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08-11-18 23:07:27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论你的生命如何卑贱,你要面对它,生活它,不要躲避它,更别用恶言咒骂它。它没有你想象那样糟糕……你最富的时候,倒是最穷……尽管贫穷,你要爱你的生活。甚至在一个济贫院里,你也还有愉快、高兴和光荣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【美】梭罗《瓦尔登湖》

 

 

“呜呜、呜呜、呜呜、呜呜……”凛冽的寒风吹过不停,这个冬天出奇得冷。

虽然现在的气温不是特别低,但我所置身的破屋却寒气袭人。这是一间租来的房间,由于地处城镇的边缘,因而无人光顾于此。好像它是专为贫穷的落魄者留下的。肮脏的墙壁,凹凸不平的地面,歪歪斜斜的破家具,昏暗的灯光,对习惯了干净、整洁和敞亮的我来说,这无疑是一种耻辱的嘲弄。可是此刻又有谁知道,除了能够维持一两天生存的饭钱之外,我什么都没有了。更何况高烧业已严重到难以为继的地步。为了不让自己死得难堪,好像这偏僻的角落又是最适宜于我的,因为我可以在此孤独地离开人世。

一住进这个简陋的房间,我就感到浑身无力了,只好斜躺在湿冷的床上。这个姿势一动都未动过。尽管冰冷的床垫异常寒冷,且硬邦邦的,可我却无力转动大半个身子,只好一任发烧的身体硬挺下去。正是这本可避免、而又未能避免的寒冷,加剧了我的不幸。断断续续的干咳,麻木的四肢,发烧的头脑、惨淡的沮丧……这一切都因寒冷的不断加剧而沉重起来。

此后,大脑昏沉沉的,眼睛都不想睁开。更可怕的是,嗓子也因时而不时的干咳而疼痛难忍,尤为干渴。即便桌子上有杯滚烫的茶水,我也够不着去喝它。可是,我多想用温热的食物来温暖一下冻僵的肠胃啊!无奈的是,我什么都做不成了,好像浑身瘫痪了一般。每当一阵眩晕之后,我的呼吸便变得更加困难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因为饥饿和难以承受的疼痛,我又醒转过来。模糊的视线只能依稀瞥见黄昏的暮色。灰暗的窗户玻璃在寒风中不住地战栗着,发出呜咽般的怨尤。虽然这呜咽微弱得不容察觉,但对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而言,好像它又是生命的余响。和它相比,从损坏的水龙头发出的“啪嗒、啪嗒”水滴声,对脆弱的神经造成了一种磨砺,不啻为一种可怕的煎熬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室内温度都已接近零下了,为何它还未冻结成冰呢?

我陡然感到这是最后一瞬间了:浑身虚弱无力,连动弹一下的愿望都显得多余。为了能够让自己亲眼看着夜色到来,我不惜聚集起整个身心的余热,以维持思维的正常运转。晕眩的次数在不断增加,眼神开始昏暗起来,更何况是在黑暗的屋子里呢?曾经尝试维持凌乱的思绪,以便自己能够坦然地面对死亡,结果未能如愿以偿。

曾经以为死亡就是昏迷的睡去,或者肉体疼痛的中断,或者思维的断裂。而如今,它却变成无法承受的煎熬。就在最后一瞬间,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了,但理智好像在中断很久之后,又逐渐恢复过来了。殊不知,恢复过后的清醒,好像是疼痛的最后一轮残酷的考验。尽管肉体的疼痛和头脑的晕眩可以通过隐忍来缓和,那么内心的极度沮丧呢?我却十分束手无策了。

能够维系下去的不间断思索,成了我弥留之际的惟一留恋。

你为何不能从人世那里汲取温暖呢?

这个世界虽然存在着,你却因为虚弱而被抛却在一个偏僻的角落。冬天固然十分寒冷,由于你远离了生活,炉火的温暖或情感的余温却永远和你无缘。你无法否弃命运的种种意外,但骨子里的悲哀却异常沉重地笼罩着你的心头。

难道我不能仰赖我信靠的博爱吗?

无边的博爱真的可以免除尘世间的一切不幸?!!可此刻,这深广的博爱那里去了?难道我不够信任它吗?设若真的如此,那我又怎能够在残酷的世道上去对抗冷漠呢?也许,博爱只是一种源自深心的一种狂热信念,能够赋予你抵抗麻木的偷袭。令人想象的是,凭藉它,我祛除了陌路人的寒冷,可我的寒冷它却熟视无睹。

矢志不渝的挚爱能够超越死亡吗?

