的石头,一步一跳地走到河对面的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条河流不但没有变得逼仄,反而像儿时的记忆一般,仍然时不时地流淌在我的梦境里。无论我漂泊到那里,它都是一样的宽阔。

正当我站在河流中央的一块大石头上时,一阵凉爽的微风拂面而过。为了感受这阵怡人的凉爽,我弯下身子,脱去鞋袜,坐在那块圆圆的石头上,并将双脚伸进水里。那种久违的感受顿时唤起了我儿时的回忆。面对冉冉升起的明月,这段忆念并未持续多久,因为长大的烦恼始终盘踞在我心中。

山村的夜晚寂寥而又漫长,时而不时地狗吠声不但未能打破固有的寂静,反而反衬出寂静的广远。这和我习以为常的城市夜晚不同。即便是再寂静的城市夜晚,也仍残存有喧嚣的余绪,甚至连雨夜的氛围,也无法隔绝时而急骤的车轮声。这也许正是我渴望安宁的缘故,虽然梦寐以求了多少年,但我仍然难以企及。可就在那个晚上,那个愁绪不尽的月夜,我感受到了亘古至今、绵延不绝的寂静。

当我抬眼望去,四周高低起伏的山岚,在一碧如洗的月光下,显得无比辽阔而又静穆,在一重重山岚的远方,又将是何等生活呢?在遐想的同时,我摘去度数偏高的眼镜,奇怪的是,不远处那开始有些模糊的水面,不仅没有变得朦胧,反而变得愈益清晰。谁料好景不长,一层雾霭似的水汽在不远处的河面升腾起来,一会儿又变得无比缥缈。岂止是河面呢,就连我老家背后的山峦,也为一阵朦胧的昏暗所盘绕。

当我重新戴上眼镜,清晰的世界又映现出来。我深呼吸了一口,再次立起身来,朝四周凝视了一番,周围的夜景重新变换了一副面纱。也许,最令人感慨的莫过于这条流向远方的河流,无论明月偏向哪个方位,它都会一如往昔地继续自己的步伐,穿梭于山峦之间,不停地在这块被我们疏忽的大地上四处流浪。无论是荒漠似的吞噬,还是两岸的围追堵截,它都能巧妙地保持自我。可以设想,不论怎么长途跋涉,它都能流向海洋的怀抱。即便被荒漠所吸干,或者为沉潭所吞没,但其深渊般的地下泉流,仍然和其他万千溪流交汇在一起。

和我不同的是,我的身影在这面镜子面前,从矮小慢慢长大,从依依不舍到义无反顾地离它而去,我都未能仔细地在它面前映照出生命的真实。而在明月看来,我的真实藏匿于高低不平的混凝土世界里。在钢筋的丛林里,我的生命之镜是否依然如故呢?可就在那晚,天空中的明月,在奔走的过程中,温情地凝望着大地之上的一个圆点,可我当时并未能领会它的深意。而我置身其中的这条河流,却把我的身影,从微小绵延至阔大,自始至终把我铭记于心。如果说生命之流也有耗尽的时候,一如邻村的这位老人。可圆满的逝世并未能映现出我的残缺,不但是生命圆圈的残缺,还有愿望之环的裂痕。

当月光静静地洒在大地上同时,我却不能像家乡的河流这样,把生命的镜子重新擦拭一番,把那些陌生的印象、瞬间的欣悦和永恒的凝视汲回身心,一任其兀自穿梭。我渴望倾其全身心的热血和努力,为这片热土耗尽所有,一如这铅华般的清辉。不为自己明亮,却为了洗尽斑驳大地上的万千混杂……

我很想久久地伫立于河流中央,尽情地感受生命之镜的深情凝望。但为了不让年迈的母亲担心,我不得不尽早回到家中。如果我能在呼吸将息的最后一瞬间,从远方落叶归根,再深情地凝望这条不倦的河流,那又是何等的圆满呢?

……

……

而此刻,我静静地坐在城市的角落里,月光穿过窗户停留在我的面前。对面楼房里的喧哗和明灭的灯光,应和着我内心里的聒噪。当我停下笔来,再次抬头仰望天空中的那轮明月时,一条长长的河流在我身心里流淌。与之相关的是,母亲业已年迈,并且体弱多病,而我的理想仍然是理想。即便如此,那种挥之不去的乡愁般眷念,仍然和生命之镜维系在一起。

故乡的河流啊,今夜你的梦想又将栖息在何处呢?那个你深情铭记的身影,却在望眼欲穿地梦想着你的到来。不奢望你从山峦之间一路走来,而是在我的梦境里悄悄流淌。像远方游子的生命之流,从生死之间的狭缝中,撷取一抹镜子般的映照,在今夜的月光下悄然延伸。

就在我放下笔的一刹那,桌子的镜子映照出我忧戚的脸庞,但这忧戚里不乏明净的希冀,对唯一的日子——那一天的希冀,因为那时候我能够再回到你的身旁——我的生命之镜!

 

 

2009318日晚,初稿于杭州

2009326日晚,修改于杭州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