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次会面  

2008-11-18 23:03:59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在我们一生当中,所见到的面孔可谓难以计数。大多数面孔都是模糊的,也有为数不多的面孔却能令你铭记一辈子。在这里,我给你描绘一张面孔,也包括整个一个人,虽然我只见过三次面,但却令我久久难以忘却……

有个冬天的早晨,天气异常寒冷。为了看完我一直梦寐以求的、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白痴》,我大清早来到校园内的一个偏僻角落,全神贯注于纳斯塔霞生日那段内容当中……约莫一个小时之后,当我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神经,抬起头来四顾时。除了朦胧的晨曦之外,四周的一切还在沉睡之中。

就在离我不远处,有一个模糊的身影,独坐在宿舍前面的湖畔。当我揉一揉疲倦的眼神之后,除了湖中央的凉亭之外,那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清晰了几分。一旦我的整个注意力恢复过来之后,却感到手脚早已冻得冰凉。为了暖和一下手脚,我情不自禁地呵了几口气,并同时跳了几下。相对于寂静的早晨来说,我的一连串动作造成的声响格外特别。可那个身影好像对此声响,却没有丝毫反应。

当我走过去想看个究竟时,却发现我的好奇心有些冒失。她也是在这里晨读的。一念及此,我悄无声息地坐下来,静静地看了几眼那个身影。谁料这几眼,竟令我久久不能转移视线。那身影如此柔和,好像是画笔勾勒出来的。来回的走动姿态,温顺、宁静且雅致,又不失怡人的韵致。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她对我的存在、活动和凝视熟视无睹。

因为她的存在,我阅读的兴趣丧失了一大半。当时,我的头脑里满是纳斯塔霞那美丽的面孔和身影,这个现实的异性引起了我的极大好奇心。为了暗示我的存在,我故意迎面走过去,当然不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而是为了仔细端详一下她整个人。就在靠近她五六步远的地方,我瞥见了她那单纯的面孔。不能说是格外漂亮,但迷离的眼神里荡漾出少女特有的魅力。额头的棱角线条分明,凸显出独特的个性魅力。白净的脸颊瘦削而有神采,不能不令人好好地去正视它。那微微翘起的嘴唇,好像有一大堆心里话要对你诉说似的。

苗条的倩影,再加上陌生的缘故,及其当时的宁静氛围,迫使我不得不敛声屏气地走过她身旁。一想起擦肩而过的美丽,一种无法言喻的怅惘袭上心头,尽管我当时对青涩的感情有了些许体验,但对真正的美丽还保持着陌生的虔敬感。更有可能的是,这张美丽的面孔竟和纳斯塔霞的面孔交织在一起,以致我久久难以忘怀。

当我经过她身旁时,我的视线略微停留了一下。朝阳的希冀色彩映照在她的眼神里,那若有所思的姿态,在一瞬间内,紧紧地攫取了我的整个身心。至今我仍确信:那一美好的印象,在我心灵深处引起的一阵波动,就像是微风轻拂过的平静湖面,荡起了一层层涟漪。

当我背离她而去时,身后的朝阳正在冉冉升起。

大学毕业之后的五六年间,我并未能像其它同学那样,一帆风顺地走上工作岗位。为了一种执着的信念,确切地说,为了好好活下去,我不得不在各种尝试和机会之间来往穿梭,不断地辗转于不同城市之间,尝尽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。

有一次,为了等一趟晚点的火车。百无聊赖的我,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,刻意地去观察各种人的不同表情,去辨别不同心情下的各种面部表情。就在我乐此不疲时,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倏忽闪过我的的视线。正当我努力去捕捉时,它却于瞬间之后消失不再。谁也无法想象,当你在陌生的千万个身影当中,突然发现一个熟悉身影时的欣喜,尤其是在异乡经历过种种坎坷之后。

当我站起来,有意地去寻找那张面孔时,结果什么也未找到。一开始我以为看花了眼,要么是我混淆了两张似曾相识的面孔,要么是我由于疲惫的缘故而产生的错觉。就在这时,一列和我要去的城市方向相同的火车马上开动了,那些送别的人们依依不舍的神情,唤起了我的内心共鸣。突然一个陌生的面孔映入我的眼帘,那是我读大学时的某学会会员,我急忙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。当时他还没反应过来,听到我的一番解释之后,他才想起来。趁着短短的时间,我和他寒暄了几句。

谁料一个靠近他的身影,令我想起了什么。那若有所思的眼神,那曾经留下过深刻印象的倩影,那无法用三言两语来形容的举止,顿时唤醒我内心深处的美好记忆。由于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,也不好贸然去询问什么,只能站在旁边,默默地注视他俩。由于距离较近,我发现这张美好的面孔有了细微的变化:虽然初识时的单纯不复存在,但一种特有的内在气质,展现在她那恰到好处的举止之间。光滑且饱满的额头还是那样明净,比以前稍微硬挺些;悒郁的眼神比以前更为文静了,赋予其温顺的性格以无可比拟的内涵;脸颊稍稍丰润了一点,更增添了她的成熟特质。得体的和谐完整再现了她那独一无二的吸引力。这既不是来自身体线条感的明晰,也非靠人为的妆扮塑造出来的,而主要在于内在气质和独特个性融合而成的。而在当时,我怕我的贪婪眼神会产生误会。同时,也为了在那位校友面前保持得体的举止。说心里话,在来来往往的身影当中,她的存在好像是奇迹一般,赋予我的凝视以别样的深度。我仿佛站在一个美丽的深潭旁边,为着她的独特气质,而不得不掩藏灵魂的深情向往,好像我的任何举动都会亵渎她的美丽一样。