如果深广的博爱免除了我,为何我不能够依靠内心里的挚爱呢?无论是深情的文字,还是睿智的点拨,在开启紧闭的心扉之后,赋予我们以信仰挚爱的惟一性。可真正的挚爱是没有对象的,是源于对爱恋对象的忘我投入,是矢志不渝的相信。对一个单一的灵魂的来说,惟有这团火焰可以照亮他黯淡的人生。可此刻,挚爱仍旧是挚爱,不能令我在昏暗的夜色中,瞥见自己胸中那团一直燃烧的火焰。

沮丧随着夜色的加深而黯淡下去,一如残存的生之意志。迷离的目光什么也看不见了,但微弱的意念反而随着绝望的增长而明晰起来。

难道就这么死去吗?

是的!能够按着自己的意志去死,比豪华的死要有意义得多。想象那些突如其来的死亡,我感到骨子里发冷;一念及那些戛然而止的呼吸,我对生命的信念感到无比地耻辱;设想一下鄙俗的死亡,我就忍不住鄙弃和我有关的一切。如果可能,我会像高飞的鹰一样,选择一个人迹罕至的偏僻角落,死得悄无声息。

能够断然抛却这个世界吗?

不能!虽然我被这个昏暗的世界所离弃,但我不得不“带着痛苦的心情去爱”。爱那些和我一样的孤独生命,爱那些甚至比我更为不幸的无辜生命。和他们相比,至少我还品尝过生的各种滋味。更甚的是,我更怜悯那些失去灵魂和人性的“牺牲品”——恶的手腕。一旦恶的念头深入骨髓,无论多么神圣的情感都无法体验了,这无疑是最残酷的惩罚。阳光在你眼前,你却无法去感受它的温暖,这是多么残酷的惩罚啊!

可以一任死亡去主宰尘世中的芸芸众生吗?

不可以!如果可能,尽可能去淡化死亡的悲剧色彩。虽然我即将死去,但内心里的超越感从未断绝过。如何减少“死亡的毒刺”带给人类的绝望,令神圣的信仰激情持续下去,这是每个生命都必须去思考和实现的。如果能够抗拒死亡的咄咄逼人,我宁愿成为死亡的祭品,为它人指出一条解脱的出路。

当疼痛变得麻木之后,呼吸变得越来越艰难。一种无法言喻的悲愤充斥于我整个身心,死亡的体验越惨痛,内心的悲悯感就越强烈。当然,这决非是哀叹个我的属己悲哀,主要是由于深切的悲痛感受,顺其自然地萌生出的怜惜感。生命并没有消极地承受死亡的挤压,而是在无声的悲哀底下,奋力去化解死亡的残忍和冷酷。

如何去超越短暂的局限呢?

靠人自己吗?人只能通过欲望的顺遂去熨帖痛苦,使更为显著的痛苦变得愈益含混。或者一任自己为痛苦所牵绊,过着一种得过且过的自足生活。在我看来,惟有激发潜藏于人性深处的神性潜能,通过光芒的引导,才能克服死亡的围追堵截,从而产生出恒久的不朽向往,及其不懈地努力。虽然我们无法避免有限的拘囿,但我们可以凭靠无限的佑护,去积极实现创造的使命。

为什么要孜孜以求有限的超越?

回顾一下人类几千年来的冲突,反思一下有限的内在纷争,再摸摸自己的良心……你就会发现人世间的任何一桩微不足道的不幸,都和你我关联着。莫不如此吗?确实如此!小鸟的哀鸣,花草的恸哭,无辜者的无助,生命的夭折,莫可名状的情殇,突如其来的大屠杀……都和有限的自私、软弱和沉沦联系在一起。为了照亮黑暗的苍穹,谁来扮演火焰的角色?不是靠它人,靠社会,靠幻想,靠历史,靠理性,靠向往,靠渴盼,而是在于我们每一个人。只有像蜡烛那样燃尽自己,才有可能去点燃别人……首要的是,去超越狭隘的有限,不但要积极地超越,而且还必须超越。是必须吗?必须,必须,必须!

……

……

都说人停止呼吸之前,最先失去的是对光明的感触。是的,我什么也看不见了,心脏虚弱得连呼吸都倍加艰难。

据说生命消失的最后一瞬间,惟有听力才最后失去。是的,我还能依稀听见窗户玻璃的呜咽,还能听到寂静的喘息,还能听到冬天的心跳……

当我无力承受艰难的呼吸时,惟有大地上的寒风在呼啸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929101日深夜于杭州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108日晚修改于杭州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