一阵急骤的火车鸣笛声,顿时将我从幻想中唤醒过来。这时,她抬起那对深情的眸子,无比深切凝视着那位校友。突然她低下头来,用光洁的下颚抵着绞紧的手,肩膀抽动了几下。当她再次抬起头来,悒郁的眼帘上好像为一层朦胧的泪雾所笼罩。这使得那张遐思的面孔有了伤感的神情,却令旁边的我感到莫名其妙的忧伤。

为了不破坏他们之间的离别情景,我只好挥一挥手,向他示意一路顺风的祝福,他颔首以示谢意。出人意料的是,他当时并未把她介绍给我认识一下。再加上我的火车也进站了,不得不匆忙离她而去。

谁料这一转身,竟一别达十年之久。

最后一次见到她时,是在傍晚的城市公园里。

在经过几年的艰难磨合之后,我终于在这个城市扎下根来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并不想在喧闹的城市生活一辈子,而是由于生计的缘故,而不得不侧身于此。如果可能,我最终还是要回到宁静的乡村里去的。就多年来的坎坷经历而言,我始终游离于城市生活的边缘,无论是实际生活的情形,还是心理上的认同。

有天傍晚,为了减缓一下一天工作下来的疲惫。我不由自主地走进了一个每天都路过的公园。这个公园由于靠近湖畔,而显得无比清幽。虽然我天天路过它的身边,可我从未静下心来好好和它相处片刻。

此时,夕阳业已西斜,金黄的余晖洒在青青的树叶上。我迈着轻慢的脚步,以疏解内心的浮躁和孤寂。尽管我已年近不惑之年,但我的耿直性格并未改变丝毫,常常使我在原则和利益的冲突面前,遭遇一次次新的考验。

就在我拐弯时,看到一个女性的身影拉着孩子的手在前面走着。越靠近这个身影,越感到一种似有若无的亲近感存在于我与她之间。当我张嘴和她打招呼时,一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感,令我张不开口。当她温和地弯下腰,正要对孩子说什么时,我可以断然确信那就是她,那个曾经令我感动莫名的美丽灵魂。虽然同一张面孔,同一个身影,同一种美丽,同一种气质,同一个人,却发生了很大变化,但我还是确切无疑地认出了她。

为了不让这种遗憾在我的生命里留下烙印,我不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羞于打声招呼了,更不会由于别样的场合而远远观察她了,而是径直走到她的身旁,不失礼貌而又分寸地问候她,并详细地介绍了那次我们在火车站相遇的情景。虽然她想了一会儿,才隐隐约约地辨认出我,还是友好地伸出手来,和我握了一下手。她说她的丈夫恰恰就是我那位校友,多么合乎情理,又多么意外啊!并同时牵着那孩子的小手,向我问了一下好。虽然此前我的内心还很抑郁,但在她的温柔话语声里,顿时于瞬间内烟消云散了。更何况还有孩子在场呢?一看到孩子那单纯的眼睛,我僵硬的灵魂顿时就软化了下来。

和她告别之后,我又从十几步远的地方仔细打量了一下: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,一个女性不得不经历的所有变化痕迹,也在她身上留下了显著特征。但是她身上特有的魅力仍然保持下来了,无论是深远的目光,还是适宜的举止。这种亘古不变的魅力,并未随年龄的改变而变化,反而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,转变成为一种深隐的内敛,这种内敛并非由于年华的渐老而日益萎缩,而是把一种纯粹的美丽凝聚成为一种陌生的熟悉。这种陌生,是由于熟悉之后的意外,类似冥冥中的巧合;这种熟悉,是由于陌生的缘故,仿佛我们似曾相识。在她那瘦削的脸庞上,集中了我所向往的一切渴盼。何止是这张面孔呢?还有她整个人,整个美丽的灵魂,以及因它而萌生的种种纯净的感受和期许。

当我把这瞬间感受咀嚼了一遍之后,耐人寻味的美丽由于极具内涵,而深刻地烙印在我心灵深处。

 

几年之后的某天晚上,我意外地得知,那位失去多年联系的校友的妻子,两年前由于身患胃癌而不幸病逝。闻知这一噩耗时,我感觉到一种稀有的美丽正从我生命中悄然滑逝。

无论我未来遭逢何种美丽,但我可以确信,没有哪一种美丽,像她那样,永远值得我铭记一生。

 

2008101~2日深夜于杭州

2008108日晚于修改杭州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